纣临_分节阅读_28

发布时间: 2020-06-14 22:51:21
字体大小 + - 关灯

杰克自然没有聋,他等了两秒,面无表情地转过头,看着冰指:“你喜欢吃杏仁吗?孩子。”

“孩子?”冰指一听这称呼,便冷笑起来,“呵……想在我面前摆前辈的架子?听好了,‘老家伙’,我不管你是不是真的杰克·安德森,就算你是,我也不觉得你有什么了不起的。像你们这些过时的所谓‘传说’,大部分都是虚有其名,靠着同行之间的互相吹捧……”

“那么……”杰克没等他说完,便打断道,“你靠的是什么呢?”

“哈?”冰指没听明白。

“既然你看不起虚有其名的老家伙们,那么……你一定有某种让自己感到优越的资本。”杰克抿了口酒,再道,“那是什么呢?”

“哼……呵。”冰指干笑着,扫视了酒吧内的其他客人。

这会儿,那些人无疑也都在往他这边看着。

“好吧~好吧,我不怪你。”数秒后,冰指耸肩道,“听说你退休好几年了,不知道我也情有可原……”他微顿半秒,得意道,“听好了……我可是‘阡冥’欧洲分部……呃……呃……咳……啊咳……啊咳咳咳……”

他这话说到一半,突然就变得脸色铁青,并捂着胸口从高脚椅上摔了下来。

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

从旁观者的角度来看,杰克只是坐在那里喝酒吃零食而已,连碰都没碰冰指一下。

但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冰指莫名地出现了剧烈咳嗽、且难以呼吸的症状,咳了几声后,他甚至咳出一大口血,吐在了地上。

“明天我会再来的,查尔斯。”另一方面,杰克则仍像是来时一样,平静的、若无其事的跟酒保打了声招呼,在喝下杯中的酒后,他便转身离开吧台,走出了酒吧。

待他的背影消失在了门口,酒保才转移视线,用冰冷的视线扫了眼还在地上咳血的冰指,然后抬眼看向店里的另外一名客人,用很普通的口吻道:“如果你要帮你的朋友叫救护车,请让他们停到巷口那儿,别在店门口停。”

————

第二章安琪尔

从白鸽酒吧离开后,杰克便步行着往自己下榻的酒店走去。

没有人跟踪他——不是不想,而是不敢。

白鸽酒吧里的那些杀手们都是老江湖了,他们可不会像冰指那样……为了好奇心、或是某种夹杂着嫉妒的微妙自尊而去冒险。

“先生,买支花吗?”

当杰克走在酒店门前的那条街上时,一名卖花儿的少女迎上前来,轻声询问了他一句。

那女孩儿看上去十五六岁,长得很干净;她既没有什么脂粉气、也没有多少书卷气,有的只是一双疲惫、哀伤的眼睛。

虽然她穿着长袖的衣服,但杰克还是注意到了其颈侧和腕间的几道伤痕。

“你该回家了,小姑娘。”杰克从皮夹中掏出了几张钞票,并直接把装花的小竹篮子从女孩的手上拿了过来。

他对这名少女的故事没有兴趣,他只是觉得,让这样的孩子继续在这深夜里徘徊,是不对的。

“谢谢!谢谢您!先生!”当少女看清手中的钞票金额时,她的眼神也变得明亮起来,但当她回头道谢,杰克已然走远。

…………

几分钟后,杰克提着那一篮子玫瑰,回到了酒店的房间。

推开房门的那一瞬,他便听到……浴室里有水声

很显然,当他外出时,有人进来了。

杰克的房门外还挂着“请勿打扰”的牌子,门内外也没有停放清洁工的推车,所以这声音应该不是酒店的工作人员发出的。

他几乎都没有思考,便将花篮随手放在了门内过道边的鞋架上,并掏出了怀里的手枪。

进屋前,他还将一双拖鞋卡在了门底的缝隙那儿,防止门自动关上,随后才安静、迅速地穿过过道、走进了起居室。

他时刻准备着去应对可能会从任何角度杀来的埋伏。

但,没有埋伏。

有的只是一个包,和几件衣物——昂贵的、带着名牌香水气味的、女人的包和衣物。

那些东西被凌乱地扔在了杰克的床上,有那么一刹那,他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走错房间了。

但那无疑是不可能的……所以,杰克很快丢掉了那种念头,走到浴室门口、推开了那扇虚掩着的门。

这间浴室不大,站在门口,他就能看到所有可以躲人的地方。

此时,在淋浴隔间里,有一个人在淋浴。

从毛玻璃上的轮廓来看,那是一个女人,一个即便是只能看见轮廓也会让你觉得她的身材简直完美的女人。

正当杰克考虑着要不要先朝着对方的腿上来一枪再说的时候,那女人似乎是刚好洗完了。

她关上了水龙头,从玻璃上方取下浴巾,还没完全裹上,就拉开了玻璃隔间的门。

“啊!”看到门外的杰克时,那女人吓了一跳,但她很快就喘息着、露出了笑容,“噢,宝贝儿,你可把我吓坏了。”

说话间,她已将浴巾完全裹好,朝浴室外走来。

在隔间门被拉开的瞬间,杰克意识到了……这女人只是个普通人,所以他赶紧把手里的枪藏进了上衣口袋里;好在这会儿浴室里水气升腾,对方并没有察觉到他的举动。

“诶?你怎么连门都不关呀。”很快,杰克身后又传来了那女人的说话声、还有关门声,“哇喔,这些花都是给我的吗?你可真是个体贴的绅士。”

“我能问问……你是怎么进来的吗?”杰克一边思索着,一边回身走向了起居室,提问道。

“当然是从门进来的咯。”那女人就这么裹着浴巾、侧躺到了床上,手里还拿了一朵顺手牵来的红玫瑰,“哦,对了,我叫安琪尔(Angel,国外脱衣舞女/特殊行业从业人员的几个常用花名之一),你该怎么称呼啊,甜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