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大棒槌

发布时间: 2020-06-13 14:10:04
A+ A- 关灯 听书

第四十九章大棒槌

“至于么,我就是想给佃户们找点儿事情干而已!”被任全的话惊了个瞠目结舌,张潜懊恼地以手搔头。

“少郎君可不能这么说!这里距离长安城,骑马连半个时辰都用不上。”任全小心地向外看了看,压低了声音,解释得好生认真。“一千多亩地看上去没多大,可如果用来藏兵的话,藏上两三万人都没问题。”

“藏两三万人,也得有粮食给他们吃啊!”张潜撇着嘴反驳,然而,转念想起大唐皇家的“优良传统”,心中也就一片透亮了。

这大唐,自打太宗皇帝发动“玄武门之变”,干掉了自己的亲哥哥和亲弟弟后,皇家内部就像遭到了诅咒一般。每隔那么十年二十年,肯定就会出现一次“祸起萧墙”的惨案。所以,大唐不准许京兆地区出现坞堡,也是应该!否则,万一哪个凤子龙孙又不消停了,坞堡马上就会变成兵营!

想到这儿,他忍不住长长叹了口气。旋即,再度将目光看向干笑不止的任全,虚心求教:“庄不能修,咱们围着庄子的土地种一圈儿树总可以吧?!树长得再大,彼此之间也有缝隙……”

“有啊,少郎君您没看见么?您家的田地周围,早就种上了树,都有合抱粗了!”一句话没等说完,任全已经瞪圆了眼睛打断,仿佛在他面前,忽然冒出来一个傻子般,“除了树,还有界桩和界石,否则,怎么把您的地跟别人的地区分开呢?!”

“早就种上树了?”张潜脸色迅速发红,讪讪地摇头,“我怎么没注意到?那就算了,我把自家的院墙修一修,总行吧!”

“长安城墙高一丈八尺,渭南县城墙高一丈五尺,少郎君家的院子,是一个官宦人家子弟守不住祖业卖给我家庄主的,院墙高一丈二,已经是附近数得着的高墙了!”用怜悯的目光偷偷看了张潜一眼,任全耐着性子继续解释,“虽然官府没规定百姓家院墙的高度,可您想要将院墙再加高一板,恐怕也有点扎眼。至于表面敷设砖石,渭南城的城墙,都是黄土筑的……”

嗦了半天,归结起来就四个字,“别惹麻烦!”把个张潜气得两眼冒火,却无可奈何。张牙舞爪好半天,喟然长叹:“这不行,那不行,难道我还把人纠集起来跳广场舞?!”

话音落下,他自己把自己都给气笑了。跳广场舞,肯定是不行的。这年头,肯出来抛头露面的,还是以糙老爷们为主。一群糙老爷们集合起来,在打谷场上蹦来跳去,肯定会被人当成某个邪教头目在组织信徒跳大神儿!

至于旨在培养员工组织性和纪律性的军训,就更是想都甭想了。连修个庄都会被怀疑谋反的时代,你猛然拉出一支队伍来,行成排,动成列,不是寿星老上吊,嫌弃自己命长了么?

“少郎君,听了您刚才的话,婢子,婢子倒是想起了一件事情可以带着佃户们一起做?”关键时刻,还是紫鹃贴心。发现张潜绞尽脑汁都没想出一个好点子来,赶紧委婉地在旁边给他支招。

“什么事情,你赶紧说!”张潜顿时喜出望外,盯着紫鹃秀气的鼻子大声催促。

“排,排涝!”紫鹃被他看得有些不好意思,低下头,声音细弱蚊蚋,“就是,就是挖几道水沟,把庄田里所有积水,都排到前面那条小河里头去。这样,那些积了水的土地,明年就可以种庄稼。那些眼下没被积水祸害的土地,明年也可以免除洪涝威胁。”

“哎呀,小紫鹃,你真聪明!”张潜如遭醍醐灌顶,兴奋地挑起大拇指。“先前你们提起庄子上近年老是洪涝成灾,我就该想起来!这个主意好,这个主意好!挖水渠,排涝。挖出来的泥土,还可以用来修庄子里的道路。免得走上去深一脚,浅一脚的,就像是在爬山!”

