纣临_分节阅读_36

发布时间: 2020-06-14 22:51:47
字体大小 + - 关灯

“如果他所说的属实,那他遇见的那个杰克,和我们今天遇见的,显然不是同一个。”阿拉迪诺回道。

“我本来也觉得他说的那个‘和他打得有来有回’的家伙不可能是杰克。”盖洛用一种类似哀叹的语气接道,“但现在看来,这小子为了自己的面子,把实际情况稍稍改编了一下啊……”

“欺骗首领……”阿拉迪诺顺势接道:“那可是重罪,按理说应当……”

“对年轻人要宽容一些。”盖洛打断了他,“尤其是像冰指这样的、有潜力的年轻人,要适当地给他一些机会。”他顿了顿,“若我像你一样,无论遇到什么事都上纲上线,那组织里的兄弟们怕是被我们自己就给处决掉大半了。”

“首领教训的是。”阿拉迪诺低头道。

“好了……不提这个了。”盖洛随口接了一句,并转移了话题,“我还有一件事要你们去做。”

他说的“你们”,除了走进教堂来通报的阿拉迪诺之外,自然还有在门口待命的那三人。

“请首领吩咐。”阿拉迪诺接道。

“你们几个现在马上去叫上冰指,在午夜前,和他一起赶到白鸽酒吧去。”盖洛道。

阿拉迪诺知道,这话还有下文:“然后?”

“在去那儿的路上,你们什么也不要告诉他,就说这是我的意思,让他别多问。”盖洛接着道。

“那他多半会以为……您是派我们四个去替他出头的。”阿拉迪诺边想边道。

“对,我就是要他这么以为。”盖洛道。

“但实际上……并不是?”阿拉迪诺道。

“当然不是。”盖洛道,“要找杰克·安德森的麻烦,靠你们几个可不够。”

他说的话对身为杀手的阿拉迪诺来说无疑是种刺激,但后者心里也明白……这是事实。

“那我们与杰克相遇之后,该怎么做?”阿拉迪诺又问道。

盖洛笑了笑:“让冰指给他道歉啊。”

此言一出,阿拉迪诺的眼神当即一变:“冰指……若是不肯呢?”

盖洛,并没有直接回答这个问题。

他转过身去、背对阿拉迪诺,缓步走向了神坛:“你刚才说……欺骗首领,罪当何处来着?”

此刻,阿拉迪诺感到了一阵寒意,他又一次低下头,恭敬地言道:“属下明白了。”

“嗯,去吧。”盖洛背着双手,应了一声,便不再言语。

阿拉迪诺听完这句,也是静静地转身、退出了教堂。来到外面后,他用手势示意在门外等候的三人跟上他,接着就驱车离去了。

而盖洛,在手下们离开后,却开始在神坛前喃喃自语:“一个只为钱办事的人,在已经全身而退了好几年后,为什么还要回来呢……总不见得是手痒了吧?”

说到“手痒”这两个字时,他自己的右手微微chou动了一下,紧接着,他的五根手指像是五根橡皮筋一样以一种常人不可能做到的弯曲度狂乱地扭曲了一阵。

“另外……”盖洛又思索道,“为什么在我对‘杀神已经来到那不勒斯’这种消息一无所知的时候,杜乔家的丫头却已经执行了一次对他的暗杀了呢?”

念及此处,他沉思了片刻。

接着,他从口袋里拿出了一部手机。

这部手机的通讯录里,只有一个号码,且号码上没有署名。

当然了,盖洛很清楚……这个号码的主人是谁。

————

第六章世道

还是一个午夜,还是那条街巷。

杰克和昨晚一样,推门走进了白鸽酒吧。

今晚,酒吧里客人比昨天多了三倍,不但是座位被统统坐满,就连站的地方都快没了。

毫无疑问,这些人都是为了一睹“杀神”的风采而来。

当然了,其实也没什么好“看”的,因为从外表上来讲,他就是个穿着黑西装、全身上下看起来都很普通的男人罢了。

但是,在这个特殊的酒吧里,他却是众人瞩目的焦点。

他甚至都不用说一声“借过”,人群就自动在他面前让出了一条“道儿”来。

杰克也没有对此表现出任何的情绪波动,他只是顺势向前,顺着这条道来到了吧台边。

此时,已经有五个人在那儿等着他了。

“哼……”冰指一看到杰克,就露出了冷笑。

昨天晚上,冰指只有一人,那个在他咳血后帮他叫了救护车、并把他抬到街上的人,只能算是他的酒肉朋友。

但今晚不同,他身边可是站了四名阡冥的正式杀手。

在冰指看来,这已经是天下无敌的组合了,什么杀神杀鬼的,说到底也就是一个人而已,面对五名“高手”,焉有不怂之理?

然,杰克却把他们当作空气一般,看都不朝他们看一眼……

他悠然地靠到吧台上,冲着酒保道:“查尔斯,给我倒一杯吧。”

酒保听罢,上前半步,帮他擦了擦台面,并放上了一个空杯子和一个杯垫:“这杯的价可不低。”

“谢谢。”杰克应道,“你还是这么关照我。”

“这不叫关照。”酒保一边给他倒酒,一边说道,“我只是一如既往地把因为难度太高而没人接的活儿丢给你而已。”

“嘿!混蛋!”这时,冰指终于看不下去了,他直接对着杰克道,“你以为假装看不见我就没事了吗?”

“我当然看见你了。”杰克应完这句,喝了口杯中的酒,“只是不想理你。”

“你这……”冰指当时就要骂人,还摆出了一副想动手的样子。

但阿拉迪诺却是一个箭步抢到前方,举臂拦住了冰指。

这时,杰克才稍稍偏过了头,说道:“那么……现在是你来跟我解释,还是由我自己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