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1400

发布时间: 2020-06-12 21:32:44
A+ A- 关灯 听书

江彬身旁的亲兵哄堂大笑,钱宁气的脸红如血,戟指火道:“姓江的,不要欺人太甚,老子要把你下大狱,整治得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江彬阴森林地道:“你试试看,有本事先抓了老子再说,不要光说不练啊,是条汉子站出来,呸!老子是兵痞?你就是一个无赖!”

钱宁一看他举步上前,领着人要冲上来,急忙叫道:“老子还就无赖了,我会自降身份和你动手?来人来人,关门,我倒要看看,他长了几个胆子敢把庙砸了”。

江彬虎吼一声,雪亮的双刀霍地举起,旋风一般卷上台阶去,“嗵”地一声,一脚踹在半掩的庙门上,把两个正在推门的锦衣卫撞得倒翻出去,口中大吼一声道:“谁敢关门?呀~~!”

他掌中双刀一摆,一招“金刚出世”作势欲劈,钱宁见无法再避,于是手中缨枪一抖,一招“青龙点头”,双腿拉开了架子,两人手下的亲兵也大呼小叫,刀枪并举。

杨凌堪堪赶到,老远的大叫一声:“住手!”

钱宁江彬目光一扫,瞧见是杨凌到了,不由一个喜一个惊,暂时都僵在那里。杨凌快步赶过来,目光凌厉地一扫,喝道:“两个朝廷命官,在这里舞枪弄刀的成何体统,全都给我收起来!”

江彬悻悻然地收了刀,钱宁喜出望外地迎上前道:“国公爷,您来的正好,这位江大人实在太过蛮横无理,下官知道他是您的部下,所以不为己甚,他却步步紧逼,此事还请国公为我作主”。

江彬怒吼道:“放屁,你这奸……”。

“住口!”杨凌四下看看,见围观的百姓站的轻远,这才放下心来,一扯二人道:“走,咱们进去寻个地方慢慢谈,有什么了不起的事情,居然闹得如此天翻地覆,真是岂有此理”。

杨凌拉着二人进去,在草木园中寻了一处石桌,让二人都围桌坐了,自己居中一坐,左右看看,说道:“说吧,到底为了什么口角,闹出这么大阵仗?”

江彬脸红脖子粗地道:“不是口角之争,这厮抢了我的女人”。

钱宁冷笑:“怎么就说是你的女人?证据呢?”

杨凌两眼一直,随即苦笑道:“你……你们,原来是为了美人?真是气死我了,秦滩河上佳丽如云,就非得争那一个?就算你也看上了,总得有个先来后到吧?今儿钱大人做了入幕之宾了,那你江大人明天就起早再来,抢在他头里嘛”。

杨凌说完自己直想笑,两个嫖客争风,自己这话说出来虽是实言,听着总是有点怪怪的。不料江彬瞪起牛眼,气得直擂桌子:“我的国公爷啊,鬼才稀罕和他抢姑娘,他抢的是我的女人,我的那个小妾王满堂啊!”

*********

PS:月将过半,手头有票的朋友请投一下啦。年票是从1月到12月算的,计算作者名下所有VIP作品,《回明》比小5的三本VIP书合计尚差700票左右,本想本月追平,下月进行年票力争,现在看来本月月票榜都危险,更别提年票了。连续几个月的强力写作,白天上班,每晚透支睡眠时间,已经精疲力尽,头经常胀疼,再想大量爆发是不可能了,我只能尽力而发,身体状况稍好些就多码一些。

第400章闺议

卷十白衣天下第400章闺议

江彬在霸州所纳的小妾就是那个大顺皇后王满堂,这事儿杨凌知道。白衣军乱霸州,与官兵走马灯一般大战,霸州几度易手,这个美人儿一家人就此也不见踪影,江彬还曾费尽心机去找,想不到她居然流落到南京来了。

杨凌听了江彬的话也不禁大为意外,失声道:“王满堂?她竟然在南京?”

原来响马攻霸州,把藏在地窖里的王智一家人掏了出来,搜出全部金银,王智眼见一生积蓄被人抢走,哭喊阻拦,结果被响马盗一刀砍成两段,这王满堂就落到了响马手中。

她那妖娆身段、美丽姿容,纵是响马又怎忍杀害,那小头目便把她携出城去,可他也只享受了一晚,便被地位较高的头领发现,如此几经易手,占有王满堂的首领级别也越来越高,最后占有她的人刘七的堂弟刘行,王满堂脱身不得,就此沦为强盗的女人。

刘行倒真宠她,无论走到哪儿都带着她,为了行军方便,刘行给她穿了身男人衣裳带在身边。刘六攻德州失败,汇合杨虎残军逃往江南,来攻南京的那一晚,因周德安指挥得当,将士用命,刘六杨虎的大军落荒而逃。

江南水乡不利大批马队驰骋,因此队伍拖的很长,刘行攻城时阵亡,便无人死盯着王满堂了,她骑着匹马落在最后,被官兵俘获。钱宁是南镇抚司镇抚使,当时也在城头督战,看到官兵押回一个女人,头巾掉了,一头长发延逦,虽着男装,妖娆不减,顿时色心大动,便随去向周德安索人。

周德安并不好女色,又有心迎合这位镇抚使,王满堂便移交了给他。钱宁一番询问,听说她是霸州一个小游击新纳的小妾,刚刚过门儿就被人掳走,沦为盗匪的女人,便恩威并施,要她做自己的女人。

王满堂要是在乎贞洁,也不会委身江彬,更不会被响马盗礼物一般送来送去的。江南繁华之地,钱宁官位远高于江彬,长相不弱于他,自己又正在落难,岂有不肯?这王满堂巧梳妆、俏打扮,羞羞答答又做了回新人。

王满堂兼有江南女子的妩媚,又有北方佳人的火辣,钱宁甚是喜欢,今日他带着这个新纳的宠妾来逛夫子庙,恰好遇到进城瞧热闹的江彬。

二人争执之中钱宁要他拿出聘书,偏这聘书原是搁在家中的,霸州战乱时早不见了踪影,钱宁心中大定,哪里还肯放手,便令人将王满堂领进夫子庙先藏起来,想倚仗自己的权势威逼江彬放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