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1516

发布时间: 2020-06-12 21:38:39
A+ A- 关灯 听书

杨凌安慰了自己一番,轻轻叹了口气。这一叹气牵动唇上肌肉,鼻子又是一阵酸疼,他不由的咧了咧嘴。杨凌忙让卫士请了船上的御医来,假说坐船头晕,不慎撞在门框上受了伤。

他向御医讨了些化淤止痛的药膏敷在鼻子上,又剪了块白色的药巾敷在上边,等太医一走,杨凌对镜再看,活脱脱就是一个京戏舞台上的白鼻子奸角儿,弄得他啼笑皆非。

杨凌叫人弄了把剪刀来,对着镜子正想亲自操刀把那白鼻子修饰得好看一点儿,门外一个尖声尖气的声音唱道:“湘公主驾到,威国公迎驾啦~~~”。

杨凌手中的剪子“当啷”一声掉在桌子上:“完蛋啦,自己想得可美,人家姑娘不依不饶,找上门来算帐啦”。

杨凌急忙起身迎出门去,只见湘儿公主玉面萧杀、凤目含威,盛装整齐地往门口儿一站,身形渊停岳峙,颇有一代宗师的风范,她的身周三尺之内成一股强大的气场,震得四个侍女,两个小黄门战战兢兢。

小公主刚刚站定了身子,头上的金步摇尤自轻轻颤抖着,杨凌见状,身子也颤抖起来,他心惊胆战地施礼道:“杨凌见过公主殿下,未能远迎,尚祈恕罪!”

“哼!”小瑶鼻儿里就象迸出个冰豆子,嘎蹦脆地落了地,杨凌的后背上刷地冒起一股凉气儿。

小公主带着一股淡淡的清香从他旁边飘然闪进了房间,耳边只留下一句话:“在这里候着,本公主与国公有话要谈!”

杨凌乖乖地跟回房去,故意把门留了一道缝,以便随时可以逃走或者呼救。

湘儿冷冷地看了他一眼,从鼻子里哼了一句:“关紧!”

杨凌无可奈何地转身,向外边两个小太监投以一道绝望、哀求的眼神,两个小黄门向他报以爱莫能助的神色,三个男人经过短暂的思想交流,杨凌叹息一声,慢慢把门推紧了。

门关上的一刹那,两个小黄门也感慨地叹息了一声:“不知道国公爷怎么惹恼了殿下,让公主生这么大的气。唉!做公公不易,做国公……也难呐!”

杨凌一转身,不禁吓了一跳,方才还满面寒霜的朱湘儿哭了,莹洁如新剥蛋清儿似的脸蛋儿一串串晶莹的泪珠正劈哩啪啦的往下掉,小姑娘哭得那叫一个委曲。

杨凌紧张地凑到她跟前,哀声道:“我的小祖宗,你别哭啦,这不是没人知道吗?我知道你委曲,可是我也冤呐,我是听了小黄门传旨,去见永福殿下的,我怎么知道你在那个房间里,而且正在……,杨凌此心,天地可鉴,但有半句虚言,天打五雷轰”。

“你……你轰不轰的我不管,我就问你,我怎么办呐?”湘儿小公主抽抽答答地说着,用手背抹着眼泪,那模样怪可怜的

“自打认识你,我算是倒了八辈子霉,人家是个女孩子,脚能让男人随便碰么?当时是为了杀贼活命,好!我认了,我装没这事儿。

在乾清宫,我为了帮你家夫人给你传个讯儿,不小心摔倒了,结结实实地砸进你的怀里,还亲了你……亲了你的脸,满朝文武都看在眼里,我的脸全丢光了,好!我装傻,我又认了”。

“现在……现在可好,人家全身上下都让你看光了,你让人家还怎么嫁人?我的清白都没了,就算别人不知道,我自己心里还不明白么?将来要是找个驸马,我对得起人家么?”

朱湘儿越说越伤心,一下子扑在桌上呜呜痛哭起来。

杨凌无语了,她说的貌似都对,可是原因呢?这能怪谁呢?难道自己不是无辜的?她向我哭,我跟谁哭去?杨凌绕着湘儿团团乱转:苍天啊!大地啊!你让她可别哭了吧!

朱湘儿哭着哭着,一抹眼泪儿,发现桌上放着一把锋利的剪刀,她一把抄起来就要刺向自己的咽喉,杨凌吓坏了,噌地一下扑上去,狠狠攥住了她的手腕。

朱湘儿两只手拼命地和他抢夺着,一柄剪刀就两人眼前挥来舞去,杨凌也动了真火了。他从湘儿手里一把夺下剪刀,扔到了床铺最里边。

朱湘儿拔腿便追,杨凌一伸手抄住了她的小蛮腰儿,把她拦腰抱了起来。朱湘儿就象发怒的小母猫,在他怀里连踢带踹,小拳头乱挥,两个人都不敢说话,咬着牙做着无声的搏斗。

忽然,朱湘儿的胳膊肘儿一下子拐在杨凌的鼻子上,这脆弱的地方接连两次被两位公主殿下垂幸,再也承受不住了,杨凌闷哼一声,眼泪模糊地松开手,一看朱湘儿要逃,又赶紧再抱住她,跌跌撞撞地走了几步,一跤摔在床上。

朱湘儿身材娇小,被个大男人压在身下,吓得她魂飞魄散。朱湘儿张嘴欲喊,忽又思及现在这副样子万万不可让人看见,她情急之下拼命地扭动身子想挣脱出来,同时纤纤十指一下子死死扣住了杨凌的肩颈,指甲似乎都陷进了皮肉里,那感觉就象平素温驯的小猫儿偶尔爆发出了野性和**,猛地伸出利爪,在人身上狠狠地挠了一把似的。

她刚刚洗过澡,身上带着股清幽的香。她的身材曲线象泉水一般流畅,隐隐跳跃的肌肉散发着无限的青春活力。那稚嫩的身体软组织还没有发育完全,纤柔的惹人垂怜,胸前两只倒扣的小玉碗儿,一躺平了就软软的,还不能翘挺起来,这一挣扎磨擦让人心头感觉甜甜软软的。

种种异样的感觉通过肢体的接触丝毫不漏地反射进杨凌的大脑,如果还能活着,他事后也许会好好回味一下这种难言的滋味吧,总之,现在是顾不上了,杨凌急促而低沉地道:“湘儿公主啊,至于么,常言道‘死有轻于鸿毛、有重于泰山’,你就为了这么个莫名其妙而自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