“紫鹃姑娘的确聪明!”任全甚为会说话,也笑着低声拍紫鹃马屁。随即,又赶紧小心翼翼地提醒道:“只是庄子前的那条无名小河,末端连着沣河,而沣河又与渭水相连。秋冬时渭水与沣河的水面下降,庄子里的小河也跟着变瘦。若是夏天,沣河和渭水一起上涨,庄子前的小河也会变宽许多。庄子里的一些土地原本就低,挖了沟渠与小河相连之后,万一河水倒灌,恐怕咱们就事与愿违了!”

“啊,还有这种情况?!这是什么世道啊,想做点儿好事儿咋就这么难?!”张潜大吃一惊,懊恼连连拍案。

在他的记忆中,二十一世纪的西安地区,每年夏天都下不了几场雨,不闹旱灾就不错了,哪有的什么洪涝之忧?而眼下的长安及其周边,却是八水环绕,雨量充沛,跟他记忆中完全在两个极端。

“少郎君慈悲心肠,只是那些佃户没有福气。”任全也觉得很是对不起张潜的一番好心,皱着眉头,在旁边小声支招,“要不然,在下带着他们去小河上修一座桥好了。河面儿没多宽,桥用木头搭就行,花不了几个钱。方便行人过河,还能替少东家扬名!”

这倒是个好主意,既给佃户们找到了事情做,又可以顺便帮张潜塑造一个乡贤形象,不由得张潜不点头同意。然而,点过头后,他却觉得心里空落落的,好生难受。

因此,皱着眉头又斟酌了片刻,张潜缓缓说道:“桥,可以修。但排涝的事情,还要放在修桥之前。这样吧,庄子里最低洼的那一片土地,咱们不指望种庄稼了,挖成一个大大的池塘,养荷花,养鱼。其他所有庄田,都挖了沟渠与此处相连。让积水先排到池塘里,再通过另外一道总渠,连到庄子前那条无名小河!对,就这样,我画给你们看!”

说着话,他重新展开自己先前写的那卷“天书”。直接在末端截了一段白纸下来,用炭笔于纸面上迅速勾勾画画,“总渠与小河之间,再修一道石头堤坝。将池塘与小河隔开。然后,在堤坝上,架上一座风车。日夜不停地将池塘这边的水,提到河道那边去。”

“少东家英明!少东家英明!”任全的眼睛闪闪发亮,随着张潜的手每画一笔,就大声称赞一句。接连称赞了十几声之后,又低下头,陪着笑脸询问:“如果用翻车的话,可是需要牲口来拉。庄子里,眼下的大牲口未必够用!”

“翻车?什么翻车?我说的风车,用风来推动,然后把水提到河里头?”虽然已经有点习惯了此人说话时,总是在最后阶段拐弯儿,张潜依旧楞了楞,本能地顺口询问。

“风车?少郎君恕罪!在下只是听说过,可从没见人做成过。少郎君知道怎么做么?!”任全眉头紧锁,苦着脸反问。

“不,不确定!”张潜本能地想要承认自己不知道,然而,想想手机里的资料,却又给自己留了一道口子,“我今晚好好琢磨一下吧,以前在师门里,我曾经见到别人做过。但是却不知道其具体图样。这个不急,你明天先带人帮我挖池塘和沟渠,趁着秋天和冬天,先将积水排一部分出去。反正风车得等到堤坝垒好之后,才有地方架。即便造不出风车来,我还有其他办法,让河水不会倒灌!”

