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1415

发布时间: 2020-06-12 21:33:33
A+ A- 关灯 听书

至于要求我一天两更或者再多些,我也想,可是缩短章节非我所愿,比如今天这章,八千字分两章不是不可行,可是我总觉得一章下来看的少索然无味。如果在量上加大呢,我办不到,从1月份上架到现在,就没有休过,本来一般规律是越往后越慢,而我却是越写越快,精力已经快榨干了。

最近写的少了,实在是写不出那么多,我晚上常常码一段就跑到阳台上抽着烟,轻轻拍着痛的发胀的头顶,让头脑轻松下来,一直以来,我都是在熬,熬~~,不要抱怨我最近更的少了,那是我用比以前写出一倍字数时的体力和脑力拼出来的。

以前都是熬到一点两点才睡,每天只有不到五个小时的睡眠时间,这种状况至少持续了三个月了,这几天我都是11点就睡,以前这时间睡,早上起来很精神,现在却和一两点睡时一样,醒来时困倦、疲乏,睡醒了不先摸到眼药水点上,我都不敢睁眼,眼窝里涩的生疼,眼球24小时总是充满了血丝。灯油,快熬干了。

书友帮我统计了一下年票情况,年票是从1月到12月计算一个作者名下VIP作品的月票总和,目前,我比跳舞少700票上下,如果本月我超出月票700,那么在下个月的年票最终竞争上,才能站在同一起跑线上,事实上目前一直无法领先,本月名次都难保证。自已精力不济,数量、质量都有下滑的缘故,奈何?

可是也没必要怨天尤人,这是我第一本成名的书,我的辛苦努力已经得到许多回报了,八月超出4000票,九月超出3000票,十月超出近6000票,这是多大的距离?没有这个恐怖的三级跳远,我现在连站上来说竞争年票的资格都没有。那时可不是差700票了,而是差上一万四五千票了不是?我付出了,我也得到了,现在可能数量和质量无法达到那么高的要求,所以低落了也是正常,如果这时急了、恼了,愤愤不平了,那还真的不知道自已是谁了。

还是那句话,看书是缘份,订阅是本份,投票是情份。月票,无非是书友对一个书的肯定,对作者辛苦的一份回报和慰籍。而对作者来说,争取月票也应该是附属于创作的,不应该把它当成唯一的方向甚至主方向,如果我现在不顾体能和脑力的衰竭,失却写书的本心去舍本逐末,那就是自毁前程了。

继续码字,继续认真创作,我宁可稍稍放慢速度,多思考一下情节和语言的运用,同时早一点睡觉,让我快报废的身躯支撑下去,撑到年底。三级跳远我蹦过来了,摸爬滚打我还得往前冲,但是,我会注意轻重。

争月票、争年票,统统都重要,但是我最想要的,是不写出一个潦潦草草的结局。

所以,行动上努力,心态上要平和,希望我的心态调整也能影响到书友们,希望书评区多一些书友们插科打诨、互相玩笑的内容。

第403章谁识女儿心

威国公回京了,焦芳、杨廷和、梁储及六部大员们前来相迎,众官员只是到城外接迎,杨凌到京时已过正午,今日势必不能谈及公事,诸位大人包括焦阁老只是简单慰劳几句,尽了礼份,把杨凌接进京来,便各自散去了。

杨凌看看天过正午,皇上已经散了午朝,一般会稍晚一些才返回豹圆,忙罗完了今日是赶不及去见他了,便吩咐手下将佐持令箭去兵部、五军都督府和京营办理交割,自率了亲兵先折回了城西的国公府。

府里已经收到他今日回京的消息,韩幼娘、高文心和雪儿玉儿、唐一仙,带着家人喜气洋洋地迎出门来,怜儿历经三载,今日再次踏进杨府,才算是堂堂正正的杨家人,一瞧见幼娘、文心几位夫人,再看到门楣上“杨府”两个大字,尽管她一向坚强,为人又极理智,也不禁喜极而泣。

说起来,杨家众夫人实以她坎坷最多,幼娘与她相交于贫寒之时,彼此感情最深,见她流泪也不禁眼泪汪汪的,两个女子先拥抱轻泣着诉说起来,还得文心和玉儿上前相劝,这才转啼为笑。

杨盼儿冰雪聪明,粉妆玉琢,是个极可爱的小女孩儿,一家人看了都很是喜欢。尤其是腰腹愈见粗笨的雪儿和喜欢小孩子的唐一仙,两个人把杨盼儿抱下车来,牵着她的小手儿极是亲热,两个女子容貌俏美娇甜,又是女子,盼儿见了并不怕生,便任由她们握着小手,一家人有说有笑的进了门去。

到了二堂入口的内眷会客厅,罗汉床上小丫环云儿正陪着大少爷在床上玩。一见老爷和众位夫人进来,连忙喜洋洋地迎上来见礼。看得出她今日也着意地打扮过,不但换上了一身颜色鲜艳的新衣裳,脸上也淡扫蛾眉、浅淡梳妆,已经稍稍长开的容颜清丽、喜气。

杨凌知道她是牵挂着刘大棒槌,他笑看了眼儿子,对云儿摆手道:“没事了,你忙别的去吧”。

云儿喜勃勃福了一礼:“谢谢老爷”,然后穿花蝴蝶一般,自诸位夫人身旁绕过去。急急奔前厅去了,惹得雪儿、唐一仙两个尖牙利齿的丫头一阵讪笑。

杨凌看看儿子,只见杨大少爷穿着开裆裤,大模大样地坐在床上正冲着他们傻乐,显然是看见人多热闹,心里开心。这一笑,露出两个明显的小白牙,想不到上牙床上已经长了两颗小门牙了。

他的小**露在外边,自己也浑不在意,杨大少爷手里举着根棒子糖,吃的口水淋漓。鼻子下边挂着两淌清鼻涕,趁人不注意就咻地一声吸了回去。杨凌看的好笑,走过去哈下腰,拍拍手道:“来,乖儿子,嗬!这鼻涕淌的,怎么了这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