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1428

发布时间: 2020-06-12 21:34:15
A+ A- 关灯 听书

上林苑在二十里外,加上又是京城的平坦官道,轻骑快马很快便到。金秋的山林是片深沉的墨绿色,其间点缀着鲜红的果实,金秋的天特别的清,水中浮渣沉浸,湖水也碧沏透亮。一进了皇苑区,便觉精气神儿都透着清爽。

众人穿过卫兵和海户守护的外围门户,穿过一片榆树林,骑着马站在静谧的森林边缘静静地欣赏着。眼前是一片平坦的草地,草地中间有一洼如镜的湖水。

眺目四望,郁郁葱葱的山林和脚下莽莽的秋草,依然充满了勃勃生机。置身其中,心旷神怡。忽然,远处草丛中白影一闪,永淳眼尖,拍手笑道:“兔子,是一只野兔,谁来射下它”。

永淳的弓是特制的,很轻,否则小美人儿拉不开,她的箭倒是射的挺准的,在二十步以内立道磨盘大的靶子,基本上只要风不太大,她就一定能射中。

所以这点自知之明她还是有的,可不敢当众露丑。她这一喊,三位公主的眼光齐刷刷地投在杨凌身上,他是游伴中唯一的男人,不由他来表演箭法还能是谁?

杨凌暗暗叫苦,他的箭法神鬼莫测,一箭没出手之前谁都不知道能射到哪儿去,刚才在三位公主面前就够丢人了,现在还要再丢一回不成?

若是寻个理由,比如说永福正在佛门修行,不便让她看见杀生,倒能堵得住她们的嘴,自己也不用现丑了,可是现在杨凌正希望永福能象正常女子一样生活,怎么会提起这件事让她时刻想着自己正在修行?

湘儿正想见识一下杨大将军的武功,所以催促道:“国公在军中指挥千军万马,胜仗不断,弓马功夫一定是十分了得的,不如就露一手给我们看看。”

杨凌犹豫了一下,摸索着雕弓漂亮的纹路,很沉着地道:“弓箭,其实已经开始过时了,随着神火枪的威力加大,今后的战场必定是火药武器的天下。做为一名高级将领,不但要关注现在,还要放眼未来。

所以,我在军中时,十分注意火器发展,并以身作则、率先垂范,不瞒公主殿下,弓箭与我,雕虫小技耳。不过火枪打的百发百中的,我还没有见过第二个,殿下们可要看看?”

永淳拍手道:“好啊,火铳也行的,我见过皇兄使火铳,你就来射一枪看看”。

“好!”杨凌松了口气,连忙取下火枪,熟炼地装药上弹,然后刷地一下,枪托抵肩、贴腮、闭单目,脸上一片凛然。

“好英武呀!”永福暗暗赞叹一声,两只眼睛弯成了两道月牙儿。

杨凌睁着一只眼向旁边转动了一下,瞧见永福以一种崇拜的眼神正看着自己,忙收慑心神,屏息凝注着前方,黑油油的枪管顺着那只在草中竖着两只大耳朵时蹦时停的肥兔子轻轻移动着。

“砰!”一声枪响,眼前一片硝烟,林中惊起无数飞鸟。烟雾散开之前,杨凌的眼睛已经看到那只白兔翻倒在草地上,打中了!总算没有丢脸!

杨凌立即欣喜地竖起枪来,伸手一抹脸上的火药灰,呵呵笑道:“如何?”

话未说完,他的笑脸就偿住了,三位公主正在和胯下马拼命地搏斗着。

杨凌的人、马都是久经战阵的,枪声、炮声、喊杀声早听便了,就是那些大卫侍卫的马,由于经常随同正德皇帝去外四家军操练,也适应了爆炸声。

可三位公主的马是大内最好的良驹,只有皇家的人才有资格乘坐。正德皇帝有一匹最心爱的汗血宝马,所以这些上乘良驹他根本不骑。这几匹马一直养在大内,根本没听过这么突如其来的爆炸声,这一枪顿时把她们三个的马给惊了。

永淳年轻虽小,马术却最精,骏马狂嘶暴跳,人立而起,她始终紧紧扯住缰绳,抱住马颈,贴在上边不动,那马挣扎了一番就被她控制住了。

湘儿和永福马术比不上永淳,健马长嘶,人立而起,然后攸地向下一顿,立即象离弦的箭一般分别向两个方向狂奔出去,永淳左右看看,当机立断,喝道:“你去追我姐姐,我去追湘儿”。

杨凌已经急了,一听这话想也不想,拨马便追。

永淳今日来,本想在林中游猎时制造机会给姐姐和杨凌独处,哪怕姐姐一时没有胆量表白情意,起码让两个人能够渐渐相处融洽,情愫暗生。这时的惊马事件倒是给了她灵感,所以才立即说出让杨凌去追姐姐的话来。

她看了眼湘儿,湘儿骑着匹个头稍小的红鬃马向湖边草地上奔去。那马“咴咴”地叫着,四蹄腾起,飞也似的狂奔。湘儿上身紧紧贴着马背,一手握紧缰绳,大红的衣衫两条飘带随风飘起,远远望去就像一双飞翔的翅膀,那样子如风驰电掣,势不可挡。

永淳放下心来,知道以湘儿的骑术当不致掉下马来,她怕那些部下追去坏了姐姐和杨凌独处的好事,便娇喝一声:“你们统统待在这儿不许动,我们制止了惊马便来”。说完连挥马鞭,追着湘儿下去了。

这里是皇家苑林,外围有兵驻守,有千余海户和太监料理,中间的湖泊和森林虽是一派原始风光,不过并没有什么能伤人的野兽,所以永淳公主一声吩咐,侍卫们便驻足不行,眼睁睁看着两拨人马冲了下去。思及国公一声枪响,两位公主狂奔的狼狈相,这些侍卫们不免暗暗窃笑。

永福公主不是娇滴滴什么运动都不会的女子,蹴鞠、射箭、骑马、投壶等等游戏也是自幼就玩的,只是年岁稍长后,性子比较恬静,象骑马等比较剧烈的活动就少了。不过这时健马呼啸而行,驰骋如电,她也丝毫不惧,只是一时控制不住受惊的骏马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