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1594

发布时间: 2020-06-12 21:42:35
A+ A- 关灯 听书

符宝的气质与几位公主不同,但是若说美丽胜过她们那也不见得,但是她是从不打扮的人,沐浴之后突然身着艳丽的衣裙,稍作打扮,不免产生惊艳之感。

符宝很不自在,令她不自在的不只是太女性化的衣衫和别人惊艳的目光,还有香粉。金陵拘霞坊的上等香粉,要不是她总觉得身上还有臭味儿,那是绝对不会用的。香粉扑在肌肤上舒爽溜滑,散发出一股淡淡清幽的芳草香气。

符宝嗅到自己身上的香味儿就更加的不自在起来,好象被人闻到就会受人笑话似的。可是这套衣服、简洁的首饰和香粉的味道,显然和她十分的相配,一位皇妃、三位公主皆是赞不绝口。

从小到大不曾被人当成女孩子夸奖过的符宝又羞又窘,又有种莫名的满足和喜悦,几乎已被她完全淡漠了的女孩儿家天性,在心里慢慢苏醒了。

“呵呵,随手捡选的,嗯……看来还合身儿”,杨凌站起身来自得地一笑。张符宝情不自禁地报以嫣然一笑,笑容刚刚绽开,她就立刻收敛了:以前从来都没有这么笑过,这么笑真的感觉好奇怪,尤其是笑给他看。

符宝没有在众人的目光中坚持下去的勇气了,忙有些忸怩地说道:“我……好象还不太妥当,我再回去整理一下”。

符宝说完,忙一溜烟儿地逃回了内室,惹得永福等人窃笑不已。

匆匆奔进内室掩上了房门,张符宝靠在门上呼呼地喘气,手按在心口儿上,心口里怦怦地跳着。

“我这样穿衣打扮,真的很漂亮么?”明明羞的很,这个念头还是不自禁地浮上心头。

贴身的小衣是精棉的,柔软、贴身、吸汗,外裳是真丝的,柔滑、透气,高贵。

“那个家伙还真会挑衣裳呢,不但正配我,连尺寸都恰到好处”,张符宝情不自禁地想到:“贴身的小衣、小裤……都是他亲手挑选的,他……他都摸过了的?”

一想到这儿,张符宝就觉得身上象是有一只大手正轻轻地滑过,胸口呀、大腿呀,连屁股蛋子上都浮起了一颗颗小粒粒……

春心萌动的符宝儿走到浴桶边,向水面探头审视自己的容颜。一朵桃花跃然水面,仔细地端详……端详……,那弯弯的柳眉、那朦胧的眼波、那挺直的鼻子……。

明眸皓齿,眉笼轻烟,淡淡如画。一向懒梳妆细打扮,甚至连镜子都不怎么照的宝儿心慌慌地发现,自己那眉眼气色,分明就是红鸾星动的面相,小符宝呆住了。

水中的美人儿在水波荡漾中摇曳着,容颜微微的波动,犹如另一个她,正在水中笑吟吟地看着……她!

*******

张多重正对杨凌和正德说出他要请求帮忙的事情。原来张多重平时有空闲就喜欢写些折子戏拿去勾栏让戏子们演唱,有些曲目经过完善拿出去演给大众看甚受欢迎,所以他现在已成了一家戏班子特聘的编剧。

当时江南领风气之先,一些戏班子已经有了女戏子,当然,最初这些人大多是戏子的妻子,耳濡目染见识得多了,有时应应急、救个场儿,渐渐的也就正式登台了。

张多重受聘地那家勾栏叫“天生秀”,内里有个女戏子叫小春宴,生得花容月貌,妖娆不凡。她本是戏班子里一个绰号“假不颠”的名丑角的老婆。

这人身虽不高、容貌虽丑,却是一身本身,尤其演些疯疯傻傻、插科打诨的人物最是出色,是戏班子里的台柱子,男人只要有本事,哪怕你是个三寸丁呢,要娶个漂亮媳妇儿有何难处?

那时戏班子唱戏,不是事先安排好曲目,而是随着客人现点现唱,有一次痴不颠在后台和几位朋友喝了顿小酒,正高兴的功夫,前边让他上台演一出武戏。痴不颠喝得有点高了,便向班主推辞,可当时点唱的却是地方上的权势人物,再加上一帮流氓地痞起哄,班主也是无奈。

痴不颠受逼不过,只得上台唱戏,结果在演一出四张椅子搭起来的高架上翻身后跃时,头脑一晕,后脊梁抢在双脚之前落地了,这一下就摔吐了血,抢回去一查脊梁也摔折了,成了废人。

那小春宴若是寻常人家女子,守着这样丈夫也只能以泪洗面,关门渡日了。可她毕竟是需要经常排练、登台的。来来往往接触男人的机会多着呢,她又是年轻貌美极惹人怜的女子,怎会没人惦记着?

过了一年光景,她就成了戏班子里一个专唱小生的戏子朱成碧的相好,两人台上眉来眼去、台下双宿双飞,就只瞒着瘫在床上的假痴不颠,不要说戏班子里,就连许多常来看戏的人都知道了,有时看到二人同台演出,就在台下开些荤腔玩笑,二人也不在意。

假痴不颠在后台岂会真的听不到一点风声,可他现在这副模样,全靠小春宴养着他,连地都下不了。整天只能半卧在榻上,还能如何?只能有泪往肚子里流了。

正德听到这儿已经猜出几分,他把眉一挑,怒道:“莫非这对奸夫氵㸒夫嫌那傻不傻的什么颠碍眼,居然设计害死了他?”

张多重叹道:“过了两个月,这假痴不颠的确是暴毙身亡了,他活着虽是个废物,人人嫌他碍眼。可是死了总是一条命啊,人又死得蹊跷,班主哪敢瞒着,这就报了官了。要说嫌疑,还有人比小春宴和朱成碧更可疑的么?这两个人就给收了监了”。

正德哼了一声道:“这样狗男女还不该杀么?先生要托我们何事?莫非官府难道收了贿赂,循礼枉法放纵了他们?你放心,我还真认得几个官儿,一定告诉他们细细查办!”

张多重一呆,苦笑道:“公子误会了,说起来,这朱成碧、小春宴还有那假痴不颠,老朽都是熟识的,穷人家苦日子,本来过着就不易,假痴没摔死,小春宴又改不得嫁,每日还要侍候他,要我说,也算尽了情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