纣临_分节阅读_24

发布时间: 2020-06-14 22:51:10
字体大小 + - 关灯

“因此,对人类来说,真、假,善、恶,对、错,黑、白……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如何让别人认同你的观点。

“在任何一件事上,只要你能让绝大多数人站到你这一边,并将反对的声音打压或掩盖掉……你就是真、是善、是对、是白。

“对人类来说,自身对事物的认知和感受,才是决定真假的最重要因素。

“历史书写的就是真的吗?官方认定的就是真的吗?你连自己亲眼看到的都不能尽信,却相信别人告诉你的所谓‘真实’,这难道不可笑吗?

“所以……不用问我什么真不真的问题,你相信的、你体验到的,那就是真的。”

车戊辰说完这句,突然就伸手扇了汤教授一个耳光。

啪——

这一下打得可不轻,听那动静,打掉几颗牙都不奇怪,而汤教授也是当即就疼得嗷嗷直叫起来。

“在现实世界中,我并没有打你,但在这个‘白日梦’里,这就是一记耳光,你的那份疼痛,就是真实。”车戊辰打完那一巴掌后,便重新回到了治疗仪旁,准备开始正戏了,“放心,我们还有的是时间,在‘梦’里,一分钟也能像一天那么久。”

“你以为……你对我的复仇,能改变什么吗?”汤教授已经绝望了,故而也不再哀求什么,而是说道,“对……我是骗子,是毁了很多人,但我是罪魁祸首吗?那些自愿来被我骗的、养活我的人,在支持我、并从中牟利的人,那些对我的所作所为选择漠视、不作为的人……所有让我这种人能过上好日子的人!他们就没有责任吗?”

车戊辰的手停住了,他冷视了汤教授几秒,然后,用他那一贯的、平静的口吻说道:“啊……这我都有数,不用你操心,他们……或早或晚,也都会付出代价的。”

————

尾声留言

时间,回到此刻。

车戊辰所看的视频,是子临装在密室高处的微型摄像头拍下的。

视频里虽没有拍到车戊辰在“白日梦”中折磨汤教授的过程,但其进入密室、与汤教授对话、以及杀死汤教授、离开密室的过程都拍下来了。

车戊辰不确定还有没有别的视频,但既然有了一个,就要当作有一百个来想;毫无疑问,这个寄给他信封的人,知道的已经太多了……

嗞嗞——

就在车戊辰在思索对策时,那段视频画面突然闪动并跳转了一下。

下一秒,子临便出现在了视频画面中。

只见他面带微笑,站在密室的中间、正对着镜头说道:“车探员,你好,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子临。

“如果你正在看这段影像,那说明,你已经做了我认为你会做的事。

“当然了,从时间上来说,此刻我录这段话时,你还什么都没做呢;所以,为了不造成什么误会,我会将这段讯息剪辑到你杀人的过程后面播放。

“看到这儿你肯定已经在推理了……我怎么可能知道你会来到这儿呢?你是碰巧得到消息才来的啊。

“其实,干涉这个世界的运转,比你想象中要容易,一些你觉得是‘偶发’的事件,却可能是某个人……比如我这种人……计算中的‘必然’。

“你可以把这次的事视为一份‘见面礼’,不用跟我客气。

“再说了,我也得谢谢你帮我掩盖了犯罪现场。说起来……那应该算是你的专长了吧,十几岁就能把自己父母的死因处理得那么干净的人……搞定今天的局面自是易如反掌咯。

“关于你处理现场的细节,我却是不太好预估,不过监控录像你肯定是帮我删掉了,毕竟……只删除自己进入建筑后的那部分,会显得很可疑,所以要删就得多删一点,将有关案件的情况都删了才合理。

“哦……以你的性格,八成留了备份吧。想要研究的话请随意,我很期待……你能追查我到什么地步。

“但,在追查别人、或是惩处别人的时候,不要忘了——你、我、汤教授、还有那些已经死去的、或尚未死去的人……都一样。

“我们全都有罪。

“别以为,你能瞒天过海。

“别以为,你能逃脱审判。”

————

————

序幕第一次投票

一号陪审员的叙述结束了。

他所念的那“第一份文档”,分为两个部分。

前半部分,是“阳光青少年行为矫正中心惨案”的官方备份,以EAS的马克·斯克拉姆中尉提交的调查报告为建档依据写的,基本上来说……就是什么都没查出来。

后半部分,则是以第三人称视角描述的、关于此案的真相。当然了,其中并没有提到影织和冼小小的事,也没有任何关于当事人心理活动的描写;只是以接近“报导”的文体,陈述了事件的经过。

所以,念完这份报告也并没有花去太多的时间,十分钟不到,一号陪审员就把手中的I-PEN放下了。

然后,这一桌人,又陷入了沉默。

但这次,沉默没有持续太久,因为十号陪审员很快就打破了沉默。

“你就不打算说些什么吗?”他将视线投向了五号陪审员,并忽然开口问道。

这个五号陪审员,不是别人,正是车戊辰。

“你在跟我说话吗?”车戊辰面不改色地回望过去,反问了一句。

“这不废话吗?”十号又道,“作为当事人,你对这事儿就没什么要补充的吗……车探员?”

他最后这三个字一出口,便有数人立刻转头朝车戊辰看了过去;不过,还是有好几人不为所动、另外还有发出冷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