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1612

发布时间: 2020-06-12 21:43:30
A+ A- 关灯 听书

宴会之后,已是近暮时分了。杨凌很久没有喝得这么爽快,这两日在卫所等候成绮韵的消息,应该没有什么事,再加上一路奔波,也真是有些乏了。这一顿酒宴下来,和那些酒量甚大的悍将们举杯痛饮,醺醺然热血沸腾,又在散发着松木清香原味的粗陋木桶中沐浴一番,真个是舒爽非常。

晚风习习,草起绿浪。杨凌一袭轻袍,俊脸微红、脚下发虚地在城墙上散步。城外的护城河壕沟里长满了茂密的水草,长得几于地平,壕沟窄而浅,城池也真的不高,大约只有两丈,但是远近实在没有一幢建筑物,仍然可以纵目望至极远。极远处,仍是一片连天绿浪。

这片未曾开发的土地,蕴藏着丰富的矿藏,地面是大片的沃土和森林,对于未来的大明来说,至关重要。而现在,只是派驻了一些兵马守在这里,仅仅代表着那是一副国土的象征意义,没有人意识到它蕴藏着多么丰富的宝藏。

朝廷根本没有意识到这片所谓的荒芜之地除了政治和军事以外的重要意义。每年,向朝廷供奉几匹马、几只海冬青,几株千年老参,就是这片土地上的臣民所尽的义务、所缴的税赋。

目前,伯颜的危机要解决。然而伯颜解决了还有火筛、还有亦不剌、还有朵颜三卫,还有……现在仍然如同一盘散沙,没有哪一股势力把他们放在眼里的女真……

那可能是几年后的事、几十年上百年后的事,如果不能从根本上解决这种对立、不能遏制这种异族势力的发展,那么谁能保证不会出现第二个伯颜,甚至第二个铁木真、出现……本该出现的努尔哈赤?

“民族,不过是历史上,因地域聚居所形成的文化、习俗、信仰、理念等等不同的群体。大海不会沾沾自喜于它是多少条江河组成的。这些江河如果始终泾渭分明,保持各自的特色,也成不了大海。族群众多还有意识地划分、保持这种不同,那是为了追思过去而放弃未来,最终的世界,应该是融合。

威之以武,同之以利,化之以文,融之以族。只有如此,才能彻底消弥隐患。威之以武、同之以利,目前正在做,下一步关内重点发展经济,军事上就要重点关注辽东。加强互市、通商交易,就能潜移默化的加强各民族之间的联系。

化之以文,杨慎正在作。他正在搜集诸多典藉文化,并且联系了一批文人,希望能够以书藉、戏剧、歌曲等各种形式,把中原文化和理念在这些游牧部族中传播开来。

融之以族,也是一项长久之计。当同之以利加强的联系、化之以文加深了理解、那么融合杂居、异族嫁娶从人们的观念上也就能够接受了,移民到东北来的数十万汉人,将在那时和当地各个族群的百姓逐渐融合,直至形同一体。”

然而要实现这些事情,不让它半途而废,需要一个稳定的环境,那么就必须得消灭伯颜、火筛、亦不剌等等野心家,削弱这些族群的分离力量,增强它们的归属感、认同感。否则朝廷一旦势弱,各族异心便起,周而复始,战乱将无穷无尽。

“一个民族的英雄,往往会成为另一个民族的恶魔。如果一定要付出血的代价,才能换来和平的永恒,那么,就让我杨凌,来充当这恶魔的角色吧”。

酒后的杨砍头,瞧着晚风吹拂,低低俯首的无边绿草,发出了一句邪恶的豪言壮语。

他吐出一口酒气,在几个贴身侍卫的陪同下,醺醺然地走向营帐去了。就在此时,地平线上,数百名骁勇的骑士,护侍着一辆蒙古王公式的垂缨豪华马车,正向兀者卫急驰而来。

车帘上的铜铃叮当作响,就如车中佳人的那颗芳心,急促而又充满了喜悦。残阳如血,草原起伏,成绮韵还没有看到兀者卫的城廓,但是那颗心,却已经飞进了兀者城,飞到了杨凌的身边。

********

PS:要到11000了,上帝,继续伸出你的手,点下去:“推荐月票”^_^

第451章不拘小节

【年底一堆!一堆!!通知、文件、报表、会议,已经不仅仅是消耗时间了,简直把人的耐性全折磨光了,心情极为恶劣!这几天思维很难沉浸到情节里,所以码的慢了,抱歉~】

喝一杯淡绿色的清茶,杨凌悠悠然地进了卧室,脱了外衫,只着小衣倒在榻上。

这是一铺火炕,上边铺的褥子不软不硬,躺上去正解乏,杨凌舒坦地伸了个懒腰,拉过一床薄被横搭在腰间,阖起了朦胧的双眼。

山珍、醇酒,英雄尽欢;沐浴、散步,香茗一杯。然后再躺在床上,何等惬意?被褥虽是棉布的,却干净、干燥,似乎还带着阳光的暖意。只少了一个女人,一个香肌玉股、温柔美丽的女人,否则更该是天堂一般的生活了。

太阳消失在地平线上了,天际还留有一抹晕红,数百骠悍的骑士披着一抹晚霞的残红,簇拥着一辆蒙古贵族式的豪华马车驶到了兀者卫的辕门前。

车队停在兀者卫的辕门前,过了片刻,似乎与城上守门官军出示了通行的令符,彼此对答已毕,辕门打开了。车马辘辘,一行人下了马,牵着马匹慢慢走进了大营。军营之中照例是不准驰马的,尽管很多地方卫所的将领并不遵守这条军纪,但纪律森严的边军不同。

在最后一句骑士入城之后,古老的辕门吱吱呀呀地又合拢了来。“呯”地一声,闭住了天边最后一抹余晖……

一个眉目婉然、娇嫣如画的女子跪坐在杨凌身边,侧着头,让开一偻烛光,静静地欣赏着他的睡姿。灯光把她的娇躯裁出一道优美的剪影。她穿着柔软贴身的罗裳,痴痴地凝视着杨凌,目光中流出一丝恬静、一丝温柔,还有一丝宠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