纣临_分节阅读_60

发布时间: 2020-06-14 22:53:00
字体大小 + - 关灯

一看这穿戴就知道——人家不差钱。

甭管品味如何,作为一名赌徒而言,这种浮夸的打扮,也是一种实力的象征。

也是……“气势”的一部分。

再看,高木敬二;三十五岁左右,消瘦、穿一身黑色和服,留着披肩长发,面目半遮、脸色苍白。

就冲他这穿着和长相,大半夜在黑一点的地方扮鬼都不用化妆。

而那位“五十岚”,看着年纪就比较大了,至少也有六十多岁,穿戴很普通,像个随处可见的老大爷。

对于这三个人的名号,榊自是有所耳闻;三人皆是在樱之府赫赫有名的雀士,在赌博的圈子里混的人,或多或少都会听过他们的传闻。

就像……这三人,也都听过“胜负师”的大名一样。

…………

五分钟后,榊已坐上了龙之介的位置,准备加入牌局。

而龙之介则坐到了牌桌附近的沙发上,让女仆送来了一壶清酒和几碟刺身。

美酒、美食、和牌局,都是他乐于去品味的;当然了,美女也是,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

荒井龙之介是一个很喜欢玩的人,他也确实有玩的资本。

龙之介的父亲荒井信一郎是联邦政府的“内阁十辅”之一,即实际掌握着这个星球控制权的十人中的一个。

金钱,对龙之介来说……从来都只是一个数字而已,只是用来衡量他想要的东西有多少价值的计量单位;金钱从来都不会成为他获得某样东西的阻滞,只会成为他的伙伴……最可靠的伙伴。

今天,龙之介将这四名高手聚集在一起,就是为了去玩一场“钱”的游戏。

两周之后,就在樱之府,会有一场名为“最高游戏”的聚会。这场聚会的参与者,全都是联邦高层或超级富豪的子孙辈们;他们相约,每人都可以带一名“助手”前往,而最终赢得游戏的人,可以得到一件“天下无双”的奖品。

对于这么有趣的事,哪怕是没有奖品,龙之介肯定也是要去掺一脚的,何况这次游戏的举办地就在他的故乡樱之府,他更是不愿错过。

因此,最近这半个多月,他都在四处寻访有名的赌徒,希望可以从中选出一人,作为自己的助手。

不过,龙之介毕竟是位“少爷”,对于那个黑暗的世界,他还是了解甚少;哪怕他偶尔去一些非法的场所玩乐,暗处也总是会有人跟随保护。通常,在他不知道的时候,保镖们就已经把很多潜在的威胁挡在门外了,他最多就是输点钱,而这对他来说根本不叫事儿。

若龙之介真的很懂行,对那“黑暗的世界”有所了解,他也不会等到今晚的偶遇后,才打听到榊是何方神圣。

但无论如何,榊,终究还是被带到了龙之介的面前。

虽然龙之介并未跟榊提起“最高游戏”的事,只是提出让他坐下打一个半庄,但榊也没有拒绝;本来嘛……人都被你抓来了,别说让打麻将了,让是让你打自己的耳光,你敢拒绝么?

“那么……咱们赌点儿什么呢?”刚坐下,榊就开始搞事。

当然,所谓的“搞事”,也只是从别人的角度来看;在榊自己看来,提这个问题是非常正常的,就跟去公共厕所时问人家里面有没有免费的卫生纸一样正常。

“喂,小子。”大河内是第一个做出回应的,“你可别太过分了,荒井君都说了,只是让你坐下随便玩儿玩儿……你居然还想在这里赌钱?”

“也未必得是钱啊。”榊道,“赌别的东西也可以的……那啥……你有年轻漂亮或者风韵犹存的女性亲人吗?”

乓——

大河内一拍桌子就站了起来身,一把攫住榊的衣领:“你小子……故意找茬吗?”

“嘻嘻嘻……”这时,高木忽然阴笑出声,“原来如此……不愧是被称为‘胜负师’的男人。”

“哈?”大河内闻言,转头看向高木,“你在那儿嘀咕什么呢?你这僵尸混蛋。”

“搞不清状况的是你啊……大河内。”一秒后,一直保持沉默的五十岚也开口了,他的嗓音带着他那个年纪的人特有的沉稳和沧桑,语速也是比较缓慢,“这位小哥,可是个货真价实的‘赌徒’哦。”

“什么意思?”大河内问这问题时,手上的力道已经松了下来。

榊见状,便顺势扯了一把,将对方的手拿离了自己的领口。

“胜负的意义,不就在其所背负的筹码有多少吗。”榊整了整自己的衣服,淡然言道,“赢了无法得到什么,输了也不会失去什么……还能叫赌博吗?”

“你还真能说啊……”大河内听了,一脸不爽,还想骂街。

好在龙之介及时开口道:“好啦好啦,各位……稍安勿躁。”他喝上一口清酒,再道,“本来我不想提的,不过榊君的话有道理,也提醒了我……差不多也该告诉你们了。”

此言一出,牌桌边的四人皆是看向了龙之介,准备听他接下来要说什么。

很显然,大河内、高木和五十岚这三人,也都还没听过“最高游戏”的事;虽然他们仨已被龙之介请来超过一周的时间了,但也只知道荒井少爷“有事要他们办”,至于具体是什么事……龙之介本人不说,他们也不方便打听。

“我就直说了吧,眼下这场牌局,算是一场筛选吧。”龙之介道,“这一个半庄过后,点数领先的人,可以留下……而剩下那三位,就可以回去了。”

“嘻嘻嘻……”高木阴笑道,“荒井君,请问……留下的人,或者说被你‘选中’的人,又有什么好处呢?”

“这个嘛……”龙之介道,“那好处肯定是你们在外面赌一辈子也得不到的,不过,详情……我只能跟留下的那个人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