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1550

发布时间: 2020-06-12 21:40:21
A+ A- 关灯 听书

杨凌忙道:“皇上,宁王世子逃进了深山大泽,托庇于蛮王麾下,难以寻妥踪迹,臣知龙虎山在此地威望卓著,是以上山恭请天师出马擒拿钦犯,臣正在山上等候天师消息,却没想到等来了皇上大驾”。

正德奇道:“天师降妖除怪当是此道行家,怎么擒拿钦犯也在行么?”

杨凌忙将缘由述说一遍,正德方才恍然大悟。

他笑吟吟地对张符宝道:“既如此,朕也要在天师府上叼扰一段时间,一则陪爱妃游游龙虎山风景,二则等候天师的好消息啦”。

张符宝欣然道:“皇上大驾光临,天师府蓬荜生辉,这是求都求不得的好事,小道荣幸之至,皇上尽管安心住下便是”。

正德点点头,说道:“龙虎山千古胜地,朕是久已闻名。爱卿常居龙虎山,可曾见过龙虎么?”

张符宝含笑拱手,恭敬有加地说道:“小道居于山中,虎是常见,不过这龙么?今日皇上到了,龙虎山上才算现了真龙”。

杨凌微蹙着眉,他只觉腹中有股气儿翻来滚去,折腾得有点难受,可是皇上正与主人对话,他自不便请辞离去,尤自在那强忍,听了张符宝这般乖巧机灵的回答,他不由仔细看了张符宝一眼,心道:“这小丫头,倒也不全似和我说话时那般胡搅蛮缠,如此待人接物,答辩机警,可是十分难得了。”

正德皇帝听了果然十分高兴,他笑道:“爱卿好会说话,龙虎宗领南派道家之首,精于符箓练丹,此等修仙长生之术,朕可有缘一闻么?”

杨凌一听顿时紧张起来,一国之君如果沉溺于修仙练丹,没有不被妖道趁机迷惑从而祸及天下的,当今皇上好奇心重,什么新鲜事儿都想了解了解,他刚刚有了点明君贤王的气象,可千万别沉迷此道呀。

杨凌正要出言劝阻,张符宝已自椅上站起,郑重地长揖一礼,说道:“修仙练丹,此我等山野之人事也,非人主所宜习。皇上乃上天之子,受天命治理国家经略天下,做到尧舜一般帝王足矣,岂可舍大而逐小?”

正德被她捧得龙体安泰、浑身舒服,他抚掌大笑,正要再逗逗这一副小大人模样的女道士,就听隐约一阵滚雷声殷殷传过。正德诧然道:“如今正是冬季,就算此地温暖,草木皆青,这时节气也不该有天雷震震吧?”

杨凌脸一红,吱唔说道:“皇上恕罪,是臣……呃,想是腹中着冷,所以忽而肠鸣如雷,并非天雷作响”。

正德恍然失笑,张符宝却双眉一挑。一双湛如秋水的眸子顿时放出贪婪的亮光来:“药力发作了?不知这一回练得怎么样,他是要成仙得道呢还是大醉如泥?”

正德忙问道:“碍不碍事,要不要请太医看看?”

杨凌挤出一丝笑容,说道:“臣不碍事的,劳皇上挂心了”。

正德点点头,继续说道:“爱卿说的在理,成仙成佛,终是缥缈。朕即为天子,还是应该好好治理国家,成圣成贤才是至理。不过传说当年张天师在此山练就九天神丹而证大道,一时鬼神皆惊,龙虎皆现,想来那气象一定壮观得很。如今朕来龙虎山,却既不见虎,也不见龙,未免有些遗憾”。

杨凌听他唠唠叼叨意犹未尽,自己腹中肠子绞痛难当,只得青着脸色长吸口气在那儿忍着,心中忖道:“十有**……是张符宝这小丫头煮的药膳半生不熟,让我吃坏了肚子了”。

张符宝一边观察着杨凌的变化,一边随口应付道:“皇上,现如今这龙虎山上岂不正有一对龙虎?龙有行龙、潜龙、云龙、卧龙,诸般龙种以天子真龙为尊,天子至此,纵有草莽之龙也得回避三舍了”。

正德笑道:“喔?原来这龙虎山的龙,应在朕的身上了,那虎呢,又应在何人身上?”

张符宝一指杨凌,笑道:“皇上,眼前的威国公,可不就是一头猛虎?”

正德抚掌大笑,对杨凌道:“杨卿听到了么,这龙虎应在你我君臣身上了,哈哈,好不有趣”。

杨凌提肛忍气,额头都快冒出汗来,他强挤出一丝笑容,非常“温文尔雅”地含笑点头,生怕力气用大了就要当场‘噼呖啪啦’。

张符宝见皇上开心,趁机说道:“皇上有仁圣之明,气势形体,龙眉凤目,天然之姿,翕然龙举云兴。再说国公,文武双全,朝之栋梁,虎啸山岗、虎……虎头虎脑……”。

正德忍俊不禁,失笑道:“杨卿虎头虎脑么?”

只见张符宝退了一步,结结巴巴地指着杨凌道:“国公何以对小道虎视耽耽?”

正德皇帝一扭头,也不禁吓了一跳,难怪张符宝吓得胡说八道起来,只见杨凌脸色青中透红,面容扭曲难看,双眉拧紧,虎目圆睁,好似要择人而噬,张符宝一个小姑娘家,他这么瞪着人家,人家岂能不怕?

“杨卿,你怎么了?”正德皇帝急忙问道。

杨凌闭着嘴一声不吭,忽地从椅上跳将起来,拔腿便往外冲。

正德皇帝大惊道:“爱卿哪里去?”

只见杨凌龙行虎步,已奔的不知去向,远远的,空中传来一个声音:“臣、出恭!”

正德莫名其妙地看看张符宝,张符宝干笑两声,说道:“皇上请看,威国公正是真龙驾前一员虎将,猛虎出恭,那也是与众不同的”。

*******

可怜的杨凌一路狂奔到茅房,好不容易解决了问题,净了手回到“壶仙堂”,还没对答几句,转身便又冲了出去,如是者三次,正德皇帝也看出不妙了,他忙让杨凌回房歇着,又召来太医给他验看,开了方子取药煎汤。

杨凌拉得都快脱水了,闯了祸的小符宝儿瞧了也自愧疚不忍,练了两回丹,摞倒了两个人,想来令人泄气。不过懵懵懂懂的,她却又想出一番道理来:凡人要成仙得道,自然要先涤清五谷轮回之地,说不定这一回练制的药物是有些对头了,否则焉有补药经过调配产生泻药效果的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