纣临_分节阅读_38

发布时间: 2020-06-14 22:51:52
字体大小 + - 关灯

“盖洛?”杰克听到这个名字时,神情瞬时微变,“盖洛成了阡冥的首领?”

“啊……”酒保应道,“三年前,阡冥的上一任首领过世了,他们杜乔家只剩下一个后人……是个二十出头的姑娘,无论是实力还是城府,她都和盖洛相差甚远……因此,盖洛顺理成章地得到了阡冥内部大部分人的支持,当选为新首领;而杜乔家的小姐则带着一小批仍忠于她的人,从组织里分裂了出来。”

“呵……”杰克笑了,“那我要是没理解错的话……阡冥这个组织,现在已成了帮布鲁诺‘干脏活儿’的私人武装了?”

“差不多吧。”酒保回道,“另外,阡冥在全球的那些分部……里面不服从盖洛领导的人,要么被除掉、要么也脱离组织了,剩下的那些嘛……”他停顿了一下,又抽了口烟,再道,“要知道……维托里奥·布鲁诺在联邦上层也是有很多朋友的,而他的那些朋友,有时也会需要一些‘特殊的帮助’。”

“呋——”杰克吐了口烟,“明白了。”他微微点头,“那你这儿的规矩……”

“大部分人还是守规矩的,但阡冥的人在我这里……”酒保耸耸肩,“……或者说,在任何地方,都不用顾忌太多。就算是进了联邦警署,他们都不用担心……”他说到这儿,转头扫了眼冰指死去的地方,冲着那股子残留的血腥味说道,“就说那个‘冰指’吧,他可是有超过三回被警方抓了现行的,结果还不是每回都能安然无恙的出来。”

“哦?”杰克冷冷道,“这家伙那么狂,我还以为他挺有本事的呢……结果连执行任务后的撤离都做不好吗?”

“他才不是在执行任务时被抓的。”酒保撇嘴道,“他被抓的时候,通常都喝得烂醉如泥,倒在某个男人的尸体旁,或者趴在某个半死的女人的身上。”

杰克自然是立刻就明白了酒保的言下之意,他沉默了几秒,悠悠道:“这世道……确实是变了啊。”

“所以……作为老朋友,我还是劝你几句。”酒保道,“你若能‘退’、就再退一次吧,这次别再回来了……你要是真有非复出不可的理由,那我也可以帮你打点一下……以你的身手,去其他郡、或者干脆去其他洲接活……也没有任何问题。”他顿了顿,话锋一转,“但你要继续待在冠之郡、待在那不勒斯……你就一定会和阡冥对上。”

酒保说到这儿,又深深吸了口烟。

“因为……你是‘杀神’。”吐掉那口烟后,他皱眉接道,“‘神’是不会屈居于人下的,就算你本人愿意……像盖洛这样的人,也绝对容不下你;而盖洛容不下你,便代表如今这个‘世道’容不下你。

“今天他让手下在这里闹的这出,谁都能看出是在以退为进、杀鸡儆猴……

“他那意思,你我都懂……他要你退、或者至少是走。

“你要是不退、不走,那他就会来找你;而且……道上的杀手们,没有人会来帮你、也没有人敢来帮你。”

老朋友的话,字字句句都很实在、很恳切。

这是钱换不来的交情,却也是杰克以前不曾在意过的东西。

“呋——”再度沉默了片刻后,杰克吐掉了最后一口烟,把烟头掐灭、丢进了烟灰缸,“这个还是还给你吧……”

说话间,他便从自己的上衣口袋里,拿出了此前酒保给他的那个杯垫,放在了桌上;在那个杯垫上,写着两个汉字——“判官”,字的下面,还写了一串很长的阿拉伯数字。

这也是白鸽酒吧的规矩之一,酒保会把写有“目标和酬劳”的杯垫交给客人,而喝酒的人有一杯酒的时间来考虑是否接下这单生意。

眼下,酒保见杰克把已经接下的“生意”又给退回了,还以为后者真的要接受建议。

不料,下一秒,杰克又道:“在这种局势下,你还坚持给我订单……那你也会被盯上的。”

说罢,他就起身走了。

“你要去哪儿?”酒保没有回头,但问得还是很急切。

杰克思索了两秒,回道:“去布鲁诺家的后花园里走走,看看还有没有尚未被趟平的刺儿头。”

————

第七章洗劫

热水喷洒在安琪尔雪色的肌肤上,在她那令人迷醉的身体曲线上流淌。

她迎着水流、闭着眼睛,努力让自己不去想不久后即将发生的事。

但那终究还是要发生的,而且几乎每晚都会发生。

今晚的客人是她很讨厌的那个类型——丑陋、肥胖、粗鲁,而且对待她的态度很恶劣。

仅仅是走进房间、进入浴室的这几分钟,那人已经给安琪尔留下了极坏的印象。

她并不奢望自己能得到什么尊重,但她也是人,她也是有感情的;她只是希望,那些把她当作物品或是动物看待的人,至少不要在脸上把这些都表现出来,哪怕是逢场作戏,她也会感觉好些。

“呼……”水流停了,安琪尔将手摁在了自己高耸的胸脯上,深呼吸了一次。

她裹上浴巾,告诉自己,这只是又一个平常的夜晚罢了……不要去奢望什么,也不要去流露什么真实的感受,出去做她该做的,然后拿钱、回家,就这么简单。

数秒后,她便调整好了情绪。她那专业的“营业用笑容”瞬间就浮现在了脸上,随后,她就这么裹着浴巾,拉开了浴室的门,走进了外面的那间卧室。

“你洗得可真够久的。”

在卧室里,等待安琪尔的是这么一句话。

但这句话,并非出自她今晚的那位客人之口……因为她的客人此时已经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