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二章 喝茶

发布时间: 2020-06-13 01:28:32
A+ A- 关灯 听书

“还有呢?”林润追问道。

“同时又让他们尽量劝自己里中的年轻人,不要跟着闹事、赶紧回家待着。为了让他们用心,下官让下面人放言,将以‘连坐法’处置在趁机打砸抢的不法之徒。”

“唔。也算釜底抽薪、软硬兼施了。”林润又点了下头。这些法子都不能说不对,但还不足以解决问题。

“另外。下官又征调了一万民壮,在西山岛加紧操练,以备事态不可收拾时,强行进城平乱。”

蔡知府说这话时,脸上写满一位四品大员的果决。这是为了让林中丞看到他的峥嵘。

“哦?”林润吃了一惊,旋即想到岛上的一万多工人,不禁暗骂这厮脸皮真厚。明明都是江南公司雇来干活的昆山老百姓,怎么就成了知府征调的民壮?

“不过不到最后关头,不该对市民使用武力,哪怕是民壮也不该动用。”蔡知府此时与昨日判若两人,完全就是一位有手段、有原则、有底线的大明好知府。

只听他话锋一转,打出自己的底牌道:

“在对此次骚乱的调查中,下官发现根本原因是市场环境出现巨变,原本热销的丝绸一下子滞销起来。丝绸商们的仓库里囤满了卖不掉的丝绸,自然无法下订单给织户。”

“织户只好纷纷停工,让长期雇佣的织工们回家待着……”蔡知府昨晚已经详细问过缘由,此时复述起来自然如同亲见。浑不像那些一问三不知,何不食肉糜的无能官员。

他用那低沉而包含怜悯的声音,将闹事的市民描述成衣食无着的失业织工。把他们全家嗷嗷待哺的惨状,描述的淋漓尽致,催人泪下。

然后蔡知府方长叹一声道:“这些织工身无恒产,一家老小全靠做工养活。失去了工作,全家就要饿死。没有关注到他们的困难,下官这个知府实在太失职了。”

“说过了,现在不是问责的时候。”林润一挥手,沉声问道:“你既然认识到症结所在,可有为织工们纾困的法子?”

“回中丞,很简单,只消让织机重新转起来。”蔡国熙便抬起头,双目炯炯道:“日夜盼着复工的织工,自然会赶紧回到工场中。余下还在街上闹事的,就是存心作乱的不法之徒了,对他们绝不留情!”

“说得好。”林润赞一句,心说但还是废话。

“那么如何让织机转起来呢?蔡知府可有妙招。”这才是关键所在。

“回中丞。下官为洞庭商会和江南公司牵线搭桥,希望由后者来购买前者的绸缎。”蔡国熙厚着脸皮答道。

他身后的杨丞麟和张德夫都听傻了,没想到一夜之间,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

江南公司居然出手,给苏州的丝织业托底了!

林润同样吃了一惊。

他其实也想过,问问江南公司能不能帮帮忙。

但林中丞的道德底线远高于一般官员,做不到一边怀疑江南公司,一边还要求着人家帮忙纾困。

何况江南公司是制水泥、搞基建的,跟丝绸生意完全不搭界啊。

他盯着蔡国熙问道:“那江南公司怎么答复的?”

蔡国熙被林润那双火眼金睛看的额头沁汗。他在官袍上擦擦手心的油汗,从袖中掏出一张劄子,双手奉上道:

“下官已经和江南公司进行了数轮磋商,今早拿出了初步方案,还请中丞定夺。”

他当然不会告诉林润,这磋商也是今早才开始的。

抓到救命稻草的蔡知府,一口就答应了江南公司提出的条件。

但是光他答应没用,林润不点头,一样还是白搭。

~~

林润逐字逐句的看完了那份短短的协议,然后陷入了长久的思考。

西风吹拂着太湖湖面。入秋以来,水位低了很多,胥江口露出了大片的滩涂。

有去南方过冬的大片水鸟,在河滩上叽叽喳喳的觅食。稍有风吹草动,便成群结队的飞起。

蔡国熙却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他承认,江南公司的要求有那么一点点过分。

但比起他们承诺做到的事情,那点儿要求简直微不足道!

可林中丞性格刚强,从不妥协,不知道他能不能转过这个弯儿来。

蔡知府也只能默默等候,大气不敢喘一声。

良久林润终于抬起头,问蔡国熙道:“赵昊在哪里?”

话音未落,就见一艘漂亮的白色帆船映入了他的眼帘。

甲板上,赵公子戴着他标志性的墨镜,惬意的坐在张铺了蓝格子桌布的餐桌旁。

餐桌另一旁,坐着个穿淡绿鸡心领褙子,白绸竹叶立领中衣的冰雪少女。

正是刚刚从崇明赶回来的江雪迎。

“中丞大人过来喝茶啊。”坐在圈椅上的赵公子站起来,笑着招呼林润一声。

~~

科学号上,一身米黄兰花刺绣圆领袍,白底绣花马面裙的马秘书,为前来造访的林中丞上茶。

林润接过粉青釉的茶盏抿了一口,打量一眼圆桌上的全套南宋官窑茶具,还有纯银的三层点心架子。

不禁调笑赵昊一句道:“上次在昆山,记得你还挺简朴的。”

“家父是昆山父母官,我当然要收敛一些了。”赵公子手握着象牙扇柄的折扇,道不尽的意态潇洒道:“离了昆山,就没必要再苛待自己了吧。”

“哈哈哈,也是。”林润不禁失笑道:“人家都是靠老子搜刮民脂民膏,你却倒过来为昆山砸钱。要是再不过的奢侈点儿,我都要怀疑你图谋不轨了。”

“哈哈哈!中丞大可放心,我很快就要成穷光蛋了。”赵昊何等精明,焉能听不出这话里的敲打之意?

他刷得展开手中折扇,洒金扇面上赫然写着‘助人乃快乐之本’七个大字。

还是去崇明用的那一把。

看得林润瞳孔一缩。他借着吹了下茶盏中的浮沫,苦笑着摇了摇头。

林中丞知道赵昊是在提醒自己,他将为苏州付出多大的牺牲。

高手过招,从来不会面红耳赤。皮里阳秋间,便已将各自的意思传达给了对方。

ps.第二更,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