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1545

发布时间: 2020-06-12 21:40:06
A+ A- 关灯 听书

他说罢笑道:“我向金丹山下的熟瑶打听,得知那一带的瑶人皆尊崇佛道,信神信巫,龙虎宗天师一脉在此传承上千年,四夷百姓没有不敬若神明的,那瑶寨的天长公也向我建议,说是天师出马当能说服野蛮,为了此地免起刀兵,杨某便厚颜上山相求了”。

张天师松了口气,忽悠人可比呼风唤雨容易多了,他想了想问道:“不知宁王世子逃到了哪位苗王的寨中?”

杨凌一听诧然道:“这王……不是只应该有一个么?难道还有许多位不成?”

张天师笑道:“这瑶王,就象那苗家的苗王,一峒峒主便是一王,一寨之主也是一王,金丹山莽莽丛山中有许多瑶寨,近于山地之外与汉人交往密切的,大多以瑶老制管理村寨,而藏于深山的则相对权力集中,一寨之主便是一位瑶王,是故瑶王怎么也有十余位之多”。

杨凌恍然道:“原来如此,据金丹山下那位天长公所言,宁王世子是避入一位叫盘乞食的瑶王寨中,听说那位盘瑶王视其如上宾,而且还有意招其入赘”。

张天师沉思道:“盘乞食?这位瑶王曾携厚礼上山来参拜过,我还记得他,此人脾气暴燥,骁勇善战,在众瑶王中甚有威望。既如国公所言,事不宜迟,贫道得尽快赶去了,不然他若将宁王世子招赘为婿成了一家人,再想要他服软交出钦犯,那便难了”。

杨凌一听忙起身道:“既然如此,我马上陪天师赶往金丹山,为天师安全计,要不要我派遣些武艺高强的侍卫扮作道士护侍于左右?”

张天师微笑道:“一入瑶寨,那就是他们的地盘了,带上三五十个侍卫去,也休想出得了山,呵呵,不需带侍卫,纵然因为宁王世子贫道和他们交恶,他们也断然不敢伤害贫道的,这些蛮人天不怕地不怕,但是对于鬼神的畏惧却胜过畏惧生死,国公不必为贫道担心”。

他顿了顿道:“今日贫道为国公接风洗尘,然后国公且在贫道府上住下,贫道自带几位道官前往金丹山下探访那位天长公”。

杨凌奇道:“不是入山去见那位盘乞食么?”

张天师笑道:“贫道到了金丹山,那盘瑶王得了消息,自会出山前来迎我,若是主动前去,不免着了相了”。

杨凌心思一转便明白过来,不禁也露出会心的微笑,主动上门哪有叫人主动上钩来得巧妙?盘乞食虔信神道,他能从深山里跑到龙虎山来朝拜,若是听说天师去了金丹山,焉有不出来拜见之理?

接下来想必这位国师就会突然发现这位瑶王眼角发黑、印堂发暗.、两腮略凹,有血光之灾,随即就在这位瑶王战战兢兢、百般哀求之下才会勉为其难地指教点化一番,嗯……料来就是这般装神弄鬼了。

张天师忽想到自己要是一走,杨凌也下了山去,只怕宁王世子被带出来时,他就得押解重要钦犯返回南昌,难得他来一趟,自己正要借此关系扩大龙虎山的影响,怎么也得留他多住几日攀攀交情才是。

于是张天师笑道:“如此,国公也不必往返跋涉了,这龙虎山上风景还不错,且请国公在我这天师府中住下,贫道定不负使命,叫那瑶王亲自绑了宁王世子送上山来”。

“来人呀,马上在贵宾房给国公安置一间住处,吩咐厨上,今日我要为国公接风洗尘,让他们马上置办一桌酒宴”。

张天师说完,才想起父亲死得早,如今天师府的主人除了自己和孀居的母亲和几位姨娘,有资格操持掌控整个天师府的只有那个野丫头妹子。夫人们不便接迎贵客,自己不在家,就得靠这个妹子。

于是他连忙又唤进一个家仆,吩咐道:“快去,找找大小姐,叫她马上回府来!”

********

拱手送了张天师下山,杨凌侧首一望,只见张符宝也正扭着头向他望来,一双眼睛饱含着警惕的敌意,那模样儿就象一只趴在洞里向外看猫的小老鼠,瞧着十分的有趣,杨凌不由“噗哧”一声笑了:“

符宝儿,快两年不见了吧,我记得可从不曾得罪过你,怎么对我这副表情,我现在可是你天师府的贵客呀”。

“哼!”张符宝丝毫不给面子,把下巴一扬,扭头便走。杨凌笑吟吟地跟在后边,张符宝今天没穿道装,一套素青色的衣衫。秀发仍是不加拘束地披散着,修长的身材显得亭亭玉立,亮丽清美。

杨凌在后边啧啧连声地道:“唉,你不会每天吃的都是青菜豆腐吧?瞧你瘦得,我都怕风一吹就把你给吹走了”。

张符宝唬着脸扭头道:“要你管,我倒巴不得一阵大风把你给吹走了”。

杨凌始终搞不懂自己哪儿得罪她了,不过这小姑娘脸蛋甜秀动人,眉挺眼亮,十分的讨喜,虽是嗔怒无礼,看起来也不讨厌,瞧着令人颇有欣怡之色,所以杨凌心中并无恚怒。

张符宝瞄了他两眼,见他并不介意自己的无礼,忽想起当年在莫清河府上,自己险些坠入地洞被累累白骨刺死,全赖他舍命扯住自己身子。累得他手臂鲜血如注的情景,不由的心中一软,不再多说话了。

张符宝闷头前行,想想一切都是天缘注定,自己命中的郎君十有**就是他,如今自己一心向道,说起来倒是自己抛弃了他,可怜他还浑浑噩噩毫不知情,自己还对他没点好脸色,这人也实在可怜,心中不觉又软了几分。

“罢了,看在我们有俗世夫妻之缘的份上,等我成仙得道之后,就大驾光临国公府一趟,点化点化他吧,如果他也是有仙缘的人,就引他成道,如果注定是个凡夫俗子,我也尽了心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