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1392

发布时间: 2020-06-12 21:32:22
A+ A- 关灯 听书

“前方的官兵莫要射箭,我是南京游击将军马昂的妹子,不是白衣匪”,马怜儿也惊出一身冷汗,这要是被人万箭攒射,那死的可太冤了。她喊完了话一动也不敢动,静静地立在那儿。

杨凌瞪得老大的眼睛满满弯起来,他笑了,笑中有泪,一直苍白的脸颊此刻激动的红如朝霞,他猛地一摧战马向桥上冲去。

雾中一马,马上白衣,俏然卓立,衣带飘飘,风姿如画,宛如冰梅雪莲般清灵飘逸。

刘大棒槌举着棒子,睁着一双绿豆眼,愣愣地看着国公爷独自纵马过去,片刻之后,一缕缕从河面飘起的薄雾环绕下,桥上两个人影儿一下子拥抱到一起。

刘大棒槌咧开大嘴呵呵地傻笑起来,山呼海啸般的欢呼声在军阵中蔓延开去,此起彼伏,佳人翩然衣如雪,哄得三军尽开颜,他们的大包袱可算是卸下来了。

************

滩头沙场已经被双方人马杀的不成样子,遍地死尸,泥土翻卷,犁得沟壑纵横,里面积满了血水。赵潘已经战死了,刘惠的残军眼看突围无望,改而骚扰破坏,为赵疯子争取时间,他们虽然很快全部被斩为肉泥,可是也为响马军又争取了些时间,渡过河的人马更多了。

现在还有一千多兵马没有过去,他们被响马军已被压缩到一个小小的不规则的环形地带,犹在苦苦挣扎。

赵疯子提着卷了刃的大刀,寻到一头大汗的红娘子,沙哑着嗓子道:“快走,马上过江,带领人马立即离开,否则江对岸的官兵也会围拢来了”。

红娘子以枪支地,喘息着道:“那你呢?”

“你尽管走,我会最后离开,砍断浮桥。快走。不要在这碍手碍脚,你杨跨虎再本事,你也变不成男人,我赵疯子没有走在女人前头的道理,走,快走。大军唯有你我再弹压得住,否则必定溃散。被官兵分而歼之!走!”最后一声已是竭尽全力的大吼了。

红娘子被他使劲一轮,已经乏力的身子也不禁被甩开了去,她顿顿脚,匆匆道:“所余人马不多了,尽管过江,斩桥突围”,说完急急向浮桥赶去。

杨凌的大军到了,站在江边一里半地外的一处丘陵沙坡上,杨凌驻马察看了片刻,轻轻地一挥马鞭,漫不经心地说道:“把我们的大弓手调过来,以劲弩封锁江面浮桥,阻止响马渡江。全军突击,将他们尽歼于江岸之上。”

随着杨凌的命令,原本用在南京城头守城,威力无俦的大弩被抬上了沙丘,四人负责一支大弩,一共三十架每射三枝的劲弩对准了江面。

赵镐满身浴血,又奋勇地连杀七名官兵,眼前不由一阵阵发黑,他已经脱力了,结果被官兵趁机削去一条手臂,疼得他一声惨叫,踉跄后退几步,身边的人急忙迎上去阻住敌人。程老实飞奔过来,一把扶住他,赵疯子抢过来道:“程二叔,快扶我兄弟过江,快走!”

程老实架起赵镐直奔浮桥,赵镐挣扎着道:“不,放我下来,我要和大哥同生共同”。程老实不由分说,把他架上桥船去,赵镐回头,忽见赵疯子肩头又中了一箭,不由嗔目大吼:“大哥!”

他一把推开程老实,转身就往岸上推,只听嗡地一声响,一枝大弩射出的长箭穿体而过,一团血雾中深深地钉在船板上。程老实大吼:“赵镐!”

他急忙抢过来要背起他,只听“嗡嗡”几声响,能刺进城墙的劲矢接连飞至,正在过江的无论人马,但中了这劲矢无不透体而过,一时血流飘橹。

程老实见势不妙,急忙一跃入江,他不识水性,就跳进水中,抓着一个个船体慢慢向小岛上移动,赵镐被射的肠穿肚烂,根本是活不得了。

赵疯子身边的人越来越少,大弓劲弩的阻拦,截断了最后一批人的生路,他还不知道三弟也已死了,船桥上人厚马尸横竖颠倒,鲜红一片,已经不可辩识了。

狂刀一抡,赵疯子带着肩头的利箭返身向桥边大吼:“断桥!断桥!莫让官兵追去!”

“呃!”后心中了一箭,赵疯子险些跌倒,他踉跄到桥头,对面小岛上红娘子见他逃不出来,正欲杀回来,他见了不由惨然一笑,忽地挥刀剁去,几刀下去,系在岸边深深木桩上的绳索被他砍断,船只顺手一冲,飘向还系着绳索的小岛一侧。

十几只用来封锁江岸的劲矢射空中,“噗噗噗”地射进水中,激起一片浪花。

“不要杀他!那个人是匪首赵疯子,此人一定要活捉!”杨凌在沙丘上瞧见赵燧身影急忙下令,本来准备瞄准他的劲弩又稍稍前移,只是由于水流,断了的船被冲开,全部冲向小岛一侧贴着岛岸,剩下的响马盗想走也走不成了。

“请好生照顾我的妻女!”赵疯子也不知道隔着这么远,旁边又杀声震天,那边的红娘子能不能听见,仍然拱手嘶喊一声,然后提着刀,挪着艰难的步子一步步向回走。红娘子眼中含泪,咬着牙转身奔去。

杨凌生力军的加入,使负隅顽抗的响马盗如雪狮子遇火,他们本来就已精疲力尽,和官兵们你一刀我一枪,全都无力的几乎一推就倒,哪里还是这群虎狼的对手。赵疯子遍体鳞伤,前心后背后各中了一箭,大腿上的伤口豁的老大,也不知他是以怎样的意志,还坚持着没有咽下最后一口气。

他摇摇欲坠地拄刀立在江边,后阵不断有人高喊:“国公将令,活捉赵疯子!国公将领,活捉赵疯子!”这呼喊声起,已经没有人再向他射箭了。

赵疯子游目四顾,沙滩上只剩下他一个活着的人了,一双双贪婪的眼睛紧紧盯着他,仿佛他就是官帽,就是堆成山的银子。赵疯子不由怆然大笑,他没有看到远处沙丘上的杨凌,面前是千军万马,远远近近到处是人,他又哪里寻得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