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1385

发布时间: 2020-06-12 21:31:59
A+ A- 关灯 听书

“然后呢?我们往哪里去?”红娘子睁着一双美眸,星光月色下眸中充满了迷离:“都怪我胡乱插嘴,赞成到江南来,夺取南京城,如果听木云的,我们去陕西,或许不会一败涂地了”。

说到这儿,红娘子忽然发现,自己为了杨凌,结果害得山寨轻易被毁。父亲和老寨的亲人们死伤无数,可是为了给父亲报仇,似乎又害了赵燧了,心中不由一阵悔恨。

赵疯子却摇头苦笑道:“渡江南下,本来就是一个疯狂的主意,可是你看看杨凌在江南布下的阵势,象是没有准备吗?现在看来,如果我们去陕西,只怕会更惨。我们现在看出陕西利于我们发展,对于朝政、民情,朝廷的人比我们更清楚,他们更能看得到。杨凌在陕西会没有安排么?”。

红娘子默然,赵燧想了想道:“如果我们突围成功,我们先向西走,做出进军陕西的姿态,然后向一个最不可能的地方去。”

“哪里?”

赵疯子呵呵一笑,火光映着他炯炯的目光,看起来真的有点疯狂了:“河北,进太行山,朝廷虽大,可是正因其大,需要用力的地方太多,他们没有财力和我们一直耗下去。永乐年间,兵强马壮,塞外的鞑子都望风而逃,可是唐赛儿只凭数千人马,在山东青州卸石棚寨能坚守两个多月,现如今朝廷支撑不起庞大的军费,一入莽莽太行山,再想找我们这几千兵马便如大海捞针。只是……如果此计再被杨凌识破……”

赵燧说到这儿,忧心忡忡地一叹,他忽地看到不远处树下绑着一个白衣女子,旁边篝火映着她姣好的身段儿,看服饰虽是白衣却非白衣军的装扮,不禁问道:“那个女子是谁?”

红娘子回头看了一眼,说道:“我领兵奇袭南京城时,在三岔路口恰见这个女子带着四个家将纵马而来,还以连珠箭法伤了我四叔,我便把她擒下交给了我的亲兵,不料随即周德安便领兵回来,所以没顾得上处置她,四叔看这女子衣饰华贵,身手不凡,想是城中重要人物的女眷,顺手把她带了来,希望紧要关头能迫为人质”。

赵疯子闻言一声苦笑,摇头道:“你四叔还真是山贼作风,又是绑肉票么?真难为了他,万马军中,居然还绑个人质回来,你绑了谁来,杨凌又岂肯放手?四川世子被人挟为人质,他都不以为然呐”。

赵疯子叹息一声转身欲走,忽又心中一动,慢慢转过身来,仔细打量马怜儿一番,对红娘子道:“此人说不定真是官宦豪门,还没盘问过她?嗯……不要问了”。

“什么?”红娘子不明赵疯子的用意,诧异地道。

“你还想奇货可居不成?她衣着华贵,又有家将相随,家里定然非富即贵,这样的人倒可以利用一下,真若问清她的身份反而引人疑心”。

赵疯子放低声音,悄悄嘱咐一番,红娘子诧异地道:“我四叔?他……粗手大脚、喳喳呼呼的莽撞汉子,他能行么?”

赵疯子点点头:“越是看起来不会说谎地人,越容易骗人,看那女子一脸精明相,不是个好骗的,也就你四叔这样的粗人,说出的话才能让她深信不疑”。

红娘子点点头道:“好,我便依计行事,希望这个女子真能派上用场才好”。

目送红娘子离去,赵疯子看看四下里围着篝火东倒西歪的士兵,眼中闪过一丝懊悔。中条山成功突围,使第一次独立指挥这么大战役的赵疯子得意忘形,大权独握后又不免自矜自满起来,他不但小看了杨凌的能力,同时也高估了自己和杨虎刘六等人的能力。

杀进江南之后,虽然意外地发现杨凌秘密组织了一支精悍的骑兵队伍,此时却已是如骑虎背,其他两路大军已经发动,他只能尽力一搏了。

吩咐红娘子率轻骑绕道赶往南京后,他兵分三路,赵镐率一路军自毛家桥、邵庄一线攻击杨凌左翼,赵潘率一路军同路而行,半道分开绕至杨凌后阵,而他自领其余人马自正面迎敌,希望让腹背受敌的杨凌军队阵脚大乱,在太湖之畔快速击溃他,然后奔赴南京驰援。

可是杨凌的探马得到三路来袭的消息后,杨凌却大胆地采用了集中兵力、逐路击破的闪电战法,凭尔几路来,我只一路去,忽然整齐全部人马,舍了正面之敌和左翼之敌,以右翼的太湖为依托,截向准备绕向自己后阵的赵潘,打了个措手不及,以优势兵力摧毁赵潘人马,随即攻向左翼之敌,这时就变成他们从侧翼攻击赵镐了。

有意做出动静,大张旗鼓而进吸引杨凌注意的赵燧闻讯急进,当头迎来的却是赵镐的败军,自己的败兵先冲乱了阵势,许泰江彬的人马气势如虹、如虎吞羊,紧跟着就杀了过来,分兵变成了自减实力,赵燧又气又悔。

他的本意是打溃杨凌,驰援南京,现在不但被杨凌拖住,而且还居于下风,杨凌可以专心与他在太湖作战,他却牵挂着南京战局,这一场厮杀战至天明,料想红娘子早已绕路攻向南京去了,赵疯子这才且战且退,也一路奔向南京城来,想不到其他两路军皆未赶到,诈城夺门计又被人识破,竟然落得如此田地。

赵疯子默默地游走在沉默不语、偶尔才传来几声呻吟的休息官兵之间,努力保持着平静,刚刚绕过两个伤兵,他就看到前方急急走过来几个手里举着火把的人,当先一个正是自己派去江边联系的赵潘,赵疯子急忙迎了上去。

“二弟,可有了对面消息了?”赵疯子迫不及待地道,同时一拉赵潘,把他拉到隐蔽处,已防有些不便让部下听到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