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1567

发布时间: 2020-06-12 21:41:11
A+ A- 关灯 听书

她说着“哇”地一下扑进永福的怀中,放声大哭起来。

杨凌站在柱子后边听她哭得凄惨,不放心地探出头来看了一眼,却见朱湘儿趴在永福肩头,贼眼溜溜地四下乱转,嘴里哭的凄惨,却是光打雷不下雨,瞧见杨凌,她还狠狠地瞪了一眼,杨凌忙做个叫她小心的手势,又藏回柱后去了。

“怎么办,怎么办?”一边是心上郎君的性命、一边是可怜妹妹的名节,朱秀宁这位长公主殿下抱着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湘儿,一时心乱如麻,也不知该怎么办才好了。

********

“唉!等着皇上召见呢,你怎么又到处乱跑?”张天师瞧见妹妹回来,忙训斥道。

“你见你的,我想去见见永福、永淳公主嘛”,张符宝白了哥哥一眼。

张天师无奈地苦笑道:“那你就去吧,没上没下的,我还真不敢带你去见皇上”。

张符宝一拉哥哥的衣袖,说道:“我去了啊,半道上又回来了,哥,我看见杨凌和公主殿下在一起,他们的关系……好象很特别呢”。

张天师紧张起来,看看御书房门口侍立的两个小太监,他忙抓住妹妹的手腕,把她扯到了一丛花草树木前,草木已有些衰败,但仍是深绿色,由于常年无人整理,密密匝匝爬满了藤萝枝蔓。

“妹妹,切勿乱说,皇家的事,知道得越少越好”,张天师神色严肃地道:“你可不要给咱家惹来事端,实话对你讲……”。

此时,遮得密密麻麻的花草丛后懒洋洋地踱过一个人来,袖着手在那儿想心事,张天师环顾四周,只见远处有几个懒洋洋的太监宫婢正晒着太阳,近处并无人经过,却浑然不知近在咫尺的花树丛后居然站了个人。

他谨慎地道:“傻丫头,就你看得出来?告诉你吧,当初和威国公第一次见面,哥哥就在他那儿发现过永福公主的贴身绣帕,当时大哥就骇得没敢作声儿。

这次永福公主到了龙虎山,为兄特意仔细看过她的面相,又在静室中为她推演了一番,想不到她和威国公竟真有夫妻缘份,可是按理说,大明的公主岂能嫁给一个已经妻妾成群的人?这事儿为兄百思不得其解,想来造化万方,奇妙非人力所能窥测,我们静观其变便是,切不可胡乱置喙”。

张符宝一呆,说道:“什么?永福公主和杨凌有夫妻之缘?我……我刚刚是看到杨凌和湘儿公主并肩入苑,神态语气颇为暖昧啊,怎么又成了永福公主?”

“不会吧?你小小年纪,懂什么叫暖昧,一定是你看错了”,张天师又紧张起来:“这不可能,绝不可能,这……这怎么可能?”

张符宝翻了翻眼睛道:“当今皇上才登基三年,做得不可能的事情已经太多了,再荒唐点我也不觉得奇……”。

张天师一把掩住了她口,紧张道:“不许胡说,皇家的事沾不得,威国公杨凌那也是一生贵不可言的命运,祸从口出啊!你忘了伯父被发配他乡迄今难归故里的下场了?”

他想了想,心里发毛地道:“你可不要胡说,等我看到湘公主时,我再给她相一相”。

“相相相,你相什么呀”,张符宝不知怎么的心里有点火,她一甩哥哥的手:“瞧你胆小鬼的样子,我就是和你说说,我会出去张扬么?还天师哩!”

她仰起脸来时,灿烂的阳光正洒在她的脸蛋上,张天师把她眉宇气色瞧得清清楚楚,张符宝说完一甩手气鼓鼓地走了。

张天师怔怔地站在那儿,奇怪地忖道:“妹子一脸春风,腮若桃花,印堂发亮,眉梢有喜,分明是红鸾星动之相,奇怪,莫非她的真命之人不远了?我……会不会看错了啊?不行,我得追去再看个清楚!”

想到这里,张天师追着妹妹下去了,那站在树丛后的人无意间听到这样一桩奇闻,怔怔地发了阵呆,也急忙转身悄悄离开了……

*******

PS:不好意思,周六周日码了两万五,有点累着了,一晚上坐得尾椎骨都疼,汗死,码字是强体力加脑力综合的活呀,关关向战斗在码字阵地上的前辈们致敬,今天只码出6600,抱歉抱歉~~

第441章驾幸姑苏

许泰匆匆走出御书房,四下一张望,见江彬正自殿旁林荫深处走出来,忙道:“快进去吧,皇上召见你呢”。

江彬答应一声,见许泰面色沉重,不由问道:“许大人,皇上今日召见,到底为了何事?”

许泰嘿地一笑,说道:“不该打听的不要问,快进去吧,皇上当有重任交付于你”。

江彬眼见许泰如此对答,心中也不禁忐忑起来,他忙整了整衣袍,快速走到御书房门口,朗声说道:“臣江彬,求见皇上!”

张天师和符宝立在廊下等候良久还不见皇上传召,张符宝不耐烦地道:“早知道人家就不陪你来了,皇上什么意思嘛,召人家进宫,却又把人家晾在这儿”。

张天师忙道:“小声些,不要让人听到。你没看到御书房门口方才进出的大人都是武将?皇上分别召见,定是有军国大事了”。

“啊!现在不是一切平定了么,宁王世子这最后一条漏网之鱼也抓住了,皇上又要对哪里兴兵啊?”

张天师摇了摇头,他现在开始揣测起皇上召自己来见的目的了,只是谈经论道么?看他返回南京,立即接连召见此地掌控重兵的将领,恐怕必有大事,这些事自己自然是插不上手的,那他在此紧张时刻何以还有心思召自己来见呢?

张天师看了眼撅着小嘴儿站在一边的小妹符宝,小妹眉儿弯弯、唇线细细,一抹柔媚,跃然在目,那气色总觉得与往昔不同,换作平常人或许只觉得此人气色甚好,可是张天师当然看得出其中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