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1383

发布时间: 2020-06-12 21:31:52
A+ A- 关灯 听书

说到后来,他的声音也弱了下来,显然也想到纵然白衣军不知道马怜儿和威国公的关系,这样一个如花似玉的妙龄女子落进挟怨含愤的虎狼口中,该是什么后果,纵然找到,只怕也更是不堪、更难面对。

从昨日至今,一路追杀,一路鏖战。杨凌虽未亲自动手,也已身心俱疲,再经此事打击,更是焦躁至极,他地心早已追到射阳湖去了,这时听了江彬的话,杨凌想也不想,睁着一双满是血丝的眼睛,厉声道:“尽起三军,连夜拔营,攻打射阳湖!”

“好!”江彬大喜,一拨马头便走。

杨凌带领亲兵赶回城去,不一会儿。城内城外各路驻军地云集都指挥官衙,许泰江彬先行赶进内室,只见杨凌默默面墙而立,二人忙放轻了脚步,走近了轻声道:“国公,各路将领已经赶到,请国公下令!”

杨凌默然半晌,开口道:“回去!”

二人错愕道:“甚么?”

杨凌缓缓道:“北进各军尚未到位,如今城外大军自昨日凌晨起,战刘七、战杨虎、战赵疯子,连战不断,精疲力竭,连饭都没吃几口,再不让他们休息一晚,连夜赶到射阳湖时,已是一群疲累的毫无战力的官兵,而敌人以逸待劳,如何能战?”

许泰急道:“国公,马姑娘……”。

杨凌打断他的话,凄幽幽地道:“我知道,我恨不得插翅飞到射阳湖,全歼白衣匪,可是我不能为了一己之私,付出可能几倍的伤亡。再说,现在去,只怕……已经晚了!”

许泰江彬默默垂手,不再言语了。

杨凌忽地转身出去来到正堂,只见堂上堂下战将如云,虽然个个一脸疲惫,但都甲胄在身,肋下佩剑,一枝枝火把映着他们身上的盔甲,映射出道道寒光。

一见杨凌出来,所有的战将全体肃立,马刺铿然作响。杨凌团团一拱手,朗声道:“各位将军,我军已接连作战两日尤其南直隶各军,随杨虎、刘七各军进攻方位不断调动,以步卒翻山越岭、乘舟过河,奔赴阻击位置拦截骑兵,两日来水米不进,劳累不堪。连夜进军,是本国公考虑不周,各位将军还是各自回营,治疗伤兵、探问士卒,让他们好生休息,明日一早,我们再拔营起兵,行最后一击!”

**********

PS:现在票数越差越远了,已经差了一百三十多票,再次呼吁一下月票,请书友们多多支持。现在差一百多票了,我们能追上去吗?

关于月票,有朋友建议我缩短章节,一日三更,我会根据自己码的内容来决定,如果是一气呵成不好断开的章节,我不会断的,一章的字数多少我想应该是看能否完整讲完一段故事、而不是字数达到了多少,况且月票跟不上的原因我想并不全在于此,当然会有部分影响,那是肯定的。

从自身找原因,我想一是最近写的是战争,喜欢轻松温馨感觉的朋友比较多,另外连着几个月过于疲乏,质量可能也有些下降,好在以作战为主的章节就快结束了,质量上我会注意努力提高,还有就是最近拜票可能比较淡,缺乏诚意?呵呵~

另外就是,有些朋友对红娘子的表现很不满意,觉得不够爽。这一点,我无法顺从更改,一个人物有什么表现,应该是他的性格和经历、背景来决定的,红娘子在前文中的确有关心百姓的表现,但是这并不能就把她写成一个深明大义、可以抛却父仇家恨,为了天下黎民百姓如何如何,那样的话她还当什么山贼?她可以去岳母刺字了。

她只是一个没有读过书、从小在绿林中长大的女人,她讲义气、明恩怨,从小在山寨长大男儿般的性格又让她有担当,知道该肩负起自己的责任。她不是一个为爱昏了头、以夫为纲、以夫为天的小女人。她爱上杨凌,劝父亲投阵,结果父亲却被诱杀,那是怎样的一种仇恨和歉疚?如果不是她从中斡旋,深山中的老寨不会大意被偷袭,无数的男女老幼被官兵杀死,以她的性格,会把这份深深的罪背在自己身上。

而且有没有她、该反的还是会反,在这场动荡中,她个人并不能左方什么,她本来可以采用暗杀的方法来对付周德安,可她选择加入白衣军,是因为那些家破人亡的亲友们为了复仇,选择了造反这条路。深谙杨虎已经利益熏心性格的红娘子,担心自己这些亲人被他利用、为了能够约束他们,这才加入。

如果不是她在,这些人会加入赵疯子相对纪律比较严明的队伍么?早跟着杨虎烧杀抢掠,干出十倍的坏事了,没有她在、黄河决堤,整个山东一片汪洋,那要害死多少人?又要有多少人为了活命跟着造反?

我尊重读者的意见,但是不能不符合人物背景性格的乱爽一气,让她臣服在主角脚下,什么父仇亲恩,江湖道义全都不管了,那样的爽是不切实际的,这个人物也被人为的扭曲了,那是为了利益不尊重读者,她的身分、性格,就该有这样一个发展过程。至于梅暗花明,有所转变,那是有过程的,为了杨,把一个女匪写的失去了灵魂,只为了满足大男人主义,可是那样真能满足么?全是千篇一律毫无个性的女人是不合理的。如果是因为这一样,我会对书负责,哪怕因此令您不能投票,我也会坚持按着她的性格让她的戏表现下去。我觉得,这才是对您负责。

现在秋水MM在帮我管理书评,不过喜欢热闹、喜欢看读者书评的我仍然在,仍然时刻关注着你们的发言和意见,我不会离开的。

最后,再次向我的书友呼吁月票,我们赶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