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1419

发布时间: 2020-06-12 21:33:46
A+ A- 关灯 听书

正德吃的津津有味,把馅饼都咬成月牙状了,一听这话把‘月牙儿’就摞下了,奇怪地道:“携回一妾倒不希奇,怎么还有一个女儿呀?喔……他不会是看中了一个寡妇吧?”

杨芳忙道:“皇上,并非如此,据臣查知,那女子是一个小吏的女儿,迄今尚未许人,那女儿也是威国公的亲生女儿”。

正德想了想笑起来:“这个混帐忒也风流,一定是下江南的时候到处留情,勾搭的人家女儿,呵呵呵,嗯?你和朕说这个干什么呀?”

杨芳耐着性子道:“那女子的生父,于三年前鸡鸣驿一战为国捐躯,这女子是扶灵带孝返回家乡金陵的,她的哥哥入伍当兵,这女子代兄行孝,本应为亡父守孝三年,可是这女儿现如今都两岁了,可见……”。

“嗯,可见没有守足三年,杨凌这个家伙,太不象话了”,正德生气地一拍桌子。

杨芳一见大喜,忙道:“是啊皇上,皇上明见,威国公他……”。

“他连一个正在孝期的女子都勾引到手了,果然是花言巧语,善于诱惑女儿家的芳心,可这块木头,该勾引的他怎么就不动手呢?”正德自顾生起了闷气,心中暗道:“朕的御妹要模样有模样,要身份有身份,为了你都当姑子去了,我皇家哪儿配不上你?“

杨芳见皇上生气,不由心中暗喜,皇上没头没脑的那句叫人听不懂的话就暂且抛开了,急忙揍上去道:“皇上,为官首重一个德字,无德的人怎么懂得礼义廉耻呢?为人于民,最重一个孝字,父死守孝,人伦大礼也,可是杨凌有负圣恩,奉旨巡察期间,竟然与一个守孝女子有了男女私情,此事传开,风化沦丧,皇上应予严惩,以馓效尤”。

正德捏捏下巴,这才省起杨芳和杨凌一向不对付,他乜斜了杨芳一眼,又瞄瞄刑部侍郎赵简之、翰林院学士高苇,问道:“你们都是为此事而来么?”

三人齐齐点头,说道:“正是”。

正德点点头,心道:“就凭杨凌有眼无珠,放着送到门口的小美女都不去调戏,朕就该严惩他,可若是给他挂上一个道德有亏的牌子,那妹妹要嫁过去不更费劲儿了吗?”想到这里,他又摇了摇头。

杨芳见他一会点头,一会摇头,不明皇上的心意,便催促道:“皇上,威国公久负圣恩,却不能为群臣表率,如不严惩,其他官员有样学样,道德败坏,伦理尽丧啊”。

正德皇帝翻了翻眼睛,他最烦扣大帽子,当初这些官儿没少给他扣帽子,至今想起来还心有余悸,他双手一摊,不耐烦地道:“那你们说,应该怎么办?”

赵简之立即说道:“应削其爵位”。

正德干笑两声,说道:“太严重了吧?想当年衍圣公扼死四人,**妇人四十……“。

高苇忙道:“依臣之见,应立即削去杨凌在朝中一切职务,让他安安份份做个国公,以为惩戒”。

正德两眼一瞪,斥道:“混帐!就算当为父守制,朝廷用人之时,还有个‘夺情’的办法折衷。天于不守孝,为何?因为国不可一日无君,不可因私情而误了国事。塞外蒙人正在内战,打得不可开交,若是瞧准时机出手,大明北疆最大的威胁就可以一举平之。

白衣匪纵横天下,悍势如日中天,若非杨凌,岂能这么快平息?削去他一切职务,这些事你替朕去做?嗯,来来来,你给朕立下军令状,你若能平定关外之乱,尽歼白衣余孽,一力促行新政,扶保大明江山,朕马上削他的官、削他的爵”。

高苇给噎地直翻白眼。有点气急败坏,他是言官,只负责奏事,皇上这不是耍无赖么?以后言官要参谁,皇上就来句他做的事你要能做我就办他,那言官还当什么言官呐?都百事通了,入阁拜相不就完了么?

杨芳一把拉住脸孔胀红的高苇,对正德皇帝道:“那依圣上之见,应该如何处理?”

正德慢条斯理地道:“事有轻重缓急,私德与社稷,孰为重?不需要朕解释给你听吧?国事与家事,哪个急,那还用朕说么?再说,人不风流枉少年,楚庄王的爰妃被人调戏,他都有度量包容,朕堂堂大明天于,难道还比不上一个楚庄王?要是为了这么一点小事大做文章,你们说大明天下,甚至四夷番国会怎么想?会认为朕重孝重德,还是认为朕是鸟尽弓藏的昏君?”

杨芳没想到皇帝竟说出这样的话来,皇上什么时候言辞变的这么犀利了?当年廷辩时杨凌就善用这一招:以势压人,你惮于势,说话就得有顾忌,有了顾忌,那还有什么杀伤力?现在皇上就给出他们一个选择,惩办杨凌,那就是气量狭小不如楚庄王,那就是乌尽弓藏的昏君,反之自然是气量宏大,爱惜臣子了,你说怎么办?

杨芳是真看杨凌不顺眼,尤其讨厌他身为国公还时常插手政事,有违百余年来形成的规矩,本想借此事好好整治他一番,想不到皇帝七绕八绕,把事儿全绕到他自己身上了,现在惩不惩办杨凌,关系的是皇上的名望甚至在四夷当中的影响了,这还如何弹劾?

杨芳忍着气道:“是,皇上考虑周详,是臣思虑不周,臣有罪”。

正德呵呵一笑,说道:“你们也是忠于国事,为朕为忧嘛,言者无罪,言者无罪,朕不怪罪便是”。

杨芳苦笑一声,拱手道:“如此,臣等告退,请皇上歇息”。

“好好好,你们退下吧。嗳,等等,诸位爰卿忠心可嘉,朕不但不罪,还是要赏的。小桂于,把朕的肉饼拿下去,一位大人赏赐一张”。

小黄门急忙应了一声,端着盘于下去,一人给了张比巴掌小三号的肉饼,三位大人把肉饼托在掌心里,哭笑不得地又施礼拜谢,这才退出去了。正德笑吟吟地又拿起自己吃剩下的那块‘月牙儿’啃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