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长离别 (下)

发布时间: 2020-06-14 22:32:30
字体大小 + - 关灯

新命名的威宁湖,也就是后世的草海,风景之美不必说,这处湿地公园,连天湖泊,碧水湖泊中,又处处有绿草浮岛,各种飞禽嬉戏水面,翱翔天空,更有仙鹤流连其中,简直就是蓬莱仙境一般。

附近的乌撒土民又以飞禽为图腾,并不惊扰这些鸟类,湖面上,也仅仅有零零星星的木筏小舟在捕鱼。

现今陆宁和小女王及蓝婵三人,就划着木筏,在这仙境中游玩。

陆宁亲自划桨,倒是令本来有些别着劲儿的蓝婵,渐渐安静下来,也不朝陆宁偷偷翻白眼了。

陆宁自然明白,说起来,当年两个小丫头都是情窦初开之时,身子给了自己,一颗心也就给了自己,可正因为都是懵懂少女,刚刚将身子托付,正是要和情郎柔情蜜意缠缠绵绵之时,自己却离开了她们,而且,一别就是两年,自己答应很快来看她们的承诺,也根本没有兑现。

两个小丫头,满心期待,慢慢变成失望,只是蓝婵,喜怒形于色罢了。

“蓝婵,你现今可是大将军了,不会心里还想,要吐我唾液这么幼稚吧?”陆宁笑着问。

蓝婵,已经辞去遵义军副统领一职,被小女王授大将军,管理贵州地军事,当然,遵义军统领姜斌,有自己的交代,更明白自己的心意,遵义军,无论如何也是罗殿女王统治贵州地的坚强后盾。

而蓝婵这个长生大将军,是金固部传说里辅助大毕摩的最高军事首领,那长串头衔,翻译成中原语言,就是长生将军的意思。

在蓝婵被授长生大将军的同时,以金固部族人为基础,组建了长生军,当然,名号虽然响亮,实际,还是土团的性质,并不脱产,只在闲时训练,和土团不同的是,其训练比较严格,同时,有齐人一些教官帮助训练,又有齐人,提供部分军械,每日训练前,都要对圣天子画像宣誓,再对罗殿王画像礼拜。

长生军除了金固部选出了近两千名勇壮,又有其他部族征募的勇士,加一起共三千余人,只是其他部族勇士,虽然登记在册,但平日还是在自己部族,只在征召作战时才会从各地奔赴金固城。

当然,真要对外大规模作战,按各部头人誓言,族中男丁都有为罗殿王效命的义务,理论上,整个贵州地诸多土部有近十万男丁,这些男丁,满十五岁以上,七十岁以下,都在征召范围内,而且,贵州地,现今能活过七十岁的,凤毛麟角罢了,所以这种征募,基本就是男性性别,除了男童和幼儿,便都在征召之列。

不过,理论是理论,真遇到需要动员全贵州之地部族力量的战争,怕这些部族头人也早就各怀异心,乖乖听令的应该没几个。

好巧的是,很可能,这威宁土部,应该就是会听从征召的一支,除了金固本部外,威宁部是对罗殿小女王最为忠心的较大土部之一。

原本威宁土部就和金固部交好,也被鬼蛮历代罗殿王欺压的厉害,是小女王登上王位后,威宁部才一跃成了贵州地,西南大部之一。

所以,威宁土部和大理治下的磨弥部爆发冲突,小女王才会尽力遣人排解为威宁土部争取最大利益,又眼见排解难行,就旗帜鲜明的支持威宁土部,又恰逢冬季,便召集各部长生军,来到威宁土寨以武力恫吓磨弥部以及大理国派出的官员。

方才路上听小女王讲述桩桩件件,陆宁也揉鼻子,是啊,小女王不管怎么说,也有鬼蛮血脉,鬼蛮侵略成性又野蛮好战的基因,多多少少,她也被遗传了一些。

蓝婵,就更别说了,骨子里,就是一个战争狂。

金固部说是温和,但看来也是因为本来势力没有坐大,实则,和其他鬼蛮部,真的是大哥别说二哥。

当然,毕竟穷山恶水,便是民再怎么刁横好战,实力也不支撑他们进行大规模扩张,最多,就是和周围土蛮的争斗中,占些便宜罢了。

划着桨,陆宁瞥着蓝婵,在自己眼里,她只是个倔强好斗的小丫头,欺负起来,挺有意思,但别人眼里,她可就未必这么可爱了。

想想也觉得好笑,陆宁不由笑道:“蓝婵,你现今可是大将军了,不会心里还想,要吐我唾液这么幼稚吧?”

“没有!”蓝婵好似硬邦邦的,但比之方才,态度软了许多。

陆宁就笑,顺手拉过她手掌,和旁人不同,蓝婵的手掌很有力,隐隐有茧子,不似她身上,小麦色肌肤,缎子一般光滑,尤其是美臋,挺翘无比,弹性惊人,有一种别样的野性,征伐起来,更舒爽难言。

蓝婵就任由他拉着手,还是忍不住嘀咕了一句,“摸够了中原女子的细皮嫩肉,又来招惹殿下。”

陆宁不禁一笑:“你这话里语病可多了,平儿比中原女子还细皮嫩肉呢,还有啊,你的意思,只是为平儿打抱不平,我若仅仅来招惹你,倒是无妨?”

蓝婵咬了咬嘴唇,“你是天可汗,天下女子,你招惹谁,谁敢违抗你了?”

陆宁咳嗽一声,“天可汗什么的,现在还算不上吧,我倒是,正努力呢!”

蓝婵便沉默,小女王轻声说:“阿爹能再来鬼蛮地,儿可没想到呢,还以为上次一别,和阿爹再无相见之日,能再见到阿爹,儿可开心的很,蓝婵这丫头,也是开心,只是,相见时难别亦难,那句中原诗歌,是这么说的吧?”

陆宁微怔,随之明白,上次别离,这小丫头,其实已经做了今生再不能相见的打算。

毕竟,中原皇帝,来西南蛮地一次也就算了,还能再来?

自己来,她俩心下其实并不是不开心,但是,想到很快自己就会离开,那种离别后的相思滋味,才是她俩现今情绪不高的原因。

想想,自己也许真不该再来招惹她俩,懵懂少女,被自己夺了身子,加之自己特殊身份,更统领千军万马厮杀,救助她们全族,真是满足了一切少女对心目中完美情郎的幻想,也令她俩一颗心都在自己身上。

但偏偏,自己就这么走了。

现今来,过不些日子,又会离开,下次再会,可就真不知道要几年后还是遥遥无期了。

如果自己不来这一趟,随着时间推移,两人渐渐情淡,也许都能再找到合适的人成亲,幸福生活,但偏偏,自己又出现在两人面前搅动她们的心扉。

“也许,等这贵州地真正平定,如果你们愿意,都可以去汴京。”陆宁说这话时,心中微觉无力,便是自己构想中,要达到派出流官治理此地,怕也要小女王配合自己,在此地经营个十几年甚至数十年,来潜移默化呢。

小女王和蓝婵,却都是眼睛一亮,对视一眼,好似都在憧憬什么。

陆宁立时觉得罪孽深重,感觉在欺骗两个小丫头感情一般,骗人家,让人家为自己卖命又干劲十足。

唉,看吧看吧,也许过得几年,事情就有什么其他转机呢。

也只能这样想,减轻自己的内疚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