纣临_分节阅读_55

发布时间: 2020-06-14 22:52:45
字体大小 + - 关灯

【全部识别已通过,安全门开启。】

经过了指纹、声纹、瞳孔、密码等一系列的扫描后,地堡的门总算是开了。

维托里奥也知道,这种时候让那三名保镖留在外面并不现实……反正他只是进去躲避刺杀,又不是躲避世界末日,最多也就待个一时半刻,所以,他让保镖们也跟着他进来了。

看着地堡的安全门渐渐关闭,维托里奥悬着的心算是慢慢落下;只要眼前这扇门一合上,他就绝对安全了,哪怕宅邸里的保镖庸人统统死光、乃至是房子遭到导弹攻击,他在这里都能毫发无伤。

而跟着他的那三名保镖也都暗自松了口气,至少今天,他们不用再拿命出去拼了。

叱——

伴随着气阀放气的声音,门已彻底紧闭。

维托里奥当即长出了一口气,转过身去,想到沙发那儿坐下。

不料。

“啊!”他一转身,就惊叫一声,因为他看到沙发上竟然已经坐了个人。

那是一个穿着一袭昂贵的黑西装、脸上有一道斜跨整张脸的伤疤的男人。

听到主子的叫声,三名保镖也都急忙转身,他们仨的枪早已从枪套里拔出并拿在手上,所以这会儿几乎是本能地举枪瞄准了过去。

然……

砰砰砰——

一把枪,三声响,几乎在同一秒内响起。

一秒过后,三名保镖的脑袋就绽开了三朵浆花儿。

此刻,杰克手里拿的这把枪,可是盖洛收藏在“棺材”里的武器,那自是十分精良的特制品,射速和威力都不是市面上的制式枪支可比。

“知道我当年为什么没有来杀你吗?”看着一脸惊愕、坐倒在地的维托里奥,杰克缓缓站了起来,自问自答道,“因为那时的我,是一个非常胆小、且自私的人……”他顿了顿,接道,“我可以为了钱,去杀死一些并不那么糟的政客,从而让你这样的人渣连任郡首;尽管你事后想把我灭口,我也只是杀掉了找上门来的那些突击队员,并没有来杀你……因为我不想因此惹上更大的麻烦。”

杰克一边说着,一边推出弹匣,往里面一枚一枚地添了三发子弹。

“我也是个人渣,布鲁诺先生。”杰克接着道,“我的前半生,几乎都在为你这样的人服务,我告诉自己,这只是一项工作——一项我并不喜欢、但却很擅长的工作。

“这些年来,我让很多你这样的人获得了权力,而你们,则让无数的人……活在了炼狱之中。

“但我做的这一切,又是为了什么呢?仅仅是为了让自己的后半生能过上安逸、富足的生活。”

在他说这段话的时候,维托里奥也渐渐从惊慌中缓过神来,他稍稍冷静一些后,赶紧抢道:“杰克,听我说……当年的事都是一场误会,消息并不是我泄露给警……”

砰——

下一秒,一发子弹便击中了维托里奥的膝盖,从他接下来那杀猪般的嚎叫来看,那真的很疼……

“为什么要用无意义的谎言来占用我们彼此的时间呢。”杰克道,“你我心里都明白,今天不管你说什么,我都不会让你活着走出去的。”

“啊——咳……嘎啊——”维托里奥捂着膝盖,惨叫不断。

“我跟你说这些,也只是想让你死得明白一些……”杰克走近了对方,“只是想让你知道……今天你会死,不是因为钱、也不是因为什么私人恩怨……”他微顿半秒,“你死,是因为你该死,仅此而已。”

“哼……”自知命不久矣的维托里奥,用恶毒的神色瞪向了杰克,压住叫喊的欲望,从牙缝里挤出一句,“那谁该死……谁该活……又该由谁来决定呢?上帝吗?还是你?难道你自己就不该死吗!”

“我会找到一个决定者的,但那个人绝不是上帝。”杰克回应时的语气很是淡定,“上帝救不了人,也改变不了这个世界,但人可以。”他用居高临下的眼神看着维托里奥,并举枪瞄准了后者的脸,“至于我……我自然会死的,死在……杀你这种人的路上。”

话音落时,杰克便扣动了扳机。

————

尾声信条

奥利维亚在宅邸中谨慎地前进着,可越是往前,她就越是感到心惊。

虽然她发现的尸体不多,但从现场的种种痕迹来看,杀人者……非常像是某个已经不该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人。

终于,在搜索了大约十分钟后,她决定——先离开这里再说。

因为在这个时刻,她已后知后觉地发现,周围早就没有任何活人的气息了。

然而……

“你以为还有可以让你回去的地方吗?”

杰克的说话声恍如来自地狱的低语,从奥利维亚的背后突兀地响起。

闻声之际,奥利维亚全身僵硬、瞳孔收缩,猛地转过身去。

“你……”当她用肉眼确认了对方真的是杰克后,恐惧便不可抑制地爆发了出来,“你怎么可能……”

“还活着?”杰克抢过了她的话头,顿了一下后,接道,“答案就刻在我的脸上。”他说着,便指了指自己脸上的那道疤痕。

“什么意思?”奥利维亚并不理解杰克所言。

“你认为我的能力是‘时间停止’;宽泛地讲,这也没错。”杰克道,“但……‘时间’是个很复杂的东西……若要细致点说,你认知当中的‘时停’,实际上只是停止了你在物理世界中所能感知到的‘相对时间’而已。”他微顿半秒,再道,“可当我无限接近于死亡时,求生的本能会让我的大脑做出一些连我自己都无法理解的事情……”

“你……停止了‘绝对时间’?”奥利维亚听到这儿时,大概是懂了,她的神情也因此变得更加凝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