纣临_分节阅读_10

发布时间: 2020-06-14 22:50:27
字体大小 + - 关灯

当然了,最关键的一点是:在任何时候、任何地点,只要你的某些行为让你达到了“必须接受治疗”的条件,你就得立刻去接受“治疗”。

因为这是子临正式入住中心的第一天,他在做完操、吃完早饭后,就被舍监单独带走了。

不出意外的,他来到了五楼,被带到了“汤叔”的面前。

“坐。”子临进屋后,坐在办公桌后的汤教授漫不经心地看了他一眼,随即道了这么一句。

子临闻言,默默地走到对方的办公桌对面坐下;而那名负责把他带来的舍监,也就是昨天负责电他的“医生”,此时就站在他的背后,紧盯着他的后脑勺。

“周明……对吧?”汤教授看着手上I-PEN虚拟屏上展示的资料,有些心不在焉地问道。

子临来这儿用的自然是假名字、假身份。

“是。”他回道。

“知道自己的情况吗?”汤教授又道。

“知道……网瘾。”子临应道。

“嗯……”汤教授沉吟一声,将视线移到了他的脸上,“昨天刚进来的时候,你为什么不承认?”

“我……”子临想了想,怎样的回答是合乎情理、并且能让对方满意的,“……抱有侥幸心理,不想接受治疗。”

“嗯。”汤教授点点头,“很好,能承认自己有问题,就表明你也有改正的想法,只是你自己不知道方法。”他顿了顿,“听好了,只要你严格遵守这里的规定,把我们的程序走完,我保证你可以痊愈。”

“好。”子临回道,“我尽力……”

“什么叫‘尽力’?”下一秒,汤叔忽然就翻脸了,“我说的话你听不懂吗?我说了严格遵守,就是必须做到,尽力算什么态度?在中心里,我们要做到‘令必行、禁必止’,做事必须有规则,有高度的执行力,不可以有所谓‘尽力’这种得过且过的想法。”

“明白……”子临立刻装出一副很害怕的表情,急切地接道,“我……我一定做到,坚决执行。”

汤教授又盯着他看了几秒,想了想,再道:“那好吧,本来你这个态度,是要去‘治疗’的,但我念在你是刚进来,和其他新来的盟友比,相对来说……还算是觉悟比较高的,今天你就先回寝室,把这里的规章制度都记熟了,明天再开始和其他盟友一起活动。”

“是……”子临又作出松了口气的样子,“谢谢汤教授。”

“哎~”汤教授摆了摆手,“不要这么叫我,我是十分平易近人的,这里的盟友都叫我汤叔,你也可以这么叫。”

他用了“可以”这样的词,但实际上……你要是不这么叫,他就会找理由电你。

子临也很识趣,赶紧叫了声汤叔,然后就跟着舍监离开了。

一路无话。

回到寝室,子临发现自己的指纹已经可以开关他所在寝室的门了,于是,他就关上门,把那一叠从办公室里领来的纸质文档摆到桌上,开始一页一页地翻。

翻归翻,他可没有去“看”,因为纸上那些内容,他在进这个中心以前就全都了解过并且背出来了;翻……只是为了制造出“翻过、看过”的痕迹而已,万一日后有人发现他领回来的这堆资料“擦瓜里新”,而他却对各种条款一清二楚,那不是引人生疑吗?

因此,子临这会儿一边翻着纸,一边去思考别的事情。

“做操的时候只能看到本楼层的病人,不过吃早饭的时候,除了汤教授以外的人应该是到齐了……舍监和病人的人数,跟资料中记载的是对的上的。

“由于必须遵守秩序,不能随意走动,所以没能看清每一个人的长相……但看清了的那些,都没有什么异常。

“昨晚来拜访我的‘甜点’……嗯……还是叫她‘甜点小姐姐’好了……只留下声音和气味,并没有让我看到的长相和身材,在食堂那种环境恐怕是很难把她辨认出来的。

“当然,也不用急着找她,反正只要我还留在这儿,她就会主动来找我的。

“无面嘛……现阶段果然还是抓不到任何的蛛丝马迹,得再等几天,等‘那个东西’生效了才会有进展吧。

“所以说,这个早上的收获就是……意外的发现了一个能力者……

“尽管在我看来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能力,但她本人似乎还挺苦恼的样子。

“呵呵……想必,‘甜点小姐姐’也是冲着他来的吧。”

————

第五章辩驳

11月27日,上午9:10,车戊辰的住所。

作为临沂本地人,车戊辰在这里自然是有个家的,或者说……曾经有过一个家。

家之所以为家,是因为有家人的存在,但车戊辰在这世上已没有家人,所以,这里如今就只是一个“住所”而已了。

嘀——嘀——

门铃声响起时,车戊辰刚好在客厅里举哑铃。

他放下器材,几步便行到门口,透过猫眼往外看了看,随即就打开了门。

“又见面了,车探员。”门外,是面带微笑、西装革履的斯克拉姆。

“早上好,中尉。”车戊辰的态度,还是那样不冷不热,平静得让人瞧不出半点情绪。

因为车戊辰昨天已经答应了随时可以协助斯克拉姆的调查,所以两人几乎没说半句废话;打完招呼后,他们就直奔主题,一同出发了。

二十分钟后,两人驱车来到了那位于郊区的阳光青少年行为矫正中心。

此时,这栋建筑的大门外已经拉起了黄线,四面的围墙边也都派了警员站岗;在那大门对面的街边,停靠了多辆贴着罚单的采访车,几十名来自各个媒体的记者和摄影师,宛如一群蹲在路边的非法打工者,在冷风中默默等待着不知何时会到来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