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1474

发布时间: 2020-06-12 21:36:33
A+ A- 关灯 听书

封雷结结巴巴地道:“你……你称呼崔大小姐为莺儿?”

杨凌很欣赏这员虎将的本事,能与伍汉超全力交战两合,各出绝招而不败的人,应该算是一流的高手了,莺儿出塞后有这样的高手辅助就多一分安全,所以他对封雷很客气。

此时既已说漏了嘴,与其遮遮掩掩惹人猜疑,不如大大方方承认,况且若让他知道自己和莺儿的关系,必定更加相信自己招安和维护他们的诚意,放心为朝廷办事,所以杨凌坦然答道:“嗯。这个事说来话长,我与莺儿相识相遇,颇多周折,有些内情也不便让你知道,不过我可以告诉你,如今,莺儿是我的女人!”

封雷一听如同五雷轰顶,整个人都被震麻了,站在那儿竟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杨凌见他吃惊模样倒不奇怪,自己和莺儿一个官一个匪,纠缠这么久始终是敌对关系,自己前些日子还领着兵一副赶尽杀绝的模样,现在谁若听了她和自己的关系只怕都要吓一大跳。

他笑了笑,对封雷道:“我先去看看苗公公,一会儿再陪你出营,送你回山”,杨凌折身出屋,拐向另一个房间,封雷失魂落魄,心潮汹涌,愣在那儿久久不能平息。

那间屋中,苗公公正背着双手对面前一个小兵讲解着:“咱家侍候了两代帝王,皇上一举一动、一言一笑都了如指掌,你放心按咱家的吩咐去做,一定扮得似模似样。这龙袍,当然不能给你穿,穿上也不象皇帝。皇上的气派不在那身儿衣服,你得……”。

他刚说到这儿,杨凌一推门走了进来,那兵丁扭头瞧见,急忙抱拳行以军礼:“标下见过国公爷”。

“你看看,你看看,没出息的东西,记着,从现在起,你得把自己当皇上,门儿有点动静就回头?你得等着人家自己转过来给你叩头,这叫气派,得沉得住气。还有,这坐、立、行、走,一个眼神、一个笑脸,都大有学问”。

苗教官大为不满,把那小兵训得耷拉着脑袋不敢吭气儿。这人约有十七八岁,眉清目秀,面目英朗,与正德皇帝倒有六七分相似。李福达只远远见过皇帝一面,再加上先前的一系列作为给他产生的心理暗示,只消好好训练,这人当能瞒过他。

杨凌笑笑,说道:“苗公公也别太严厉了,这样吓得他就更没底气了。不过你是该好好体会一下苗公公的话,记着,不断告诉自己,我……是皇帝,天下独一无二、唯我至尊的天子,天子走路、看人、说话可与常人大不相同,你畏畏缩缩的,怎么能象呢?”

杨凌又道:“你要扮的是天子,天子扮作普通校尉混迹于军中。我和苗公公,以及周围的侍卫,对你就会既尊敬,又故意做出不以为然,以免引人生疑。而你呢,本来就是校尉,装扮上不必再费心,就是举止上要小心。

你记着,周围哪怕有千军万马护拥着你,你的心里也得当作一个人都没有,就算我和苗公公站在你面前,也得态度平和,不得有一点敬畏之意。你得揣着这么个心思:你最高、你最大,只有别人向你低头,你的腰杆儿没有为人弯下来的可能,懂么?”

那士兵涨红着脸连连应声,杨凌又道:“苗公公抓紧训练吧,我去送送封雷。叫他也不必过于紧张,我不会让他们直接照面的,顶多让那人远远瞧上一眼,呵呵,戏的主角,还得是你苗公公”。

苗逵呵呵一笑,一边答应着,一边走过去,把腰儿一弯,脸上堆起一片谄媚的笑,扶着受宠若惊的那个校尉手臂,迈着小碎步道:“皇上,您慢着点儿,奴婢给皇上倒过茶”。

杨凌笑笑,转身出了房门,就听里边一声怒吼:“你是毛驴儿托生的呀?啊!哪有一口就喝光了的,还咂巴嘴儿,瞧你那臭德性,给咱家站起来,重来一遍!”

“皇上,您慢着点儿,奴婢给您……”。

杨凌侧耳听听,苦笑两声,扬长而去……

*******

秋一品呼哧带喘地在自己房间坐下,四下一打量,对环境似乎还满意,骆指挥府上的大厨毕恭毕敬地给他斟了杯茶,秋一品一口喝干了,挥了挥胖乎乎的熊掌道:“走,先去厨房看看”。

大厨陪笑道:“哎约,秋师傅,您不先歇会儿?”

秋一品瞪眼道:“到了厨房那就是歇着啦,自己的地盘还能不先熟悉熟悉?别废话了,头前带路”。

秋一品随着大厨到了内伙房,瞧着地方倒是干净整洁,该有的各类家活什么也都备得足足的,他背着手,满意地点点头,忽然四下瞧瞧,问道:“喛,我的刀匣呢?那么重要的东西,这是给我放哪儿去了?”

几个徒弟和小伙计面面相觑,有人问道:“我说你没拿呀?”

“我不是扛着料箱子呢么?我还以为是你背着呢”。

秋一品恼了,喝道:“别穷咧咧啦,老程头,快去车上找找,那我的那口刀匣抱回来”。

一个身材墩实、相貌憨厚的半百老头儿忙应了一声,赶忙地出去了。这老头儿还是路上收的,是个逃荒老头儿,秋一品一时慈悲心发,招呼他上车搭他一程。

两个人在车上闲聊一阵。听说他是来井径驿给京里来的威国公爷做菜,这老头儿立即大拍马屁,把他恭维得眉开眼笑,老头儿趁势请求给他当个劈柴烧火的下人,秋师傅也便慨然答应了。当然,除了慈悲心,最重要的是,这老头儿不要工钱。

程老头急急跑出前院大门,在停靠在路边的驴车马车上一通翻,刚刚找到秋一品地厨刀匣子,院中就走出几十号人来,每人都牵着匹战马,有位刚刚跨进大门的千户高声道:“国公爷,这是要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