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长离别 (上)

A+ A- 关灯

在武峨镇又逗留了数日后,陆宁启程奔赴西北贵州地,同时,完颜小花及女卫们,护送花蕊夫人及三名内记室北归。

十余日后,陆宁到了石门江畔的乌撒部的威宁土寨,后世来说,就是贵州六盘水西北的威宁县附近,现今被命名为威宁寨,看似内阁中枢的定名,但其中,自然是陆宁对后世,或者说对前生的一些念想作祟,多少还是希望用旧称。

能将贵州地一些土民大部命名,也得益于贵州罗殿诸部女王陆贵平献出了舆图,甚至,也开始统计各部户数,造为“黄册”,准备献入汴京,当然,这就是个大工程了,阻力也不小。

至于贵州舆图,绘画很是简单,大体标记了一些主要部族的地点,很粗糙,不过其意义极为重大。

这是中原政权,第一次真正在贵州全境有了真正的统治基础,这点令陆宁很振奋,因为全宋一代,看似后世画地图将贵州地划入宋代疆域,实则宋在贵州地的统治力,基本等于零,除了任命本地头人做矩州刺史,再无其他,莫说征税募兵之类,便是贵州地诸蛮部到底是什么状态,庙堂上也根本没人能搞清楚。

来威宁土寨,陆宁也没用什么向导,虽然前世在国内执行任务不多,但境内地图,精确到县,烂熟于胸。

当然,道路实在难行,从邕州到威宁,说是不远,那是从中原到本地距离来说,实际上,邕州到威宁,也有千余里,以陆宁脚力,也走了十来日,而且,累得到了威宁,就睡了一天一夜。

威宁土寨知寨陆大兴,是本地乌撒土民的首领,一个黑黝黝的干瘦老头,威宁附近的乌撒部,临江靠水,耕田、畜牧、行渔,生活倒还不错,哪怕到了后世,本地常住人口超过百万,也是挺适合安居之地了。

贵州各土部,在这一年多时间里,小女王任命了许多知寨、村正,当然,这些知寨、村正本来就是当地土民头人,现在不过换了个中原的新称呼而已。

倒是一些原本没有中原姓氏的头人,有人就改了陆姓,虽说可能并不是以此为荣,而是一种潜意识心理里保护自己家族权势的措施,但至少,可见齐人对贵州地的影响力,与日俱增。

这干瘪老头陆大兴就是如此,听他自报家门时,陆宁很有些无奈。

不过,这威宁土寨邻近大理,大理国皇帝段氏一族,自称中原后裔,且以此为荣,拥护段家的大族,也都是中原姓氏,其三十七大部及诸多小部,很多世袭头人,也都是中原姓氏中原名字,一些是本来就是中原移民后裔,一些则是后来自己加的姓氏,总之,大理国虽然制度和现今中原不同,是真正的领主封建制,但也是源自中原早期体制,而且贵族阶层对中原文化很是尊崇,使得其各个土部也深受影响。

威宁土寨邻近大理,土民们生活习俗又是农耕渔业等等,这陆大兴现今改中原姓氏,倒是顺理成章一般。

来到威宁土寨外,陆宁自报家门,有懂中原话的土人请来陆大兴,陆大兴虽然疑虑,但也为这位自称总院的齐人安排了土屋休息,又遣人送报罗殿王,因为罗殿王殿下和长生大将军领着长生军就驻扎在附近。

……

陆宁睡了一天一夜,毕竟千余里,连续的奔跑,大多数时候在高原山丘密林之间,只用了十来天时间,便是铁人也禁受不住。

睁开眼睛,眼前丽人,如梦如幻,肌肤赛雪,高挺的鼻梁,五官精致无比,深邃美眸隐隐闪淡金之色,后世只有美瞳才可见,但美瞳,又没有这么自然了,更没有这种异样的高贵魅惑,

华贵的钿钗礼衣,是齐国宫廷特意为这西南女王量身定做的,钗有九钿,按照唐制,乃是一品命妇的尊崇,九钿,凤冠上七彩宝石耀目,其礼衣,中原服装略作改进,以适合西南高原之地,基本上,类似工艺极为繁复的华丽襦裙加内里衬裤,束胸高高,明显包裹着两个雪白球形,使得小女王,越发高贵,更有了那种成熟美姬的气质。

“陛下,你醒啦!”小女王声音却未改,还是那般娇嫩动听,不过,中原话却是流利多了,虽然还是略有些生硬的腔调,但异域风情,却反而更好听一些。

在她身后,蓝婵还是以前那般,女猎手装扮,不过,猎手装由绿色亚麻布,变成了绿甲,漆成深绿色的铁甲,裹住她柔美足踝、雪白膝盖、纤腰和臋部、以及胸部、肘部、手腕、脖颈等等,战斗时,更有头盔面甲,使得她要害被防护之余,不但灵动,又能散热,但也使得她整个人,越发好似游戏里才有的那种性感漂亮身材热辣的异族女战士、女统帅。

看着她俩,陆宁微微一笑,坐起身。

小女王和蓝婵,就都跪下见礼,陆宁忙将小女王搀起,笑道:“我谕旨里都说了,你可是有上殿不跪的特权。”

拉她粉臂让她起身,看着这小丫头已经渐渐蜕变为女王范儿,陆宁心里长长叹口气,这一别,都两年了,两年时间,说长不长,说短可也不短,可能会经历很多很多事,不知道,她和蓝婵,都经历了什么,人,变没变?

都说小别胜新婚,但分别时间太长,不管怎么说,好像,也会显得生疏,尤其是现今,没有手机,可以每天电话煲,最多,也就是书信往来,而且,几个月,才通一次信。

果然,小女王好似就已经不太适应被陆宁抓到胳膊,轻轻低头,用一种很巧妙的方式将胳膊从陆宁手中挣脱。

陆宁挥挥手,其实,现今就是小女王在贵州有了看中的人要成亲,只要不影响自己对贵州地的长期规划,那自己也只能祝福她,而没什么立场有异议。

当然,说是这么说,如果真有这么一天,自己到底怎么反应就不知道了,会不会勃然大怒不顾天下大事而再次在贵州兴兵?

没有事到临头,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毕竟人的思维,是很善变的,明明想的很好,但事情真到了自己头上,会是什么反应,只有天知道。

挥挥手:“先不说别的,今天我们找个地方去游玩一番,你们两个,再将近来的事,和我好好说说。”

看了小女王一眼,陆宁笑笑:“换身轻便点的衣衫。”

小女王,轻轻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