最后一句话,倒不是他在敷衍任全。在他上初中的时候,看过一篇堪称“远古”时代的穿越网络小说,里边就写了一种单向木制闸门,用于古代海边城市排水。城内水位高于海水之时,阀门被城内水流自动推开。而海水暴涨之时,又会从外边将闸门死死推紧。道理极为简单,即便他是文科生,也能吃得透。

而类似的穿越小说,他手机里还存着上百部。其中有个叫“酒徒”的远古老家伙,就多次写过风车的造法,还说荷兰人依靠风车,彻底解决了海水倒灌之苦。今晚趁着没人的时候翻上一翻此人的小说,也许就能照着抄过来。

“有少郎君这句话,在下就放心了!”早就见识过了张潜的神奇,任全对他的话深信不疑。“那在下明天就去召集人手,挖池塘去了。外边的雨已经停了,少郎君早点儿歇息,在下先行告退!”

说着话,他拿起张潜刚刚画出的池塘与沟渠草图,就准备告辞。谁料,张潜却立刻拉住了他的衣袖,“你先别忙着走!任全,你跟任家签的是死契么?我这边老让你干活……”

“少郎君指使在下干活,是在下的荣幸!”任全不敢挣脱,将身子迅速躬成了虾米。“但在下从父亲那辈儿,就跟了任老庄主。虽然我们父子俩,都被老庄主归还了卖身契,不算任家的奴仆。但父子两代,都受过老庄主厚恩……”

“不是死契,就行了!”张潜来了大唐这么久,早已不像最初时那样两眼一抹黑,“等任少庄主回来,我就跟他说,让你过来跟我帮忙。他身边人手充足,不差你一个。而我这边,到目前为止,却只有紫鹃!”

“少郎君喝茶!”紫鹃立刻两腮发烫,垂着眼皮上前,给张潜添茶倒水。

“放下吧!”张潜笑着冲她点了点头,随即再度将目光转向任全,“行不行,任全你痛快给我一句痛快话,别学小娘子般扭扭捏捏!任少郎君那边,我肯定会给他一个交代,不让他吃亏!”

“如果,如果少郎君不嫌弃任全笨,任全愿意暂时过来帮忙。等少郎君这边人手充裕了,再回去报效老庄主和我家少郎君!”任全慢慢将衣袖从张潜手中抽出去,后退两步,缓缓躬身。

这,分明是已经答应了,虽然依旧答应得扭扭捏捏。张潜见此,立刻心情大悦。笑着追过去,双手托住任全的手肘,“你愿意就好,愿意就好,其他事情我来办。废话我就不多说了,从今天起,你来做张家庄的大管家。今后庄子上的大事小情,就拜托了!”

“庄主,崔管家今天也是为了庄子!”任全大急,连忙扬起脸来劝阻。

“我不是罚他为了庄子着想,我是罚他笨。明明可以换个手法解决的事情,非要弄得天怒人怨!”张潜看了他一眼,轻轻摇头,“我不会赶他走,也不会罚的薪水,更不会让人拿荆条抽他。以后,庄子上的事情,分分工。你做大管家,薪水拿崔管家的双倍。他做二管家,只管这座院子里的事情。院子外的事情,包括组织佃户们干活,全由你来管。将来再开了其他作坊,也是归你负责照看。”

“那,那属下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听崔管家不会被扫地出门,任全心中的担忧,迅速被喜悦取代。退开半步,再度给张潜施礼。

人都往想高处走,在任琮身边,任全虽然是家将,地位远高于普通家丁,距离管家却差着一大截。并且任琮的继母明显看他不顺眼,下面还有三个弟弟虎视眈眈。

而张潜这却是独自一人当家做主,既没有父母,又没有兄弟,并且眼瞅着就要快速崛起。两相比较,对他任全来说,该选择跟着谁干,真的一点儿都不难。

所以,虽然表面上不敢显得太高兴,此时此刻,任全心里却已经乐开了花。晕乎乎地向张潜表过态,晕乎乎行礼告辞,晕乎乎地提着紫鹃特地给自己取来的两吊汤药费,告辞出门。

谁料,两脚才离开正堂的大门几步远,半空中,忽然响起了一道风声,“呜――”

“啊!”饶是武艺娴熟,任全也被砸了个措手不及。只堪堪将铜钱当做武器向身体左上方甩起了半尺高,额头裹着绷带处,就已经重重吃了一记。直被砸得眼前发黑,脚步踉跄,一头栽倒在泥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