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1571

发布时间: 2020-06-12 21:41:23
A+ A- 关灯 听书

然而这么大的喜讯,也不及他听说钱宁要倒台的消息令他振奋。钱宁果然和宁王有勾结,他死定了!而这个任务,将由他来执行,他将堂堂正正地领兵冲进钱宁府,把这个畜牲绳之以法,让他成为匍伏在自己脚下的一个囚徒。

他知道,皇帝这一次想动的绝不只是一个钱宁,宁王虽然已经完蛋了,受其牵连的官员绝不在少数,所以一向大大咧咧的江彬这一次做到了守口如瓶,这个消息他甚至对王满堂也不能透露半句。

这份兴奋,燃烧得他全身热血沸腾,他迫不及待地想去享受这份征服的快感,然而他只能不动声色,等待着皇帝把一切安排就序才能发动逮捕,现在必须压抑这份冲动。

心中压抑一份痛苦固然沉甸甸地让人难以承受,心中强抑着一份狂喜却不能诉之于人,同样需要极大的耐力,这一来无处发泄的强烈兴奋和**可就全让王满堂承受了。

王满堂待他的呼吸完全平稳下来,柔声道:“老爷歇着,妾身去打水给你清洁身子”。

她刚刚弓起身子,江彬在她纤腰上一按,王满堂娇呼一声,又压在了他的身上,江彬嘿嘿笑道:“急什么,再服侍老爷一回”。

王满堂惊道:“啊?老爷您还要啊,唔……”。

她还没说完,那小嘴儿已被江彬吻了个结实,随即那强壮如虎的身躯又覆上了她的娇躯,把她压了个严严实实!

王满堂不知道江彬今天为何变得如狼似虎,她还来不及细想就得强打起精神,应付起江彬无休止了需索了,片刻的功夫。吱吱呀呀声衬托着咿咿呀呀的呻吟声又在春闺内响起来……

*******

杨凌府上,匆匆赶来相见地伍汉超正端然坐在他的对面。

看着自己这位爱将一身戎装,脸上呈现出越来越成熟沉稳的气质,杨凌心中充满了喜悦。对伍汉超,他是没有什么可保留的,杨凌把自己的安排合盘托了出来。

杨凌踱着步子道:“我们必须不动声色地秘密进行部署,首先得保障皇帝陛下安然返京。回到朝政中枢去,然后才能发动逮捕。由于尚不知道是不是除了那份名册上的人还有些隐藏的反叛者,这些人都处在什么位置上,所以这次行动必须严格保密,不动则已,动若雷霆。”

杨凌也在椅上坐了下来,说道:“皇上离开前会处死宁王世子,以安那些心中有鬼遥相观望的大臣之心,防止他们狗急跳墙,叛乱、潜逃。同时皇上会在苏杭一带视察开海和工商事宜,做出并不急于返京的姿态。这段时间,你们就要开始早做准备了。”

杨凌道:“为宁王的谋反出谋划策、或传递消息、或接受贿赂,乃至蓄意准备接应的各地官员,我已依照名册进行了甄别,谁要逮捕、谁要贬职、谁予放过,已经通过皇上批阅,整个行动必须干净俐落,不让心存二意者做出任何反应就得尘埃落定!”

杨凌轻轻一叹,苦笑道:“因为……我们大明现在可是再也禁不起折腾了。”

伍汉超点了点头,表示已经了解了他的意思,然后追问道:“那么大人有何具体安排,需要卑职做什么事?”

杨凌微微一笑道:“皇帝会先往苏杭一游,在这段时间内,以在宁王谋反一战中立功和贻误战机等理由对军队做出整肃,安排信得过的人掌控重兵。

京里面,皇上会下令由定国公徐光祚坐镇中军都督府,陆完控制兵部、张永、武定候郭勋督理十二团营、内厂吴杰、西厂苗逵监控锦衣卫和司礼监被宁王收买的一些管事太监、锦衣同知、佥事、都督”。

杨凌吸了口气,又道:“南京这边,由江彬掌握兵马,暗中监视钱宁等几个与宁王有关连的大臣,许泰会调回京去,由其控制外四家军,同时这支机动力量还得以备塞外战事。而你,将因功就任河南开封府副将。”

伍汉超神色一动,问道:“河南府有大员同宁王勾结?”

杨凌面色沉重地点了点头,说道:“现已查出,河南布政使系宁王一党。只等宁王挥军北上,立即起而响应,准备粮秣船只助其过河直取京师的。除此人为叛逆一党外,河南按察使也收受过宁王重礼,目前是否为其所用尚不得而知,但是出于谨慎起见,这件重任可不敢交给河南都指挥使了,你去,就是就近监视他们,并在时机成熟时逮捕布政使、看住按察使”。

伍汉超郑重地点了点头,杨凌又道:“幸好宁王也不敢太过张扬地四处收买党羽,唯恐手伸得太远会露出马脚,他收买的人都是一路北上需要利用到的府道和两都的大臣,这样我们需要照顾的范围也不会太广。

南京有江彬、河南有你、北京又尽皆部署忠义之臣掌握,料来可以平平安安消除隐患。为安全计,待这些事全部做完之后,皇上还会对大明各府道军政要员进行大换防。汉超,明日任命你的诏命就会下来,你可能不能赶回安庆,就得马上起程了”。

“是!国公放心,汉超一定不负使命!”伍汉超挺身而起,肃然答道。

杨凌也站起身笑道:“小爱现在大腹便便了吧?这个时候调你离开,但愿她不会怪我”。

伍汉超也笑了起来:“呵呵,卑职和小爱能有今日,卑职年纪轻轻能位至副将。无论公私,得大人恩惠甚多,不但卑职和小爱感铭于心,就是家父家母也是十分感激的。大丈夫志在天下,她盼着我多多建功立业呢。

再说……小爱现在是家父母跟前的红人,弄得卑职倒象是成了外人。唉,以前是家父整天的训斥我,家母倒还偏袒,现在家母和小爱连起手来,汉超苦无出头之日啊,正好出门避祸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