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1562

发布时间: 2020-06-12 21:40:56
A+ A- 关灯 听书

朱湘儿那番话提醒了他,皇上如今不在京中,少了许多的掣肘,南京六部不及北京六部权势之大,比较好对付,只要克服了这一关。有了先例可循,以后朝廷再行事就有许多的便利。

杨凌没想到南京六部的这些官员倒比北京六部地官吏更加务实,事情进行的异常顺利,南京六部的老头子们虽然也提出了异议。但是杨凌只是稍加解释,他们就不再多言了。

原来,这些江南官儿背后或多或少都依附着许多江南地豪门大贾,所以江南官员重商态度比起北方的官员来要强上十倍。资本主义之所以能在西欧腾飞,就得力于重商主义地推行,那是资本主义工业发展的重要前提。

然而大明呢,却一直重农抑商,以至于地租、高利贷远比兴办工商更有吸引力。就拿那些最著名地徽商、晋商来说。他们发财之后,同样是广置田地、开办当铺,使集中到他们手中的巨额财富重新归流入传统产业,阻碍了财富向产业资本转化的可能。

这种意识,在北方、在内陆尤其严重。然而江南却是个例外,江南地区本来就多大商贾。自解禁开海以来,杨凌以内厂为倚仗开办交通运输业,兼营各种产业。

为了形成共同利益、确保这个强大的利益团体不会因人而废,他在北方拉拢了许多皇亲国戚包括当今皇帝入股经商,在南方由成绮韵牵头,首先联合各地的大商贾豪门,随即以他们为枝干,把更多的士绅名流和官吏们吸引进来。

如今,这项利益共享、共同经商地股份制经商路子终于开花结果了,就是南京六部的那些官员们也已经被或多或少地渗透影响着,改变着他们落后腐朽的思想观念。

大明朝原有一项规定,四品以上官员不许经商,但是现在这项制度已经名存实亡。京里面,正德开有皇店,成国公、武定侯、寿宁侯这些勋戚们在经商,官员们虽偷偷摸摸不敢张扬,其实也大多经营着些生意。

到了江南更是许多官员在经商,尤其是许多四品以上的官员,包括从京官任上退仕地官员们,都在开办各式各样的商铺、作坊、海运、陆运,他们在官场上有门生故旧,有好友同僚,再通过他们的渗透和影响,江南人的思想正在活跃起来,开始产生翻天覆地的大变化,尽管这种无形的东西是看不到摸不着的。

杨凌对这些西方人的到来非常欢迎,在陪同他们愉快地晋见了皇帝陛下后,他就陪着主教大人和该国地一些贵族、商人、军人四处游览风景名胜,观阅大明陆海军仪仗,让他们亲眼见识到金陵城的富饶和豪华和大明军队的强大。

金陵城的富饶和十里秦淮的美景迷地这些西方人神魂颠倒,大呼到了天堂胜地。大明的军队那种坚船利炮、全火器装备地武装让那些本来还带着些自矜骄傲的贵族将军们也情不自禁地低下了高傲地头。杨凌慷慨地答应允许他们在这样的天堂圣地、包括更多的城市随意建筑教堂,传播教义,更让那些传教士们欣喜若狂。

但是一连多日。杨凌只是盛情款待,接迎游览,对于双方商贸交易绝口不提,却让拉马里奥大主教和贵族们的神智稍稍清醒之后,开始变的焦燥不安起来。毕竟,他们的主要任务,是能和东方这个富饶强大的国家建立彼此地经贸关系。他们并不是一群观光客,而杨凌,这个东方国家的重要大臣,好象对此并不以然,这怎能不让他们焦急万分?

其实,杨凌对于他们的及时到来,也是欣喜若狂的,因为他们带来了三样能够帮助大明腾飞的最重要的东西,但是现在很明显他们自已还没有意识到,那么杨凌大可不必表现的那么急迫。让这些远洋而来的客人按捺不住,主动把双方经贸提上日程,就可以在谈判桌上获得最大的好处。

现在,大明的内部已经安定了,朝野反对改革地声音已经极度薄弱了。大明现在可以一步步向着商业化、工业化的道路挺进了

杨凌只要巩固这个目标和催化这个进程的发展,那么他就可以亲眼看着这艘东方巨舰向着正确的道路上驶下去。

文明的发展有一个基本的规律:金字塔规律。当已有的技术和文化大面积扩散后,它就会自发的催生出下一个层次的技术和文化。随后人们就会依据它们创造新的制度、意识,进而继续催生新地技术、知识。

杨凌不想依靠自已先进数百年的见识,强行在大明朝的基础上去构建一个立不住的空中楼阁。他想要大明稳稳地、一步一个脚印的向正确的历史航向上驶下去。

现在这一目的正在逐步的实现,但是有三样东西是大明现在仅靠自身完成将十分艰难的,这需要外力的作用。

这三样东西,是完成商品化、工业化发展的必要积累和促进因素。一个是重商重利地思想意识,一个是货币,一个是市场需求。而这三样东西,犹如经济发展的三驾马车,恰恰就是这些西方人能够给大明带来的。

同这些西方人打交道,允许这些西方传教士进入,及时传播西方人的科学文化、思想意识,与东方进行交流。进行资源共享,可以大大促进这个东方古国近千年的封建主义意识向更先进意识形态地转变。

大明目前严重阻碍“一条鞭法”施行、阻碍商品化发展进程、阻碍经济腾飞的重要物品白银,也可以在这个贸易过程中实现。杨凌知道以大明人地眼界,再加上大明的地理位置,和数千年的文化传承。让他们出海冒险、掠夺一些落后、弱小的部落,那是为大明人的道德感和历史文化所不能接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