纣临_分节阅读_57

发布时间: 2020-06-14 22:52:52
字体大小 + - 关灯

“我当然知道自己在干什么,我从未如此清楚地知道过自己是谁,以及我所做的事情的意义。”杰克道,“还不明白的人……是你。”

“咳……咳唔……”这一刻,奥利维亚的手终于也无力地垂到了地上,再也抬不起来了。

绝望的眼泪从她的眼眶流出,其双瞳也渐渐变得空洞。

“不被规则所约束的人,自然也不会受规则的保护……”杰克说着,一手将对方搀到怀中,另一手则缓缓抬起,“服务于光明的人,就得有委身于黑暗的觉悟……”他将袖剑抵到了奥利维亚的颈侧,“你们的罪业,由我来消除、由我来背负……”

下一秒,袖剑便刺入了奥利维亚的咽喉,结束了她并不算长的一生。

少女的死,并未改变杰克坚定而冷酷的眼神,他只是收起袖剑,默默走向了前方那空荡荡的走廊。

“杀神刃下,万物皆虚。”

“罪随吾逝,信条永存。”

————

序幕仍然是第一次投票

二号的叙述,也结束了。

和一号拿到的文本类似,这篇文字里同样没有什么心理描写,只是用第三人称的视角,陈述了一些客观发生过的事。

在二号念的过程中,时不时都有人会朝四号……也就是杰克那边望上一眼,但也没人多说什么。

同样是十分钟不到,二号放下了手中的I-PEN,抬眼看向众人道:“那么……我猜,咱们又该投票了吧?”

叮铃铃铃铃——

他话音未落,桌上的电话便又一次响起。

“要不然……”二号没有急着接起来,而是看向身边的三号道,“……你接?”

三号,是一名留着中长黑发的亚裔男子,他的个子大约一米七五、中等身材,长了张颇为秀气的脸,还戴了个发箍将自己的刘海束成了背头。

从头到尾,这位三号陪审员都保持着沉默,也没有做什么太大的动作,只是静静地观察着周围每个人的一举一动。

直到此时,二号向他提问,他方才开口应道:“好的。”

应完这一声,三号就微微起身,将桌上的电话朝自己拉近了几分,然后拿起了听筒。

“喂?对,我是三号……”

在最初的这几个短语后,他沉默了大约一分钟。

一分钟后,三号挂断了电话,言道:“‘他’说……经过‘他’再三考虑,撇开十号来投票这事儿……果然还是不妥;因为那样便无法达成他想要的‘十三人全体一致’了……所以,第一轮的投票不算,这一轮的也不投。”

说到这儿,三号看向了七号:“‘他’想请七号先生帮个忙,重新让十号参与进来,然后大家再继续。”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看向了七号。

两秒后,十一号陪审员冲着七号笑道:“呵……兄弟,你莫非是那种可以让人起死回生的能力者?”

“不,他不是。”不料,七号还没回话,杰克却是先道,“他的能力可比那强多了。”

闻言,七号微微抬头,扬起鸭舌帽的帽檐,看了杰克两秒,随后又对三号说道:“既然要找我帮忙,为什么不在十号刚死的时候提出来,而要等到现在呢?”

“你问我干嘛……”三号应道,“又不是我提出的要求。”

“那‘他’有没有跟你说,如果我拒绝,又当如何?”七号追问道。

“这倒是说了。”三号说着,便朝身边的杰克看去,但他还没有把话复述出来,杰克就自己抢过了话头。

“‘他’说,你要是拒绝,就让我杀了你。”杰克对七号说道。

“看来刚才那通电话的内容你是听得一清二楚啊……”七号接道。

“目前为止的三通电话……我都听得一清二楚。”杰克接道。

“那么……”七号又道,“你真会按照‘他’的意思……来杀我吗?”

“你说呢?”杰克冷冷道。

这话,等于就是给出了肯定的答案。

“唉……”七号长叹一声,“这么说来……仅仅是刚才那一枪的试探,你就已经理解了我的能力。”

“我也只是知道了个大概。”杰克道,“但我想……‘他’知道得很清楚。”

“呵……”七号笑了,“我现在明白,‘他’为什么要等二号把有关你的记录念完,再向我提出要求了。”

“明白了就好。”杰克说话间,忽然又举起了枪,朝着七号开了一枪。

砰——

…………

一号陪审员的叙述结束了。

他放下了手中的I-PEN,整桌人,都陷入了沉默。

但沉默没有持续太久,十号陪审员便忽然开口,对五号道:“你就不打算说些什么吗?”

“你在跟我说话吗?”五号……也就是车戊辰,面不改色地回望过去,反问了一句。

“这不废话吗?”十号又道,“作为当事人,你对这事儿就没什么要补充的吗……车探员?”

“你认识我?”车戊辰又用问题去回答了对方的问题。

“哈!我当然认识你。”十号笑道,“眼前这一桌人,我基本上全都认识,只是你们不认识我罢了。”

吱——

就在十号说到这儿时,伴随着一声椅子腿在地板上拖动的响动,坐在长桌尾端的七号蹭一下站了起来,并立刻大步流星地朝着十号走了过去。

“你有何贵干?”十号见对方走到自己旁边停下了,便抬头问道。

他说话的态度还是很嚣张,一副欠爆头的样子。

“你再这样乱说话……会死的。”七号说道。

十号闻言愣了一下,随即冷笑:“哼……什么意思?威胁我?”

“随你怎么想吧……”七号一脸淡然,好像已经习惯了这种被人误会和质问的状况,“总之,从现在起,请你不要谈论这桌任何一个人的身份,就算你知道什么,也把话都烂在肚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