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如此谈判

发布时间: 2020-06-14 22:32:32
字体大小 + - 关灯

威宁土寨和磨弥部蛮寨相隔百余里,在两者之间的大坡山下,陆宁见到了大理国官员。

说起来,齐地和大理国很多相邻区域都有天然的分界线,川蜀和大理的分界线为大渡河,贵州地,在这威宁西南有金沙江、牛栏江等,东北有北盘江等。

翩翩就这威宁和磨弥没有清晰的分界线,虽然山岭很多,也有一段河流相隔,但毕竟双方土民活动,便有了很多交集。

威宁部和磨弥部的小摩擦,本就是因为这大坡山的归属,后来,演变成了大规模冲突,然后,惊动了罗殿王和大理国。

大理国官员,来自这磨弥部所属的石城郡,来的是郡丞杨克度。

南诏六大姓,郑氏、杨氏、赵氏、董氏、高氏、段氏。

南诏后期,郑氏叛乱,灭南诏,建大长和国。

三十多年前,杨氏举兵,屠郑氏,拥赵姓为国主,改国号大义宁。

十年后,也就是二十多年前,段氏得董氏、高氏相助,灭大义宁国,大理国由此立国。

现今除了郑氏被杀得七七八八基本销声匿迹,其余五大族仍是原南诏现今大理的决定性力量。

不过董氏和赵氏现在渐渐衰败,杨氏和高氏成为庙堂上的主角,其实段氏虽然是皇族,但更像是几大族共同执政,在大理国,皇权根本就没那么至高无上。

而这石城郡丞杨克度,自然便是大理杨氏族人。

现今大理国对贵族大姓及三十七部,实行封建领主制,但又承继南诏,设节度,共有八个,称为“八国”,或“云南八国”。

此外,三十七蛮部区域,有设郡,派贵族为郡官员,钳制各蛮部。

杨克度这个郡丞,是仅次于郡守的次官,其在大理国内的地位,大致相当于齐国一道巡抚副使在齐国内的地位。

他亲自前来谈判,可见大理国对此次冲突,极为重视。

毕竟,大理官员以为要面对的,只是威宁部的蛮部头领而已,边境郡的次官亲自前来,显然是想尽快灭火。

杨克度却没想到,会见到齐人官员。

当看到陆宁的那一刻,再听旁人介绍陆宁身份,杨克度的神色就凝重起来。

小女王和蓝婵,陆宁都没令她俩出现,若不是陆宁亲自来此,杨克度本来也见不到小女王和蓝婵,毕竟,谈判要对等。

陆宁是四品官,大理国没有明确的官员品级,但杨克度属于大理一级行政区域的次官,如果将大理国和齐国看作两个平等的国家,杨克度大体属于正三品官员左右。

不过,便是当年南诏依靠地势那般强盛对抗中原,但中原政权在其面前,有着天然的优越感。

杨克度同样,对陆宁采取了下官面对上官的谦卑姿态。

说起来,当年南诏和前唐的战争,引爆这场战争并使得以后唐长期和南诏处于敌对状态的,起因也是一名唐人官员自高自大心态作祟。

南诏王阁逻凤的父亲本来就是依附前唐才统一了六诏,他也经常要去剑南都护府拜见剑南总督,所以常常路过姚州,和妻子一起见姚州刺史(云南太守)张虔陀时,张虔陀见其王妃美貌,当着夫妻及一众随从的面,直接出言索要,阁逻凤不许,张虔陀便用言语侮辱王妃,后来张虔陀又几次向阁逻凤索要贿赂,憋着一口气的阁逻凤还是没给他。

张虔陀大怒,不但派人去臭骂了阁逻凤一通,还上奏疏诬告阁逻凤许多罪责。

阁逻凤闻讯大怒,随之攻破姚州,杀了张虔陀。

由此,爆发了南诏和唐的天宝战争。

南诏当时服软求和,唐主却不依,概因唐人当时骄纵惯了,自看不上小小西南蛮夷,阁逻凤这才依附吐蕃,由此,展开了三国在西南的角逐,虽然最后吐蕃被耗死,南诏更是兵连祸结,每次冲突,便是胜利也是损失惨重,更曾经被打得大败而特败,但唐在西南用兵,也确实严重消耗了国力。

实则起兵造反,使得前唐和南诏由友好走向决裂的阁逻凤,一直便希望再次依附前唐,还在国门刻碑,记录是不得已而叛唐,说:“我世世代代侍奉唐朝,接受其封赏,后世再次归降于唐朝时,当指着碑以示唐朝使者,让他知道我的反叛不是我的本心。”

可惜的是,前唐国力盛时一直很傲娇,对诸边蛮族,要打得其心服口服才行,到国力衰败时,有心无力,又是另一回事。

加之现在年代久远,从唐中后期的衰落,到后来四分五裂,诸边对唐人的敬畏早就没有。

杨克度虽然语气谦和,以下官对上官一般,心内怎么想,却不知道了。

齐人代唐,又令贵州地归附,最近,又平灭了南汉,降伏了吴越,这些,大理国掌权者自然都得到了信息。

可大理毕竟是承继的南诏领土,易守难攻,现今的齐国,领土比盛唐时,小了太多,甚至江南还未完全平定。

对齐人能不能真正代唐,大理国统治者,自然是观望态度。

但不管怎么说,显然五大家族统治下的大理,比之南诏时期,少了些野性,尊崇中原礼法,多了些温和,在齐国和大理国的两国边境,也不想生事,是以杨克度亲自来,就是想安抚齐国土部,待见到陆宁,就更是客气礼貌,首先便是替磨弥部道歉,又说可令大坡山成为界山,一分为二,或者,双方之民,都可上山。

其实大坡山本来是磨弥部活动范围,不过今年山上多了许多山笋,威宁土民都来采摘,由此爆发了冲突。

听杨克度的话,显然是最大诚意来息事宁人的。

可是,陆宁只能沉着脸道:“大坡山,本就是威宁之地,岂可一分为二?”

有些后悔来见大理官员了,但谈判桌上,当然要为治下之民争取最大利益,强权永远大于公义,既然自己来了,不为威宁部说话,对方提出条件,自己就答应,威宁土民,会怎么看齐人?怎么看待齐官?

“这,文总院,怕你是受了乌撒土蛮的骗吧?!”杨克度苦笑。

“若不允,便请回!”陆宁做了个手势。

杨克度,脸有难色,思忖了好一会儿,点点头:“好吧,大坡山,以后就属威宁。”

立时,对这个彬彬有礼的官员,陆宁好感大减,担心爆发冲突,就这么答应了?

压迫他时心里小小的内疚,也早不翼而飞。

显然一座小小山头,对杨克度来说根本不算什么,治下土蛮在他眼里,更不算什么,只要不在边境惹出事端,便万事大吉。

“嗡”,杨克度身后几个土蛮,立时就变了脸色,各个义愤填膺,吵了起来。

陆宁蹙眉,“你告诉他们,再吵的话,大坡山南的几个山头,也要用来抚恤我治下之民,我威宁部,有两个勇士重伤而死。”其实,磨弥部,好像死伤更多。

杨克度回头,叽里咕噜说了几句什么,看起来,不是转述陆宁语言,应该是用大理国的权势压制他们,那些土蛮头领虽然脸有不平,咬牙忿恨,但也不再吵闹。

陆宁身旁几个威宁土部头人,看起来,还是有些不太满意的,但自然也没多说什么。

陆宁摇摇头,虽说大理地,自己准备纳入领土,但那是以后的事了,现今,能保持和平,还是要保持和平,贵州诸土部,自己也要想法子好生约束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