纣临_分节阅读_29

发布时间: 2020-06-14 22:51:23
字体大小 + - 关灯

她说这话时,已开始搔首弄姿,除了用充满诱惑力的眼神望着杰克,还伸出舌头用特别夸张的动作舔着嘴唇、并用玫瑰在自己胸前那深不见底的沟壑处厮磨。

“请你来的人,已经把钱付了吧。”杰克说这话时,连看都没看对方一眼,而是用自己的手机在房间里东照西照、搜索着什么。

“噢~是的,虽然我没当面见到你的那位朋友,但他/她可真是个慷慨的人。”安琪尔回道,“把你的照片和地址发给我的时候,他/她就已经把钱汇到了,还附带了小费。”她说到这儿,在床上翻了个身,空出了靠近杰克那一侧的床,“我说……你为什么不到床上来跟我更深切地交流一下呢?”

“在线联系的吗……所以,脸和声音都没留下是吗……”杰克闻言,沉吟了两句。

两秒后,他好像忽然想到了什么,停下手头的动作,望着对方道:“你今天在公共场合吃过或者喝过东西吗?”

“什么?”安琪尔被问得莫名其妙,事实上,此刻她已对杰克那冷淡的态度有些发火了,但作为一个有职业操守的人,她还是强摆着笑脸,继续用那种撩人的媚态回道,“我……呃……我吃过啊,人家平时可都是在高级餐厅里……”

“把这个吃了。”她的话还没说完,杰克就从自己的口袋里拿出一个小铁盒,并从中取出一粒药丸递到了她的面前。

“喔~甜心,抱歉,我的服务里可不包括吃这些来历不明的东西哦。”安琪尔面露难色地回道。

作为一名经验丰富、且十分专业的特殊行业工作者,安琪尔很清楚有些东西绝不能沾;她看到过很多同行因为染上毒瘾、或是吃了什么奇怪的东西而被彻底玩坏掉的……她可不想步那些人的后尘。

“那好吧。”下一秒,杰克应了这么一句话。

正当安琪尔以为对方放弃了的时候,不知为什么,她突兀地感到……自己的喉咙里多了什么异物,待她回过神时,吞咽本能已让她将那东西咽下去了。

“你……”安琪尔并没有看到对方做出任何举动,但她知道自己肯定已经把那药丸吃了,“你干什么!”

事到如今,她已没必要再扮笑脸。

“你这混蛋……”安琪尔快速从包里取出了自己的手机,摁了个快速拨号键,“你最好说清楚,你给我吃了什么?”

“解毒剂。”杰克很淡定,没有因为对方突然大喊大叫而做出任何激烈的反应。

“什么?”安琪尔惊道,“什么毒?我中毒了?”

“别担心,你未必中毒了。”杰克回道,“只是有可能中毒了而已。”他顿了顿,“就算真的中了……在吃了这种解毒剂之后,你也就没事了。不过,为了保险起见,我还是建议你明天去医院做一个血检。”

“神经病!”安琪尔一边骂着,一边就开始穿衣服,“我告诉你……钱我可不会退的,你知道我是谁吗?我要是出了什么事,你别想跑掉!”

杰克并不知道她是谁,但基本能推测出,安琪尔在“那个行业”里是高档货色、甚至可说是最顶尖的那一档;除了那副很有说服力的身体之外,她在遇到情况立刻就用手机叫人的举动,也是很好的佐证。

啪啪啪——

很快,房间的门就响了。

仅仅是听那敲门声,也能知道门外的是个男人。

这无疑是安琪尔叫来的“保镖”,只有价格不菲的“高档品”,才能在做生意时让保镖在附近待命,以免遇到什么状况。

“我来开吧。”杰克说这话时,已从床边的小冰柜里拿出了一瓶酒,随即就朝门口走去。

“呵!”安琪尔见状冷笑,还用柔媚的语气应道,“好啊~”

她的保镖身高两米,壮得像头牛,年轻时还玩过综合格斗;在安琪尔看来,像杰克这种一米八五左右、看起来不胖不瘦的家伙,别说是拿个酒瓶子了,就是拿上刀子或者球棒都不是她保镖的对手。

咔——

数秒后,安琪尔听到了开门声,然后,门外的走廊里传来了几句不算很响的谈话,再然后就是几声短促的闷响、以及有人倒地的声音。

听到那些动静,安琪尔得意地笑了起来,并轻声念道:“哼……活该。”

这时,她的衣服也穿得差不多了,她悠然地穿上了最后的那条丝袜,整理了一下头发,起身就打算走。

不料,她刚站起来,竟又听到了关门声。

接着,杰克的身影,又出现了。

他呼吸平稳、若无其事地走回了起居室,就好像刚才是去门口拿了张报纸一般,连衣服和头发都没乱。

不过,不知为何……他手里的酒瓶倒是空了。

“你……”安琪尔惊愕地望着杰克,“这……他……”

“你的朋友可能得睡上一会儿了。”杰克平静地说着,并朝床边走了过去。

安琪尔退到了墙边,并朝着门口慢慢地挪去:“听着……伙计,我……”

“坐下。”杰克根本不听她讲话,用不容置疑的口吻又说了两个字。

安琪尔听了,腿一软……直接就一个鸭子坐,瘫在地毯上了。

“喂?前台吗?嗯……对,我门口的走廊里有个一身酒气的男人躺在地上,大概是喝醉了吧,你们能找人把他抬走吗?嗯……好,没事,再见。”杰克从容地给前台打了个内线电话,让人家来洗地。

打完之后,他走向安琪尔,在对方惊恐的目光中……将其搀扶起来,让她坐到了床上。

而杰克自己,则是走到了房间的一角——一个远离所有门窗的死角里,背靠墙倚立着,言道:“一零年的时候,樱之府那边有个缺德的家伙发明了一种毒药。”他的语速不快,似乎是想让安琪尔能跟上自己的思路,“这种药用在男人的身上是无效的,最多会导致失眠,但若让女人服下,她们的身体就会在一小时内变成一个移动的培养皿;毒药会持续地作用于女性的内分泌和生殖系统,尽管这个过程不会让她们感到任何的不适,但在二十四小时后,当毒性的强度超过某个阈值,她们就会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