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1589

发布时间: 2020-06-12 21:42:18
A+ A- 关灯 听书

正德刚想说既然百姓出版毫无头序,有伤风化,那就予以禁止便是。忽地瞟见杨凌唇边笑意,心里不由翻了个个儿:“莫非杨卿有何独到见解?”

他又想起自己方才所思:身居上位者,当时时在意、处处小心,尤其治国柄政万万不可马虎大意的想法来,正德变得慎重了,他仔细地思考了半天,才微微颔首道:“唔,朕知道了,百姓既然因商务需要推出了这些东西,总有它存在的价值,不可一味禁止因噎废食,官府可以出面疏导。

这样吧,如果一些事涉风化、触及律法的东西,还当以禁、罚、惩等方式予以管制,寻常民俗民情、乡间俚闻,尽可由其登载。你回头把详细情形逞报上来,有何建议一并报来,回京后朕召集官员予以研讨制定一部相关律法予以约束便是。”

“是!”严嵩欠了欠屁股,拱手说道。

正德颔首微笑道:“好,朕要在杭州停留几日,到了这天堂圣地,总要到处走走的,景德镇、龙井茶园、桑山稻田朕都是要去看看的。这三天,朕先欣赏一下杭州风景,西湖、灵隐寺、虎跑泉、钱塘江六和塔,朕是久闻大名啦”。

这些事情严嵩早已做好种种准备。是以只是欠身一礼道:“是,臣回去便安排一下”。

正德一摆手道:“景德镇、龙井园和桑山稻田察看农耕这些事你来安排,游山逛景就不必了,随从如云便失了野游之趣。朕自去微服一游、与民同乐”。

严嵩一听唬了一跳,忙道:“皇上,万万不可,臣不敢有瞒皇上,杭州人口,再加上内外经商,各国、各地商贾如云,因之无赖宵小诈骗窃物之事屡有发生,却是严惩不绝,臣为之大为头疼,皇上是万乘之尊,岂可轻涉民间?”

这种事北京城也有的是,但凡豪华都市这种事总是层出不穷的,阴暗总是伴随着光明出现,最肥沃的土地也最容易滋生虫患,正德不以为然地笑道:“宵小之徒怕些甚么?朕虽说要微服出游,身边总有大内侍卫伴随的,再说朕去的地方都是热闹繁华之地,无赖地痞也当有所顾忌”。

严嵩无奈,只是暗暗决定通知通判、巡检、民壮,所有治安衙门加强治理,免得搅了皇上游兴罢了。

目注严嵩离去的背影,正德皇帝微微颔首,对杨凌道:“杨卿,此人颇具才干,才堪大用!”

“是,皇上慧眼识人!”杨凌潇洒一笑。

昔年对严嵩的担心和忌惮,现在已从杨凌心中烟消云散。他不再担心严嵩一旦位具高位如何了。严嵩没有变,从他的了解里,这个人还是不好女色但贪恋权力,但是谁的一生没有一点追求?那些千古名臣难道都是淡漠名利的山野隐士么?

人的野心是随着权力的扩张和周围的环境而逐渐改变的,如今已经不同于往日了,一个不同的君王、一个不同的朝廷、一个不同的大明,一个日新月异发生着剧变的大明,也将造就一个不同的严嵩!

更重要的是来自自信,如果自信能够稳稳地一剑书城驾驭住一匹千里马,那为什么不让他日行千里?

杨凌微笑着看了严嵩离去的背影一眼,前世的一切只能做为一个借鉴,而不能做为一个量尺来衡量历史上的一切了。杨凌,真正地融入了这个世界,这个世界,真正的因为他而发生了改变,它将不会再重复杨凌记忆中的一切。

未来,即使是杨凌这个来自五百年后的人,也无法揣测的未来。

********

第二日,正德要和唐一仙、诸位公主们同游杭州,第一站自然是久享盛名的西湖。大队人马还未出门,拉马里奥大主教和拉蒙德侯爵便兴冲冲地赶了来,原来他们已经相中了驻商局建筑地点,并且把两国贸易的详细合同也修订完毕,巴巴地赶来请求皇帝陛下签署。

杨凌将条文细细看了一遍,又要通事看了一遍,条文以中匍两国文字书写,这些使者倒还规矩,各项条文循规蹈矩,并无不妥之处,正德皇帝也是个性情爽快的人,当即用印签署,并行文北京,令内阁立即颁布天下。

拉马里奥大主教请了正德皇帝亲笔签署用印的官方函文,立即兴冲冲地告辞离去了。他要在羊坝头建筑驻商局和附属的大教堂、仓库房、医舍和学校,将移居过来至少一百户人家,在这个带领世界迎风破浪驶向未来的巨舰上从此占据一席之地。

羊坝头,两百多年前。回民阿老丁在此建筑凤凰寺,成为中国伊斯兰教四大古寺之一,看来拉马里奥大主教是要在此发展争夺信民了。

他甚至想请示教皇,亲自来到这个人间天堂担任教会在东方的红衣大主教。他兴冲冲的离去了,旁边是眼红红的巴蒙德伯爵,他无法抛弃自己的领地,跑到这么遥远的东方来,这让他很是嫉妒拉马里奥大主教的幸运。

不过他也在这里买了一块地,他准备回去就游说他那个破落了的同族兄弟带着他那两个英俊的侄儿和三个美丽的侄女来到这个最美丽富饶,而且充满生机的地方定居,相信他的家族将可以因此从贵族群体中脱颖而出。对对,用东方话说,是从此鹤立鸡群!

正德等人没有通知地方官府,那种肃清一切游人、独自游逛风景的感觉并不好受,正德最厌恶的就是过那种离群寡居的圣人生活,难得出京一次,他怎么会不放纵一次?

于是,朱公子和杨公子又带着四大美人出游了。

上珠宝巷、下珠宝巷是经营金银珠宝首饰的盛地;米市巷、柴木巷、菜市桥是热闹的市井集市。瓦子戏院则遍布城中各处,这些地方最是热闹,治安自然也是最乱,不过这些地方正德皇帝和公主们自然也不屑去逛,这倒让江彬放心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