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1492

发布时间: 2020-06-12 21:37:31
A+ A- 关灯 听书

尤清羽立即响应。他一挺长枪,大吼一声,领着弥勒教徒们向杨凌的方阵冲了过去。本来就在人家包围之中屈居弱势。他岂敢和对方斗嘴再辩一辩正德皇帝的真假死活?如今只有趁着信徒们半信半疑、士气未散立即投入战斗。

对方的明军刚刚赶到,还是普通的方阵,既没有形成适宜防御的圆阵,也没有形成适宜进攻的锥形阵或包围的雁行阵,这是迅速冲开一个缺口的好机会。

“嗡~”一片怵人的响声,数不清的标枪狂风一般席卷了冲进去的近千名弥勒香军,平坦的校场上仿佛突然之间长出了一片树林,一杆杆势大力沉足以射穿奔马的投枪,把他们整个儿钉死在地上,一具具尸体匍匐在枪林之下,躺在血泊中做着最后的抽搐。

在人数、兵备占据绝对优势的情形下,又何须计较什么阵势?何况方阵中央薄弱,四周雄厚,正适宜两阵步兵正面绝战。尤清羽的身影已经看不到了,在这样密集可怕的枪雨投射下,他的命并不比别人贵重,一柄鸡蛋粗的短杆投枪刺穿了他的右眼,巨大的冲力把他仰面钉在地上,紧接着小腹上又是一枪,他还没有来得及挣扎就呜呼哀哉了。

这样可怕的打击,毫不留情的屠戳,就是鬼神也要望之胆寒,何况这群企盼成仙的凡夫俗子,阵地上立即陷入一片死一般的寂静。

“库!库!库!”那是明军整个方阵向前移动的脚步声,江南雁浑身颤抖,忽然一抖掌中利箭,大喝一声又带领着人冲了出去:“杀呀!冲啊!白莲肇生,元尊始创,无生老母,法力无边!”

数不清的弥勒教徒随着**师齐声颂唱着向前冲去。

李福达很悲愤,异常的悲愤:红娘子出卖了他!红娘子太卑鄙了!

民团的箭枝是有限的,红娘子遁出重围时又向他讨走了一半,以致每个弥勒教徒携带的箭枝已不足半壶,攻打井径驿一路闯关夺隘,都是弓弩为先,对射压制,他们现在所剩的箭已经寥寥无几,除了硬拼肉搏,已经没有别的办法了。

“嘶……嗖……”。

火铳和弓弩齐射,密集的箭雨飞蝗一般扑面而来,将一具具鲜活的**射成了豪猪。江南雁剑舞如轮,腾空而起,象一只鹰隼般投向明军的方阵,他的轻功果然出色,竟然挡过了第一轮箭雨。

他嘶吼着挥动长剑,只听“砰砰砰……”,一阵乱枪,武艺高强轻功无双的江**师被射成了筛子,带着被射入数百颗铅子,以致突然变的异常沉重的躯体象一只破风筝似的扑扑愣愣的栽了下去。

“库!库!库!嘶……嗖……,砰砰砰……”。

李福达更悲愤了,悲愤莫名:杨凌太卑鄙了!亏他枉称一代名将,竟然根本不给人公平决斗的机会,他的一个个方阵一边缓步向前逼近,一边不断地发射弩箭火铳,他们没有退路、没有弓箭、没有马匹突破对方的箭阵,只能徒劳地在冲锋中不断丧命,用鲜血和生命铺近彼此的距离。

终于,在白白付出四千多个信徒的生命之后,两军混战在一起。狭路相逢勇者胜,千军万马拥挤在一起亡命拚杀,一步一个血窝,最胆怯的人也不会后退一步,因为他们根本无路可走,四下到处都是挥舞起来时淋起一串血点的兵器,勇猛的人还可以在厮杀中寻求一线生机,怯懦躲避者只能在别人的刀下丧命。

到处都是血与火,浓烟、呐喊、惨叫和嘶吼,李福达斯文懦雅的形象不见了,掌中一柄宝刀几乎劈砍的卷了刃,又是一刀,把两个刀盾兵的皮盾砍成了两半,一颗人头飞上了半空。他还来不及回刀刺死另一个失去遮蔽的士兵,三柄长枪就在电光火石之间刺了进来。

急退,格架,肋下还是中了一枪,血流如注。李福达踉跄后退,他捂住流血的右肋向远处望去,混乱厮杀的战场后边,还是一个个整齐的方阵。他们举着火把肃然站在那儿一动不动,火光下可以看清一柄柄火铙和弓弩已严阵以待。

他找不到最想要的对手,他认为杨凌都不配和他交手,可是现在欲寻杨凌亦不可得,堂堂的威国公岂会亲身涉险,他想见到杨凌,不知得杀进多少个重兵布成的方阵才可能办得到。只见号灯一闪,又一个长枪、刀盾方阵加入了战团,而弓弩和火铳手们仍然站在外围,警戒严密。

李福达不禁一阵胆寒:杨凌这阵势,是根本不想有一个弥勒教徒成为漏网之鱼啊。

今夜,将注定是他的长眠之夜……

*******

红娘子紧紧抱着孩子,眼泪垂在他的衣襟上,尚不懂事的杨弃仇难得见到娘亲,兴奋地搂着她的脖子还在笑着。

红娘子吸了吸鼻子,把杨弃仇交回给三婶手中,低声道:“三婶,孩子跟着你习惯了,再说三叔的腿不好。你们就带着他先回杨府吧,那样我心里也放心些”。

三叔三婶脸色凝重地点点头。封雷立在马上,隔着几丈远望着红娘子,忽然无奈的一笑,仰天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全是一厢情愿的妄想。人家两人连孩子都这么大了,自己的一番痴情如今想来,真是可怜亦复可笑。

可是没有人注意到这个伤心人,杨凌轻轻揽住红娘子的肩头,温柔的替她拭去泪水,低声道:“你是白衣军的灵魂,离开了你没有人能指挥这支军队。我可以想办法让你隐姓埋名嫁进杨家,但是我想让你堂堂正正地进杨家的门,嫁进来的那个人就叫红娘子、就叫崔莺儿,而不会有任何遮掩和改变。

更何况,要让这支白衣军地队伍变得堂堂正正,要让这些血性汉子不再成为朝廷通缉的罪犯,甚至子子孙孙还要做贼,唯有立下一件大功,洗刷他们曾经犯下的罪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