纣临_分节阅读_33

发布时间: 2020-06-14 22:51:36
字体大小 + - 关灯

说到这儿,他已转过身,准备离去。

“嘿!干什么那么大动静啊?”就在此时,住在隔壁房间的、之前用掉了半盒纸巾的那位男房客打开了房门,探了半个身子到走廊里,用抱怨的语气朝着杰克吼道,“大半夜的吵死人了,还让不让人睡……”

砰——

他的话说到一半时,杰克便从其面前路过了,并且……在看都没看他一眼的情况下,随手朝他的下体甩了一枪。

由于这一切发生的太快,这位对“噪音”抱有双重标准的男士愣是在那儿呆滞了两秒,低头看了看自己的伤口后,这才反应过来……

“啊——”

两秒后,他发出了一段持续许久的、声嘶力竭、哭天抢地的惨嚎。

转眼间,鲜血已从他腿部的伤口蔓延出来,淌了一地,而临近几个房间的房客也纷纷被他的惨叫声吸引了出来,开门观望。

引起了这样的骚动后,救护车自是已经在路上了……

而杰克,则是不紧不慢地乘着电梯抵达了酒店一楼。

他趁着酒店的人员因突发事件忙作一团时,拐到尚未开门的自助餐厅那儿顺走了几片刚烤好的吐司和一盒牛奶,一边吃着,一边走出了酒店大堂。

当警笛声从远处的街上响起时,杰克的身影,已步入了那片清晨的薄雾之中。

————

第四章警告

那不勒斯联邦慈善医院,是冠之郡最好的医院之一。

尤其是他们的创伤外科,其水平之高,与黑鹰郡的骨科相比也是不遑多让。

然而,虽说有着极佳的医疗水平、而且还是一家公立医院,但这里却比很多私立的医疗机构还要冷清。

究其原因,其实还是个价格的问题……

尽管这家医院挂着“公立”的牌子,可他们实际的消费门槛比私立的还要高。

在那不勒斯联邦慈善医院,所有的医疗用品、药品、常规及增值的医疗服务,未必是全郡最好,但一定是全郡最贵;而且他们不接受任何医疗保险或分期付款,全部的费用都是事前结清——先买单、后服务。

按道理讲,这无疑是不合理、也不合法的。

即便是私立医院,也得有个规范的收费标准,且必须配合联邦的社会保障制度才行,何况是“公立”的呢?

但,既然这不合理的事情切实存在着,并已存在了很多年,那自是有其原因的。

“维托里奥·布鲁诺”这个名字,就是这背后的原因。

知道这个名字的人很多,因为这位布鲁诺先生正是冠之郡的最高行政长官——即“联邦郡首”,且已经在这个位置上连任了很多年。

他的家族可以一直追溯到文艺复兴时期,从诗人到商人,从黑手党到政客,从反抗军到当权者……纵观冠之郡的历史,布鲁诺家族的身影从未淡出。

而维托里奥·布鲁诺,或许是他们家族迄今为止最得势的一员。

至少最近这十年来,他的名字在冠之郡就相当于是“法律”,甚至高于法律。

尤其是在那不勒斯这地方……这里是布鲁诺家族的故乡,他的根基在此,无可撼动;就算是百余年前,反抗组织“钢铁戒律”盘踞冠之郡时,布鲁诺家族也不曾没落。

在这座城市里,维托里奥想找谁,就能找到谁,他想让谁消失,谁就得消失。

所以,他想要一家挂着公立的牌子、但实际上只为那些与布鲁诺家族相关的人以及极少数的有钱人服务的医院,那就可以有这样一家医院。

“公立”什么的,只是维托里奥用来避税的壳儿而已,并不是说有个“公”字自在,就是为公众服务的了;为谁服务,还是得当权者说了算。

…………

这天早上,医院的急诊室来了一名病人。

除了轻微的内出血症状外,他的右臂和左腿还各挨了一发子弹;手臂上的伤口倒还好,但腿上那枪可是引起了大出血的,若不是他自己做了些应急的处理,怕是在上救护车之前就得出人命。

遇到这样的病人,医院自然是要报警的。

但结果,警方仅出动了几个人,来这儿转了一圈,走了个流程后,便草草收队了。

而医护人员们……对此倒也是见怪不怪。

在这家医院工作,很多事情心里都有数;冠之郡的联邦警员虽不能说有多出色,但也不至于是这样办事的,会出现这种情况,唯有一种解释——来之前就有人关照过他们别管闲事。

晚,八点十分。

经过了近十个小时的手术以及术后处理,那名病人被送进了一间单人病房。

一名负责留守的警员坐到了那间的病房门口,一杯一杯地喝着自动贩卖机提供的咖啡。

至八点四十分,一群仅看步态就知道是练家子的人,走进了医院大厅;并且……在没有询问过前台的情况下,直接就奔着那间病房来了。

“嘶——诶呦我这肚子……”那警员也是老油条了,一看到那伙人出现在走廊的远端,他就自言自语地念叨了一句,然后起身往厕所去了。

那意思就是——接下来发生什么,我不知道。

那伙人也都懂规矩,他们一直等到那名警员拐进厕所、完全从视线中消失后,方才推开了病房的门。

嘀——嘀——

病房里很安静,只有心电监护仪发出轻微的响声。

躺在病床上的“高手兄”正输着液,处于睡眠状态。

此时,来到病房的共有三男一女,全都穿着夹克和牛仔裤,且在室内还戴着墨镜;他们让其中一名男成员留在了病房门口负责把风,其余三人则迅速来到了高手兄的床边。

“动手吧。”为首的那名男子,名叫阿拉迪诺,他看了病床上的高手兄一眼,然后就冷冷地对同伴下达了命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