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1552

发布时间: 2020-06-12 21:40:27
A+ A- 关灯 听书

朱湘儿没好气地横他一眼,抢白道:“废话,早晚还不是我服侍你?”

一见杨凌怪异的眼神,朱湘儿的俏脸刷地一下红了,忙结结巴巴地道:“啊!我是说……我说的服侍……,你这么看我做什么?可恶!可恶!我捶死你个混蛋!”

朱湘儿恼羞成怒地又拧又掐,杨凌急忙告饶道:“公主大人饶命,我也没说是别的服侍啊”。

朱湘儿脸蛋红红地嗔道:“你还说?”

杨凌立即闭了嘴,朱湘儿恨恨地瞪他一眼,嘟囔着打开食盒,取出个细瓷小碗,从坛中盛了碗热粥,用玉匙儿舀了,轻轻吹凉一口口地喂给杨凌吃,一边不甘心地道:“唉,你的机智都哪里去了吗?倒是想想办法征得皇上的同意啊,那样我们才好光明正大地在一起”。

“唔唔……”,杨凌象猪八戒似的,只顾拱着嘴享受美人儿的服侍,一时不敢接碴。

朱湘儿道:“张符宝都方便来看你,可我呢?给你熬碗粥,还得假托你妹子的名义,想起来真是心有不甘!”

杨凌一下子张大了嘴巴,呆呆地道:“啊?这粥……你煮的啊?”

“当然,永福姐姐也煮了粥,可她不好意思送来,就托我送啊,于是呢,我就一边吃她褒的粥,一边给你熬粥,她的粥被我吃光了,熬给你的粥也煮好了”。

又是一勺子粥填进嘴里,朱湘儿的眼神带着股小孩子争宠般的得意:“嘻嘻,我的粥是不是比永福姐姐的粥好吃?”

“……”。

“怎么不说话?”

“好!好……”。

*******

在朱湘儿雌威之下,杨凌不敢不吃,他象一只可怜的试验小白鼠,胆战心惊地喝了碗湘儿公主亲手为他熬的米粥,试了一下没有什么不适的感觉,刚刚放下心来,朱湘儿就兴致勃勃的又去桌边盛了热气腾腾的一碗,走回来坐下道:“好吃吧?来,再吃一些,人家费了好大的心思呢”。

杨凌一碗热粥下肚,额头已冒出汗来,他苦笑着接过碗道:“我身子刚好,虚不受补,吃上一碗就行了,咱们还是……”。

他刚刚说到这儿,就听一人说道:“国公好些了么,皇嫂让我来找你,你快去劝劝皇兄吧”。

杨凌一听是永淳的声音,脚步声已直向门口走来,情急之下连忙把被子一掀。将粥藏在两腿之间,永淳推门而入,见湘儿在房中坐着,不觉有些奇怪地道:“湘儿,我说找不到你呢,你怎么到这儿来了?”

湘儿忙起身道:“喔,姐姐为国公熬了热粥,我替她送来”。

杨凌被那热粥烫的呲牙裂嘴,一听这话不禁暗暗后悔:“对啊,此事大可推在永福身上,我心虚什么,这可是自作孽不可活了”。

他微微分开双腿,双手撑着小心地向上移动了一下,避开碗沿,同时不动声色地道:“微臣见过公主殿下,不知出了什么事?”

永淳公主往桌边一坐,无奈地道:“还能有什么事啊?不就是皇兄啦,除了那个愣头青,还能有什么事连我们也没办法啊?”

杨凌本来就是坐着的,再移也移不到哪儿去,那热粥烘着大腿根部的嫩肉再加上那要害之处,实是苦不堪言,他逼紧了嗓音道:“皇上……,出了什么事啊?”

永淳向他翻了个白眼儿,嗔道:“本公主和你说正经事呢,你学太监的声调干什么啊?”

湘儿紧张地道:“想是国公的肚子还不太舒服,永淳,皇上到底怎么了?”

永淳叹了口气,一拍大腿道:“此事说来话长”。

杨凌颤抖着声音道:“那……就请公主殿下长话短说吧”。

永淳捏捏下巴,狐疑地道:“奇怪,你今天说话的声音,我总感觉怪怪的”。

杨凌尽力将双腿缓缓分开,可大腿根部放了一只碗,双腿分得再开也避不过去,动作大了一碗热粥怕就要翻了,他丝丝地吸着凉气,挤出一副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微臣是急病之后身虚体弱而已,不知皇上那儿出了什么事?”

永淳嗨了一声道:“张天师回府了,那个瑶王畏惧天师,亲自把宁王世子和他的几个随从给押回来了”。

“啊!这是喜事啊!”杨凌夸张地欢呼一声,趁机又往上坐了一下,让那饱受摧残的小兄弟离粥碗远一些,随即他就悲哀地发现,粥碗翻了……

杨凌欠起屁股,双手撑床,双眼湿润着,做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问道:“这是一件皆大欢喜的好事,公主说皇上……皇上怎么了?”

永淳道:“问题是那位瑶王比夜郎还要愚昧,根本不知道大明之大,他只是怯于鬼神,不得不交出宁王世子,却对皇兄十分不敬,他虽押着宁王世子上山交人,却带了五百名勇士,声称若非看在天师面上,必然兴兵打的皇兄落花流水。你也知道皇兄的脾……你哆嗦什么?”

杨凌忙道:“我哆嗦了么?我哪有哆嗦,我是听说这瑶王如此盲目自大,对皇上无礼之至,心中愤怒不已”。

他腹泻几日,铁打的身子也撑不住,双手支了这一阵儿,已经酸软无力了。永淳嘻嘻一笑,说道:“一个不通世务的蛮人而已,和他较什么劲呐,真想不通你们男人。皇兄也是这样说啊,本来那瑶王吹完了牛皮,就要领人离开了,可皇兄却不干了,说这苗王目无君上,他要效仿诸葛孔明七擒孟获的故事,一定要堂堂正正地降服这瑶王,让他心服口服”。

杨凌苦笑道:“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啊,这瑶王也忒无礼了,区区五百勇士,就自以为可以纵横天下了,教训教训他也好,免得她目中无人”。

永淳横了他一眼道:“废话,要降服一个小小瑶王还不容易?可是皇兄为了让他输得心服口服,决定也只出五百精兵,而且还要亲自领兵,战场上刀枪无眼,尤其那些人全是山中的蛮夷,根本不识王法教化,万一伤了皇兄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