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1484

发布时间: 2020-06-12 21:37:07
A+ A- 关灯 听书

崔莺儿会意地道:“调虎离山?”

杨凌目光闪动,微微点头道:“不错,他想不费一兵一卒,以你这头雌虎为饵,钓我这头雄虎离山。可惜……人算不如天算,他绝对想不到我们两个居然勾结在一起,他要调虎离山,我正要引虎入笼”。

崔莺儿俏脸一红,嗔道:“什么勾结在一起,说的那么难听”。

杨凌哈哈一笑,说道:“错了错了,不是勾结,而是你我夫妻同心、所向披靡、南征北战、东成西就”。

崔莺儿抿嘴一笑,关切地问道:“你可有了应对之策?”

杨凌颔首道:“放心吧,调来围困你们的各路将领,我已经做过详细调查,除了山西太原卫的兵和民团之外,其他各路将领与他从未有过交集。将领升迁的履历也都仔细盘查过了,绝对不会有问题。

他的唯一破绽是本来不该成为破绽的独门毒掌,任他如何了得,又怎会想得到这消息居然会被我知道?我们是以有备算无备,李福达明天一头扎进来,就休想再逃出去!他想利用你们引开我们,我现在倒想利用他们兵变掩护你们。

“我本想调开一路兵马,诡称你们突围的,现在……可以好好利用这个机会,把声势搞大,让你们出关出得合情合理、顺理成章。尽管关外三雄现在根本没空理会大明内部的事,但是你孤身出塞混迹狼群,实在太过危险,所以还是要做的尽量不留破绽才……”。

“嗯?什么时候又蹲上马步了?”杨凌说到一半儿,说得发觉莺儿的小腹坚硬如铁,这才发觉不知何时她又在自己怀里蹲起了马步。

崔莺儿从来没有和人用这样亲昵的方式坐在一块儿说话,被人这样揽在怀里,就觉得自己象个没长大的小孩子,弄的她浑身不自在。所以只要杨凌不注意,她就扎起马步,虚坐怀中。

杨凌哼了一声,双手一按她的腰胯,让她又结结实实地坐下来,惬意地夹紧了她丰盈浑圆的美臀。笑道:“你的腰马功夫还真是了得,当初在京师你掳走我时,挟着我脚下如飞,当时我就纳闷儿,看你娇娇怯怯的身子。怎么会有这么大的气力。”

红娘子不自在地移动了下身子,轻笑道:“你是读书人,当然不懂这些练武人的事情。我练的是内家功夫,所以这硬功气力还不算大呢,我四叔年轻的时候,腰马功夫是最硬的,他双臂各挂三个人能行百步,练的腰马合一拳出如雷,所以他的绰号叫甄金刚,在北绿林很有名气的。”

杨凌想起一本有关少林十虎之一铁桥三的传记中就提过他身具这样的功夫,想不到甄扬戈那老家伙居然也有如此硬功。轻抚着莺儿结实柔韧的大腿,杨凌一脸庆幸地道:“幸好你爹让你练的是内家功夫,要是当初跟着甄金刚练功夫,那就全毁了”。

“呃?毁什么?”崔莺儿不解地抬起头,青丝一缕掩妙眸,眸波潋滟。坐在心爱的男人怀里,那女人味儿自然毕露无遗。

杨凌瞧了她令人心动的**风情,不禁在她柔软的小嘴儿上轻轻一吻,低笑道:“跟你四叔练硬功?练的胸无臀瘦胳膊粗,大腿就象两只桶,哪有现在的小莺儿可爱?”

崔莺儿“噗哧”一笑,拍了他一下,嗔道:“你这人,老是没点正经”。

她幽幽叹息一声,说道:“我爹的功夫高明嘛,我当然练他的武学了。要是四叔武功更高明,那我就一定会拜他为师了。你练功夫还想着身体美不美,达官贵人练功夫只是为了强身健体,我们却是为了活命,功夫强一分,便多一分活着的机会,我们想的只是这些。”

杨凌深有所触,不由轻轻拥住了她的肩头,没有再说话,崔莺儿感受到了他的温情,也放松了娇躯,软绵绵地向后偎在他的怀里,享受着这种温存,两个人的心一下子贴近了好多。不谈情、不说爱,原来就这样相拥抱着,也叫人那样感动。

红娘子的心从未体会过这种奇妙的感受,那心就象刚刚破茧而出的蝶儿,小心翼翼地感受着从未见过的新鲜世界,清风、花香、飞翔、新奇的感觉……

爱情这方面,男人有点俗,女人喜欢浪漫的感觉,而男人欣赏漫妙的**。崔莺儿正荡漾在爱情的海洋里,杨凌忽然贴着她的耳朵,鬼鬼祟祟地道:“莺儿”。

“嗯?”

“不管怎样,你的腰马功夫都算是一流的了,那个……蹲坐起立一定又快又稳吧?”

“嗯??”

杨凌贴着她的耳朵窃窃私语起来,红娘子听了先是“吃”地一声笑,随即转身搂住他的脖子,把脸埋在他怀里不依地扭起娇躯:“不听不听不听,好羞人呀你,什么花样你都想得出来,人家才不……

她的背忽然紧张地弓了起来,战战兢兢地道:“怎……怎么了?”

杨凌干笑道:“谁叫你扭来扭去的,看,把它惹火了吧?”

红娘子又羞又怕,再也不敢挪动一下。她以为杨凌又要和她效鱼水之欢,心里又是紧张又是期盼,却不料杨凌在她丰臀上用力一拍,笑道:瞧你吓的,今日要处理的事情太多,我先放过了你。”

崔莺儿松了口气,继而却又有点失落。女人之喜欢口是心非,同样是男人所不及。

“莺儿,你立即赶回山去,今晚不动声色先接收他送来的粮食,我马上安排调度军队,做好应变措施,明日把详细计划给你送去。关于如何利用李福达而出关,我今晚好好想想,明天一并说与你听”。

“嗯!”崔莺儿嘤嘤地哼了一声。把头埋在他怀里,揪着他的衣襟低声道:“我……我们的事,现在几位叔叔都知道了,我想这样也好,要不然他们对朝廷总是有很多的怨言,他们很疼我的,这样出塞之后,叔叔们才能尽心做事,不过……你不方便公开吧?我听说阵前招妻是要杀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