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1517

发布时间: 2020-06-12 21:38:43
A+ A- 关灯 听书

“泰山?你……你先起来”,他一说泰山,湘儿忽然感觉到他的重量了,两个脸蛋儿顿时变的通红,滚烫滚烫的好象连被褥都能烘着了。

“你先答应我不许寻死,咱们有话好好说”。

朱湘儿咬咬唇,不理他的要求,执拗地道:“叫你起来你就起来!”

“我叫你别死你还不听呢”。

朱湘儿一双杏眼又瞪圆了,恶狠狠地瞅着杨凌。尽管这场面看起来是那么旎旎暖昧,叫人见了浮想翩翩的,不过两人脸上都挂着泪珠,这就有点怪异了。过了好久好久,杨凌才意识到自己对小公主又多了一条冒犯大罪,他象被烫了似的一下子跳起身来。

朱湘儿被死死挤压住的胸腔忽然得到了自由,她“呼”地喘了一口大气,可是尽管失去了压制,原本张牙舞爪的她还是软软地躺在那儿,怯生生地一动也不敢动。

白鼻子杨小丑坐起身来,他也不说话,默默地在床边坐了一阵儿,忽然站起身来从床头摘下悬挂的佩剑,湘儿一双闪着泪光地眼睛愕然望着他,杨凌很光棍地把宝剑往榻上一丢,双手一背,说道:“罢了!我杨凌欠你的,现在怎么也还不清了,我也没旁的办法了,你要是不甘心,干脆杀了我算了!”

“幸好我的软甲片刻不离身,她一剑刺不下去,大概就能放弃杀人念头了吧?女人的狠颈儿很容易消磨的,但愿她也属于那种正常的女人”杨凌紧张的想着,同时双脚点地,气力集中,准备小公主万一胡砍乱刺,就拔腿逃命。

湘儿公主听了他的话心中一阵气苦:“瞧你那臭德性,一副奸臣相还装得正义凛然的,吃亏的是我,你个占便宜的狂个什么劲儿呀?”

她忽地一下跪坐起来,“呛儿”一声拔出宝剑,双手执剑,狠狠抵在杨凌胸口,杨凌的身子颤抖了一下,却一步未退。

屋子里变的好静好静,船舷拍浪的声音和两个人的心跳都听的清清楚楚,过了好半天,湘儿公主忽然说话了:“我没别的办法了,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你就是有一万个自觉委曲的理由,你也得负责!”

“我明白!你动手吧!”

杨凌负手挺胸,白鼻子高昂,脸上还有两串泪痕,一副英勇就义的光辉形象。

朱湘儿咬了咬嘴唇,一口弧形贝齿衬着淡红色唇瓣。那唇瓣娇嫩得象杏脯儿似的诱人。她的狠劲儿消失了,很哀怨地道:“我的身子都被你看光了,一世清白全葬送在你的手里了,杀了你。你让我怎么办?姓杨的,我认命了,你娶了我吧!”

“啊?”杨凌霍地张开眼睛,惊愕地看着她,失声道:“这不可能,你是公主,我已成亲,我怎么可能娶得了你?”

朱湘儿发起狠来,她两颊晕红,愤懑、蛮横地道:“自古艰难唯一死,娶我难道比死难?用什么办法我不管,你是男人你解决!”

除了嫁他,也真没旁的法子了,两人若非夫妻,到了这个份儿上朱湘儿除了一死已经别无选择。若是成了他地媳妇儿……老公看老婆,天公地道。就算人家天天看,你管得着吗你?

*********

“自古艰难唯一死,如今却比死还难!”

彭老太爷气得哇哇怪叫。手底下原本隶属于东海群盗的手下们也摩拳擦掌:“老大,干吧!哪有受这种窝囊气的,他树起洪武皇帝的灵牌画像,咱们就得束手挨打不成?”

“大人。打不得,打不得呀!”千户龙地虎在耳边不断地吹风儿:“老爷子。这可不是儿戏啊,想当年燕王靖难,建文帝那可是太祖皇帝亲自立下的传人呐,燕王连他都敢反了,还有什么可顾忌的?

但是铁铉在济南城头供起太祖皇帝的灵主牌位,燕王就愣是困城一个多月不敢放上一炮啊,那时候一旦兵败就是满门抄斩了,他都不敢冒天下之大讳。您能和他比吗?您这一阵乱炮下去,把太祖的画像和灵主牌位炸得一塌糊涂,那就是抄家灭族之罪啊!

大人待属下关切爱护、视同心腹,所以属下有句大不敬的话不能不和您说说,您这一通炮打下去,皇上心里肯定高兴,可他心里再高兴,最后都得砍您的头。大人啊,咱们还是先撤吧,要么想个妥当的办法出来,要么禀报了皇上再做定夺”。

彭鲨鱼肺都快气炸了,嗔目喝道:“难道就任由他们这样大摇大摆的攻到南京城下?他们要是在盾牌上、兵器上都裹上太祖皇帝的画像,岂不纵横天下,无人能敌了?”

龙地虎忙道:“大人放心,他敢在杀人地兵器上裹以太祖画像,那就是大不敬,这样的事他们不敢做的,其实咱们现在照样……”。

“轰!”一枚炮弹在他们船侧激起一阵巨浪,龙地虎抖了抖身上的水珠,继续道:“其实咱们现在一样可以开炮啊,就是不能打中太祖的画像,这仗打的束手束脚,还能赢么?

万一损失几艘战舰,那就得不偿失了。打船而不能打帆,咱们就太吃亏了,他们船多人多,一旦靠上来,咱们走都走不了,不是把战舰全都白送给他们了么?”

彭鲨鱼跺跺脚,眼见对方战舰越来越近,便怒不可遏地道:“来人呐,炮口放低,千万小心着,不要打高了,怎么也得轰他几炮,最好轰沉几艘,***,这仗打的,老夫快要憋死了”。

“轰轰轰轰”,朝廷水师地大炮开始怒吼了,同样的佛郎机炮,水师的炮火射速和准确度远胜于对方,一开始把杨子乔吓了一跳,还以为朝廷官兵发了疯,根本不在乎太祖的灵牌和画像,及至发现对方把炮口压的极低,许多炮弹直接射进水里,不禁放声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