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1623

发布时间: 2020-06-12 21:44:02
A+ A- 关灯 听书

他很珍惜眼前的一切,他也相信只要跟着国公干,他能拥有的会越来越多。杨凌、成绮韵就是他的衣食父母,谁敢动他们,那就是和他席老爷过不去,就是砸他的饭碗、毁他的前程,他手中的刀就会毫不犹豫地砍下去。

一夜只有两个班,还得一个半时辰才能换班休息。席斌抬头望望天边皎洁的明月。攥紧了被捂得发热的刀柄,继续不知疲倦地游走起来。

“站住!什么人?妄动者,杀!”随着席斌一声低斥,他手中的长刀已呛然出鞘,挥映出满天星光,带着一团杀气卷向那个鬼鬼祟祟的身影。

与此同时,他身后的一个小队全都猛扑过去,两个人挥刀,同他形成了品字狙杀阵形,另外六人错分左右,堵住了那人逃逸的任何一个方向。

“啊!别!别放箭,我!是我!”

杨凌大逞神威,把热情如火的阿德妮熬成了一团烂泥,终于放心不下那个既刚强如山、又楚楚如水的崔莺儿,于是蹑手蹑脚地跑了出来。他提着袍子正小心翼翼地摸向红娘子的睡房,席斌这一声吼。把他吓得一哆嗦,当即站在了那儿。

席斌刀下倒有分寸,钢刀加颈,却未伤分毫,他这时才定睛细看,这一看立时吓出一身冷汗。席斌连忙挪开刀子。惶然道:“国公爷,您……您这是……?”

“我……啊……刚到这儿,睡不习惯,想想这儿又没个城池围墙什么的,不放心。出来……咳咳,巡视一番”。

灯笼挑过来了。国公爷这模样……,长发简束于脑后,身上穿着小衣,怀里抱着衣裳,脚下趿着一双靴子,脸上还有隐隐的汗痕……

席斌尴尬地道:“国公爷尽管放心,有属下等守在外边,那是万无一失的。呃,属下去那边巡视一番,国公爷就请安心休息吧”。

“好,好!辛苦你们了”。

“不辛苦,不辛苦!”席斌一边说,一边提着刀头也不回地溜走了。

杨凌左右看看,连忙一溜儿小跑冲到红娘子帐前,一挑门帘儿溜了进去。帐中没有点灯,但是那一角窗子却不知什么时候掀开了来,透进一柱月华。

杨凌低声道:“莺儿,莺儿,睡了么?”

帐子里没有一点声息,杨凌笑笑,静静地在门口站了一会儿,渐渐适应了帐中的明暗,便向着那帐中的床榻走去。

轻轻在床边坐下,伸手一摸,正是莺儿圆润的肩头,那肩头一抖,便将他的手甩脱了。

杨凌赫赫地笑起来,笑完了大剌剌地把鞋一踢,光着脚儿上了床,床上地美人儿一被他挨近了,便恨恨地一拱,却不知是否无意,身子便向里挪了那么一角,给他腾出了地方。

“啪!”丰臀上挨了一记,杨凌笑嘻嘻地道:“喛,这么晚不睡觉干吗呢?还生我气?”

崔莺儿背对着他没有吱声,过了阵儿却传来一阵低低的啜泣声。

杨凌心疼地贴近了去,伸手抚她的脸儿,却触及枕上湿了一片,人家这一晚也不知暗暗落了多少泪了。

杨凌柔声道:“傻丫头,知道我为什么那么声色俱厉地训斥你,而且还狠起心来让你伤心这么久么?”

崔莺儿止了哭泣,却不言语。

杨凌叹息一声,低低地道:“因为我怕,真的怕啊!”

悠悠的一叹之后,便再无了声音,只有两人前胸后背因为呼吸做着轻轻的接触。

过了一阵儿,莺儿见他始终不再说话,有点忍不住了,带着鼻音儿低声道:“你怕什么?”

杨凌心中暗笑,声音却更加温柔,腻得自己直起鸡皮疙瘩:“怕你出事,战场厮杀,一个不慎便是万劫不复。我怕你部署失误,朝廷大计就此夭折,你和何时方能聚首?我怕弃仇从此没有了母亲,我怕……”。

他的手温柔地替崔莺儿拭去脸上的泪珠:“怕我的小莺儿从此离开了我,天人永隔,再难相见。那么的训斥你,又狠下心来让你用一晚地时间来好好想我的话,就是要让你刻骨铭心地把它记住。你必须得好好体会这番话。战场上一个错误的决定,就是神勇如关公,也可以走麦城。我宁可让你哭泣、让你恼我,也不要失去了你……”。

啧啧,可怜英雄盖世的红娘子,什么功夫都不怕,就是没经历过这种含情脉脉的肉麻功,那一颗心忽然间就舒坦了许多。杨凌的手再伸过去,那身子也就软软的任他扳了过来,稍做抵抗就让他揽在了胸前。

“那你……你不会私下里跟我说呀,你当着她们。让人家怎么下台?”似嗔似怨,还带着点撒娇的味道。

杨凌嘿嘿地笑了:“私下说,我怕你印象不深。”

“嗳,别生气了,其实也是借此说给她们俩个听嘛。你们三个啊,没有一个省油的灯。我今天不这样,只要一离了我的眼皮底下,翻江倒海的事儿都敢做,生死攸关的时刻,捅出点漏子怎么办?我这样,她们两个才会听在耳朵里,认真记心里嘛!”

崔莺儿一听那刚刚消下去的火儿又起来了,她**地道:“好呀你,你这是杀鸡给猴看,拿我崔莺儿立威呢是不是?”

“你离我远点,别碰我!”

“人家不喜欢你碰我。你怎么没脸没皮的?”

“咳,我给自己的女人要什么脸皮?”

“谁跟我说的?从现在起,我就得把自己当成白衣大盗杨英,得让自己也信了才骗得住人?我现在就是白衣大盗、大元北英王杨英,男人你也要?”

“要!”杨凌笑得很邪兴,估计如果有灯,那脸上的表情也很欠揍:“如果男人长得象你这样美,身材这么好,那我就要”。

“你……无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