纣临_分节阅读_54

发布时间: 2020-06-14 22:52:42
字体大小 + - 关灯

这么一说,维托里奥也立即发现了这个盲点。

再怎么说,阡冥的首领在深夜悄悄拜访冠之郡郡首这种事……肯定是保密的;知道这件事的人,也就只有他们各自的手下而已了;一个普通的、叫嚣着要干掉郡首的百姓,怎么会知道奥利维亚·杜乔此刻就在布鲁诺家做客?

“你说的那个人……长什么样?现在在哪儿?”奥利维亚的心中隐隐产生了一种不祥的预感,她赶紧问了那名保镖一声。

…………

四十分钟前,白鸽酒吧。

门口的铃铛响了一下,然后杰克就走了进来。

酒保听到声音时,朝门口瞥了一眼,然后……他手里的杯子就摔到地上,碎了。

白鸽酒吧营业了这么多年,还从来没有人见酒保摔碎过东西,但今天……算是见着了。

人们的视线很快就都移到了杰克和酒保的身上。

所有人的交谈都停止了、所有人的表情都凝固了,除了老式唱片机还在发出那夹杂着噪点和失真的音乐,整个酒吧里再无其他响动。

“我想跟查尔斯单独谈谈。”杰克走下阶梯时,说了这样一句话。

话音落后,五秒之内,酒吧里的客人们便纷纷起身,朝外走去;三十秒不到,整个酒吧里就只剩下了杰克和酒保两人,就连女招待都放下托盘离开了。

“唉……”待屋内空了下来,酒保叹了口气,开口道,“我劝过你的……而且不止一次。”

杰克看着他,没有说话。

“你要杀了我吗?”数秒后,酒保问道。

“为什么你会这么认为?”杰克接道,“你只是把奥利维亚的年龄多说了几岁而已,就因为这样……你就觉得自己该死吗?”

的确,酒保对杰克说的大部分话都是真的、那些劝告也都是真心实意;唯一一个说谎的点,就是替真正的奥利维亚打掩护。

“呵……是啊。”酒保闻言,也干笑一声,“为什么我会有这种想法呢?”

“我来告诉你为什么。”杰克道,“因为你的心里,觉得自己有罪。”

“罪恶感吗……”酒保念道,“我在这行干了那么多年,还会有那种东西吗?”

“当然会有。”杰克道,“每个人都有罪,或早或晚……我们都会被其吞噬。”

“那么你呢?”酒保问道。

杰克又一次沉默了,并且,露出了一个浅浅的、带着一丝忧伤的笑容。

“不说了……”杰克道,“把奥利维亚和她手下们的行踪告诉我吧。”

换做平时,酒保可能会先回一句——“你怎么就能肯定我知道他们的行踪?”或者“你找到他们又能怎么样呢?”之类的话。

但此时此刻,看着眼前这个连他都感到“陌生”的杰克·安德森,他完全鼓不起说那些话的勇气。

酒保只是静静地拿出一张纸来,在上面写下了奥利维亚的人马所用的几个据点,递给了杰克。

…………

“杰克·安德森?”

听到这个名字的瞬间,维托里奥和奥利维亚同时用惊讶的口吻将其重复了一遍。

那名保镖还以为是自己没说清楚,故而又道:“是的,他自称杰克·安德森,并且说了要进来杀你们……还都是对着大门口的监视器说的,说完他就开枪打爆了监视器。”

“不可能。”奥利维亚坚定地言道,“杰克·安德森已经死了。”

“什么?他死了?”维托里奥显然也认识杰克,但他并不清楚之前那几天发生了什么。

“是的。”奥利维亚道,“就在大约二十个小时前,我亲手把他炸死的。”

“你确定吗?”维托里奥似乎对杰克很是忌惮,在听到那个名字后神情就变得很紧张,“有没有可能,只是炸成重伤之类的?”

“一枚能炸毁工厂的液体炸弹直接在他怀里爆炸,你还要我怎么确定?”奥利维亚不耐烦地回道。

“这样吗……”维托里奥点点头,但还是将信将疑。

“郡首、杜乔小姐……无论如何,这个自称杰克的人目前已经潜入……不……是‘杀入’了宅邸,并已毁掉了近三分之一的监控设备;在我过来的时候,我们已有大量的人手都失联了……”那名保镖接道,“为了保险起见,还是请二位……”

“行行!别啰嗦了!”维托里奥又打断了保镖的话,但这次,他的台词却是,“别浪费时间,赶紧带路,我要进地堡!”

当初骂人太紧张,如今嫌人跑得慢,说的就是维托里奥这种行为了。

“你先去避难吧,布鲁诺先生。”另一边,奥利维亚却是面露肃杀之色,因为她仍旧坚定地相信杰克已死,来的只是个冒牌货,“我要去会会那个闯入者,看他到底是何方神圣。”

“你……”维托里奥这会儿都已经跟着保镖跑到门外了,闻言,他回头看了奥利维亚一眼,“……那你自己小心吧。”

他没有必要、也没有时间要求对方一定要跟着自己去避难,反正阡冥的首领谁来当,对他来说都一样,人家主动要去犯险,与他何干?

于是,奥利维亚就留在了宅邸中,并朝着前门的方向谨慎地摸过去了。

而维托里奥则在三名保镖的护送下,一路小跑着进入了一条安全密道,并在两分钟内就抵达了位于宅邸地下的“地堡”入口处。

像这种紧急避难设施,很多联邦高官都会去准备;毕竟这已是二十三世纪了,科技越进步,能在短时间内致使全人类灭亡的手段就越多……谁也说不清明天会不会有某个超级AI去去接管全世界的核弹头、或是有某种死亡率100%的变异病毒从某个实验室里流出来。反正有钱人钱多得没处使,造个能在世界末日里狗一段日子的地堡,也是有备无患。哪怕人类终究要迎来不可避免的灭亡,这些躲在地堡里的人至少能选一个相对体面一些的死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