纣临_分节阅读_53

发布时间: 2020-06-14 22:52:38
字体大小 + - 关灯

他缓步走进了教堂里,宛如一具行尸走肉。

“教堂的神坛下,有一个暗门,打开之后你会看到一具棺材……”

他绕着神坛走了半圈,迅速发现了暗门的开关。于是他打开神坛,仅用单手……就把那具棺材给拖了出来,放到了布满灰尘的地面上。

“棺材里面,存放着盖洛这些年积累下的一些钱财和艺术品,当然了,还有武器、衣物、医疗品、假证件等等,总之……你都拿去用就是了。”

他打开棺材,子临描述的那些东西自然都在;另外,还有一件令人非常在意的、与周围的物件格格不入的东西——一张黑色的卡片。

“我也留了一样东西在里面,我想你很容易就能将其辨认出来,希望你好好保管,因为那东西你今后会用到的。”

他在棺材前站了几秒,然后就脱掉了身上已经破烂不堪、满是血污的衣物。

月光下,他身体宛如一件艺术品,即便是古往今来最出色的画家和雕塑家……也难以勾勒出如此完美的肌肉线条,纵然这具肉体此刻已布满伤痕,也依然能透出慑人的魄力和美感。

简单地处理好伤口、穿上衣物、拿上枪后,他又回到神坛前。

他抬起头,看向了神坛上方那个被钉在十字架上的耶稣像。

短暂的沉默后,他抬手开了一枪……那发子弹直射耶稣的眼睛,“砰”的一声就把神像的头部给崩碎了。

直到他走出教堂时,枪声的余音,仍在他身后的那座“枯冢”中回荡。

————

第十三章回归

凌晨,至暗之时。

那不勒斯,维托里奥·布鲁诺的宅邸,某会客室中。

“所以……现在阡冥是你说了算了?”维托里奥坐在一张小桌前,一边吃着夜宵,一边对他的客人说道。

“是的。”奥利维亚坐在一张离对方数米远的沙发椅上,用不卑不亢的语气应道。

“呵……真没想到,盖洛居然栽在了你这么一个小丫头的手上。”维托里奥在听到自己那条“看院狗”的死讯后,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悲伤,相反,他还饶有兴致地笑道,“有机会的话,我倒是想了解一下你是怎么办到的。”

“我怎么办到的并不重要。”奥利维亚回道,“重要的是……我办到了。”

“啊……啊……明白,明白。”维托里奥拉长嗓门儿念道,“说吧,阡冥的首领小姐,你有什么新条件,随便开,只要不算太过分的,都可以商量。”

虽然维托里奥的心里始终把阡冥这个组织当狗,但在台面上,他对阡冥的首领还是比较客气的;毕竟现在有很多联邦高层都需要阡冥去办事,而他作为中间人,能从中捞到不少的好处;相对的,大部分基业都在欧洲的阡冥,也需要一个像维托里奥·布鲁诺这样有势力的保护伞。

这几年来,在盖洛的运营下,双方已经形成了一种互惠互利的双赢模式;为了一些面子上的问题或是蝇头小利而撕破脸,那自是谁也不愿意看到的。

“请放心,布鲁诺先生,我是一个懂分寸的人。”奥利维亚接道,“布鲁诺家族是我学习的榜样,我希望能让杜乔家也跟贵家族一样,将阡冥这份基业越做越大……维持百年、乃至千年。”

哐——

就在她准备开始谈条件的时候,忽然,会客室的门被人推开了。

一名穿着西装、戴着耳机、身形高大的保镖冲了进来,惊慌地言道:“郡首先生!前门那边出了点状况……”

“你连敲门都不会吗?”维托里奥闻声转头时,已露出了明显的不悦之色,他瞪着那名保镖打断道,“没看到我在和客人谈事情吗?谁允许你进来的?”

“对……对不起,郡首先生。”保镖赶紧低头道了个歉,“但眼下这是紧急情况,希望您尽快跟我们去避难。”

当他说到“我们”这两个字时,又有两名西装保镖刚好也从他身后的走廊里匆匆忙忙地跑了过来、出现在了门口。

“嗯?”维托里奥也是见过大场面的人,此刻他虽是心生疑问,但并未被这状况吓到,只是冷静地问道,“怎么回事?民众暴动了?还是有组织的炸弹袭击?”

他说的这两种假设,已是他能想到的最严重的事态了;而且……就算真是这种级别的事态,他也不怕。

因为布鲁诺家的宅邸,是整个冠之郡防卫最森严的地方;这里的占地比当地联邦政府的办公区还大,维托里奥的私人武装比起当地的驻军还要强……无论武器装备还是保镖的单兵作战能力,都是出类拔萃,而这个建筑群内的各种防御设施,也堪称固若金汤。

“有个人……他……他说要进来杀了你……”那名保镖说到这儿,犹豫了一下,又看向了一旁的奥利维亚,“……和杜乔小姐。”

“什……么?”维托里奥听到这儿时,真想站起来扇那保镖一巴掌,“你们这帮人都是白痴吗?”他的火气蹭一下就上来了,“就因为这种事,你们就冲进我的会客室、打断我和客人的谈话,还他妈的让我去避难?那是不是下回有个臭要饭的到我家门口避雨你们都要来通报我一声啊?”他指着那名保镖,“你现在就下令,让前门那边站岗的人,把那个叫嚣着要杀我的家伙给我干掉!还有,明天开始你就给我去看一个月的大门儿!”

“慢着。”这时,奥利维亚忽然开口了,“有点不对劲儿。”

“怎么了?”阡冥首领的话,维托里奥还是要听听的。

“有人到你家门口叫嚣着要杀你倒也不奇怪,但是……”奥利维亚道,“对方为什么会知道我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