纣临_分节阅读_40

发布时间: 2020-06-14 22:51:59
字体大小 + - 关灯

说完这段话时,她的车也已驶入了自家的车库,待车库门缓缓关合后,杰克才探出身来,并顺势下了车。

“我查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后,会在没人发现的前提下离开的。”杰克关上车门时说道。

“我本来也没打算送你。”安琪尔一边熄火下车,一边有气无力地应道,“更不想再和你扯上什么关系。”

两人很快就穿过了车库和房子之间的门,进入了安琪尔的家。

这是栋典型的社区民居,共两层楼,一楼是厨房、客厅和厕所,二楼是起居室。

摸到电灯开关的刹那,安琪尔就傻眼了。

她本能地张嘴欲喊,但杰克一把将她拽到身前,并捂住了她的嘴。

“别出声。”杰克压低了嗓门儿,在安琪尔耳畔说了这三个字,与此同时,他那锐利的目光已在扫视着眼前被翻得一片狼藉的房间,他的听觉也延展出去,开始探查周遭尚未进入视线的空间。

两人在一片静谧中默默站立了一分钟,一分钟后,杰克才松开了手:“没有人在,闯入者应该已经走了。”

从他怀里挣出来的安琪尔二话没说,一脸惊慌地跑上了楼,径直朝自己的房间跑去。

杰克并没有急着跟上去,他在一楼又查探了一番,确认了闯入者的进出路线和方式后,方才上了二楼。

安琪尔的卧室装饰的很温馨,有着与她年龄不符的那种天真和精致,纵然这房间此刻已被翻了个底儿朝天,仍然能看出主人的用心。

“嘶……呃嗯……”

杰克进屋时,安琪尔正跪坐在地板上抽泣,她的身前,还摆着一个中等大小的储物箱。

从现场的情况来看,这个箱子本来是被藏在衣柜底下的地板下方的,但这会儿地板已经被撬开了,箱子里的东西也都不翼而飞;剩下的,只有几个已被砸破的相框,以及……一枝被包裹在塑料纸里的玫瑰。

“手机不见了?”杰克的第一反应就是这个。

没想到,下一秒,安琪尔暴跳如雷地转身,朝杰克扑了上来:“什么鬼手机!我的钱!我的积蓄!全没了!没了!”

她拽着杰克的衣服,歇斯底里地咆哮着,夺眶而出的泪水已冲花了她脸上的浓妆,那张美丽的脸也因极度的悲伤而变得扭曲。

在这短暂的爆发后,她又无力的、缓缓地瘫软了下去。

她的身体不住地颤抖着。

她双手掩面地哭泣,哭腔中还夹杂着含混不清的自言自语:“就差一点儿……只要我再攒几个月……呜……就可以……咳……就可以把钱还清了……我就可以不用再……再……”

杰克,不想听她的故事。

但此刻,他已经听到了,看到了,也感受到了。

不投入任何个人感情,也不做任何自我说服,不多问,不多说——这是过去的杰克一直所秉持的理念。

但今天,他问了……

“你欠谁的钱?”杰克的声音还是那样冰冷,不近人情。

“这跟你有什么关系!”安琪尔吼道,“我已经没有你要的东西了!你还留在这儿干嘛?这是我的事!你走!有多远滚多远!”

她一边吼着,一边推搡、捶打着杰克。

她不需要杰克的帮助,因为她不信对方会帮她。

曾经也有一个男人曾宣称过要帮助安琪尔,但那人在取得了她的信任后,带走了她当时所有的积蓄,从此失踪了。

人都是会成长的,痛了才会记住,记住了才会改变,所以,在那之后,安琪尔就不再相信任何男人了。

…………

杰克走了,至少表面上是走了。

他并没有真的走远,因为他不想看到安琪尔在他走后割腕上吊什么的。

他躲在暗处,听着这个女人在家里默默收拾东西的声音。

他能听到她的抽泣、能听到泪水滴到地板上的动静,但他无能为力。

他不但是不会救人,也不会安慰人。

当然了,杰克也并非什么都不会……在监听的同时,他也在思考着。

“从现场痕迹来看,事情发生不超过两小时……

“而从入侵手法、以及搜查时的强烈目的性来看,也绝不是一般的闯空门。

“假设,是雇佣安琪尔的人来毁灭证据,那他们来得未免晚了一些……既然他们从一开始就知道她的身份,没理由留出这一天多的时间;此前那二十四小时里,他们有的是机会来办这事儿……再者,连‘螳螂’都用了,说明他们并不在乎她的死活,要销毁证据的话趁白天来把她一并灭口了更好。

“那么……果然是盖洛的人做的吗。

“就在昨晚,我在医院和盖洛的人碰面后,一直到凌晨的这段时间里……他们通过某种途径得知了安琪尔这条线索,并立刻查到了她的住址、还派了人过来;而安琪尔刚好不在,于是这群人便搜查了她的房子,在找到她的手机后离开了。

“还有……‘顺手拿走目标的积蓄’这种事,也很像是盖洛的人会做出来的……”

理清了思绪后,他又重新潜入了安琪尔的家。

他“不敲门”,除了图省事儿以外,也是怕这大半夜的惊动了邻居。

“你又来干嘛?”看到杰克时,安琪尔顺手抹了把眼泪,抬头问道。

这会儿,安琪尔已经冷静一些了,她无疑也是一个很能调整情绪的人,要不然根本就活不下去。

“我会把你被抢走的东西找回来。”杰克的语气还是那样冷淡,却也因此而透出一种可靠的感觉,“在那之前……我希望你不要做什么冲动的事。”

“哈?”安琪尔几乎是脱口而出,“找回来?去哪儿找?骗人也不打草稿。”

“你还剩下什么,是值得我去骗的……”杰克这人说话也很讲逻辑,且一针见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