纣临_分节阅读_32

发布时间: 2020-06-14 22:51:33
字体大小 + - 关灯

但饶是如此,他还是连一枪都没开出来就领了便当。

跟在高个儿身后那位反应也是很快,当前面那人的脑浆子爆散着糊向其脸时,他本能地压低了身子,躲到了同伴的躯干后,架住同伴的身体当作人肉盾牌来使用;这的确是个好办法,因为他们的夹克和羊毛衫底下都是衬着防弹衣的,就算是死人也能用来暂时抵挡一阵。

可惜,接下来迎接他的,并不是什么隔着几米的远射击对决,而是更凶险的杀机。

呼——

一秒后,随着一声破风疾响入耳,一道闪电般的人影已从起居室的角落袭来。

由于弯腰躲避,这名杀手的视线势必受阻,他只能通过地上的影子和脚步声判断杰克冲过来了,但当他准备瞄准迎击时,只听得,又一记枪响传出,同一秒,房间里的灯……灭了。

杰克的身影,也在骤然变黑的房间中消失了。

但,那名杀手的所站之处,却仍是亮的,因为他身后的走廊里还有光照进来。

这名杀手也不笨,他立刻将同伴的尸体往前一推,自己则用一个弯腰转身的翻滚动作扑向了走廊,想要撤回外面去。

不料,就在他转身的刹那,他的脚踝已被一只手给攫住了。

他根本来不及对这变故做出任何有效的反应,就步了同伴的后尘……

在他身体失去控制的那半秒之内,一发子弹精准地命中了他的后脑,赏了他一个脑浆四溅。

砰!乓啷啷——

同一时刻,房间的窗户被人用枪打破了,紧随其后就是一阵身体撞碎玻璃的动静。

不用回头看,杰克也知道是窗外的那位进来了。

而他也的确在没有回头的情况下、在身体的姿态根本没有调整好的情况下……仅靠着听声辩位,就开始了射击。

只见杰克右手持枪,枪口从他的左腋下穿过,对着他的后方连发了四弹……

在开第一枪时,杰克还是背对着窗户、半蹲的状态,但开到第四枪时,他已完成了转身、伸直手臂、面朝敌人的姿势转换。

这四枪射罢,从窗外入侵的那位“高手兄”也基本残了……

其躯干中了两弹、手臂和大腿也各中一弹;落地时,他已是血流如注,只能翻滚着挪到床边,靠着床体的掩护来躲避杰克的追枪。

高手兄之所以没死,有三个原因:

其一,因为他是从外部通过滑索接近的,所以杰克很难通过听觉准确地判断出他的身高和体型,这样一来,在进行盲射时,杰克自然会选择靠近“中心”的那个范围来射击,于是就有两枪打在了防弹衣上。

其二,他的身手也的确是不错,在听到第一声枪响时,就本能地改变了坠落的姿势,让自己偏向了床的方向,滚向了这个最近的“掩体”。

其三,杰克这四枪……本就没有下死手。

“该死!这怎么可能?”中枪倒地后的高手兄,心中满是惊疑;他本以为自己占尽优势,可以打杰克一个措手不及,没想到现在反倒是自己被人打了个立足未稳。

他完全不明白……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种种迹象都表明,目标和他们送上门的那个“高档货”干了,且已在过程中毒发身亡。

当然了,作为职业杀手,他们并不会因为这种表象而放松警惕。

他们来的时候,就已做出了“目标很可能并未死于‘螳螂’、而且正在房间里蛰伏待机着”这样一种假设;他们的这波围攻,也是建立在这个假设的基础上的。

站在这些杀手们的角度去思考的话——

即使目标察觉了走廊里有人靠近,想要搞定从门口杀进来的那两人,也绝非易事吧?

就算目标能应付从门口冲进来的两人,也总不可能想得到会有人破窗而入吧?

就算目标连这都想到了,但从时间上来说,窗外的人是在听到同伴踹门后的第五秒开始行动的……衔接如此紧凑的、来自两个方向的突袭,目标能来得及反应和应对吗?

然而,站在杰克的角度上来看,实际情况就是——

对,搞定你们很容易。

我早就知道窗外有人,你冲进来的时机我也猜到了。

我当然来得及反应,我甚至都懒得对你们发动“能力”。

“等等!”两秒后,高手兄在经过了一番短暂的内心斗争后,急忙开口喝道,“我投降!”

在“立刻就死”和“事后被组织追究责任”之间做出选择,也并不是那么难的。

此刻,撇开躯干处传来的疼痛不提,高手兄的惯用持枪手和他的大腿都中弹了,而且腿上的伤口血流不止……这种伤势,已足够让他下决心放弃抵抗。

“谁派你们来的?”杰克也没有半句废话,听到“投降”二字后,直接就抛回去这么一句。

“我们只是奉命行事,但并不知道命令是谁下达的。”高手兄回道。

“这个回答不足以让你活着离开这个房间。”杰克说这话时,正站在门口的过道儿上,悠然地换着弹匣。

高手兄又思考了几秒,再道:“阡冥……我们是阡冥的人。”他顿了顿,语气微变道,“如果你真是‘杰克·安德森’,你应该知道……我没有说谎。”

“这个世界上只有一种人不会说谎……”杰克应道,“而你不是那种人。”

此言一出,本来还在撕床单包扎自己大腿的高手兄,连手上的动作都停了……因为他觉得自己这就要完。

“不过,眼下你这几句,我姑且信了。”直到五秒后,杰克的后半句话才出口。

他这一口大喘气,可是把高手兄吓得走马灯都看完了。

“我会帮你叫救护车的,所以……”杰克说着,缓缓退到了走廊里,“……之后,请代我向你的同袍们问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