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1555

发布时间: 2020-06-12 21:40:36
A+ A- 关灯 听书

杨凌跑前跑后,直到正德皇帝等的都不耐烦了这才安排好,正德皇帝领着九大侍卫走到前面立定,探手挽了个剑花,威风凛凛地喝道:“兀那瑶王,且看朕亲自……”。

“轰”地一声呐喊,正德还没说完,只见三个侍卫成品字形护住了他,另外六人龙腾虎跃,南拳北腿,一眨眼的功夫,对面的九名勇士全部摞倒,六柄明晃晃的绣春刀哗啦一声全都架在了瑶王盘乞食的脖子上。

瑶王两眼发直地看着正德,正德的眼睛也有点发直。得了杨凌授意的杜甫立即振臂高呼:“吾皇神勇,战无不胜!”

四下数万官兵齐声高呼:“吾皇神勇,战无不胜!”,那声音气壮山河,把瑶王吓得一哆嗦,连忙就势认输道:“小王认输,小王认输了。”

正德觉得无聊,他一摆手,很大方地道:“放开他,这一次朕是出其不意,胜之不武。你去准备准备,咱们再重新打过”。

杨凌一听气得脸都青了,那位想输都不行的可怜瑶王又被放了,回到本阵与大家一商议,这样的打法实在是没办法再进行下去了,还是老老实实认输得了,瑶王便带着石头一贵、豆腐三贵恭恭敬敬地赶回来,取下佩刀双手举过头顶,单膝跪地道:“大明的王,小王认输了,愿意归顺大王,再不敢有一丝一毫反意”。

正德正等着再战,一听他要认输,不禁蹙起眉上下打量起他来,杨凌等人见正德绕着那位可怜的瑶王转了三圈,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不禁面面相觑,却见正德陡地后退两步,大喝一声道:“来人,把他们给我拿下!搜身!”

身边侍卫如狼似虎,呼地一下冲了上去,把三个吓傻的人给抓了起来,然后在身上胡乱搜索,把他们怀里乱七八糟的东西都掏出来扔了一地,最后从瑶王盘乞食怀中搜出一柄两指长的小银刀。

正德哈哈大笑,十分得意地道:“朕就知道,你这厮是口服心不服,你是假意投降,暗藏利刃要行刺朕么?”

瑶王望着那柄小银刀欲哭无泪,杨凌的鼻子都快气歪了,他正想上前,却见正德一摆手道:“朕知道你被朕识破了诡计,心有不甘,哈哈,你放心,这回朕还是放了你,咱们再堂堂正正打过,一定让你心服口服便是了”。

盘乞食已经快崩溃了,想他纵横金丹山,诸寨大王谁不敬他三分,向来只有人降他,从来不曾他降人,想不到今天遇见了正德皇帝,欲求一降而不可得,堪称独孤求降了。

他可不想再被人当猴耍了,盘乞食“卟嗵”一声纳头便拜:“英明神武的大明王啊,盘乞食这回是真的服了,心服口也服,求求你,你就让我降了吧”。

杨凌实在不能容忍正德胡闹下去了,连忙道:“陛下神勇更甚诸葛武侯,他老人家来回放了七次才降伏孟获,皇上刚柔并济只用了三次就让瑶王诚心归顺,实在是比诸葛武侯还厉害的多。我看这瑶王在皇上一双慧眼之下,已经没有什么伎俩可施,他是诚心归顺了。皇上开恩,你就……你就允许他降了吧!”

正德见此情景,问道:“你是真的肯归降了?那好吧,朕就准你降了,从此安份守已,在朕的治下,金丹山中任你逍遥,切不可再容纳反叛,以免自误!”

“是是是,小王遵命!”盘乞食眼泪都快下来,他现在总算如愿以偿的投降了。

杨凌生怕正德皇帝又反悔,连忙挥手让侍卫们放开他,然后自地上拾起他那一堆破烂,笑吟吟地递回他手上,说道:“当今皇上仁慈,对你们一向宽宏大量,你肯幡然悔悟,没有……,咦?这是什么?”

他把那堆东西递回瑶王手中时,发现其中有一本破破烂烂的小册子,里边的字迹竟是汉字,照理说瑶王恐怕连汉字都不认得,这是什么东西?

他抓在手中随手一翻,竟见及其中有当今朝中一些大臣的名字,不由惊奇询问。这位瑶王连忙毕恭毕敬地解释一番,原来这书册竟是从宁王世子那儿得到的。

本来他收了宁王世子大批金珠玉宝,待他如上宾,可是听了张天师的话,知道此人将会给整个苗寨带来巨大的灾祸,便听从天师之言,亲自押送他上龙虎山交还人犯。

擒拿世子等人时,瑶王从他身上搜出这本书册,瑶王觉得那纸张柔软,正好用来方便,于是一路上便将这册子当成了厕纸,想不到正德怀疑他是假投降真行刺,把这册子搜了出来。

宁王世子逃命之时,把携带的金银财宝为了收买瑶王都交了给他,身上却藏着这样一本记载着朝廷大臣名字的书册。此物必然十分重要,杨凌的脸色慎重起来,他匆匆一翻,总算看出了其中门道。

这本瑶王的‘厕纸’上所记载的,竟是宁王这么些年来交通往来的朝廷、地方官员们的帐簿,谁收过他多少礼,为他做过什么事,上边都记载的清清楚楚,只是前边二十多张已经被扯掉了。

一共不到五十页的反贼名单,居然被这位瑶王擦屁股用掉了二十多张,杨凌抬起头,无奈地望向这位黑黝黝的胖汉。盘乞食见他神色,忙讨好地道:“这纸张十分柔软,如果威国头目公喜欢用,那小王就把它送给你了!”

********

瑶王降服了,宁王世子等钦犯也交给了官兵。杨凌回到天师府,和正德皇帝仔细翻阅书册,发现越往后所记载的官员官职越大,其实这也符合规律,最先容易被收买利用的官员总是官职较小易收买的,官儿越大,这胃口也就越大,要想把他们喂饱了,让他们为宁王办事自然就不那么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