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1378

发布时间: 2020-06-12 21:31:39
A+ A- 关灯 听书

离城门还有一里半地,红娘子已追了个马头马尾,马怜儿的四名侍卫都是内厂挑出来的武术高手,可是会武的人不见得马就骑得好,他们的马术比起这两个母老虎可是差了十万八千里。

两个侍卫已被马怜儿和红娘子抛在后边,眼见后边大队骑兵越追越近,那两个侍卫只得拨马奔到路旁野地里,一到了那里马的速度更加施展不开,他们虽未逃走,却被抛的越来越远了。

剩下两个本来还追着马怜儿跑,一见红娘子越逼越近,两马便开始向中间靠扰,意欲夹击,红娘子快马奔至,二人掌中刀也寒光扬空一闪,斜斜地向红娘子劈下。

红娘子纤腰一扭,身子略略一俯,马速突然加快,动作比那两柄刀只快了那么一分半分,两刀削肩而过,红娘子双掌左右递出,“呯”地一声击中两人胸肋。

借着马的冲力,这一掌把两个人从马上打得横空飞了出去,正砸在路边的泥坑里,摔得七荤八素,也不知肋骨断了没有,一时半晌是休想爬得起来了。

马怜儿拨马,意欲窜入荒地,虽然那样马速更慢,但是后边追赶的这个白衣匪首领势必也不好施展,说不定还有脱身的希望,可是红娘子的马术不在她之下,一看之下立即察觉了她的意图,趁她拨马,加速迎上来向她冲去。

马怜儿无奈,又拨正了马头,利用这小小的差异,二人已变成并辔齐驱,还有半里地就冲到城门了,马怜儿扭头向左望去,那马上的黑衣汉子也正紧盯着她,一双漂亮的眉毛,一双亮亮的眼睛,眼睛里有一抹看到人间绝色的惊艳和赞叹。

眼神稍稍下落,瞧见那玄衣男子脚跟抬起,靴尖正欲抽离马镫,马怜儿想也不想,身子向右一滑,她动的同时,红娘子也动了。

红娘子纵身而起,向马怜儿的马上跃来,大剌剌夺马擒人,根本不把马怜儿的功夫看在眼里。两个人几乎是同时动作,马怜儿身子一缩,向右滑下,红娘子纵身离鞍,跃向马怜儿的马背,两人配合的天衣无缝。

马怜儿整个人都滑到了马腹之下,红娘子骑到她的马背上的同时,马怜儿自马腹下向左窜出,一下子扣住了红娘子的战马马鞍,双腿向上一踢,娇躯倒翻上马背,身子先横后直滴溜溜一转,双腿一分已经骑到了红娘子的战马上。

这动作既矫健又漂亮,就是后边火气冲冲赶来要教训教训这女娃娃的甄老头儿都情不自禁地大叫一声:“好身手!”

身手虽好,终究耽搁了时间,这时两人的马奔得太近,红娘子双腿较力夹紧了马腹,趁她尚未坐稳,猛地探臂一扣,斥喝道:“过来!”

红娘子手掌探过来一把扣住马怜儿的小蛮腰,顺势一带。马怜儿“啊”地一声轻呼,已被红娘子一把带过马来,按在马鞍上边。

后边蹄声如雷,无数战马冲了过来,纷纷停在红娘子的身边。红娘子把马怜儿往后一掷,喝道:“绑了!”

马怜儿踉踉跄跄退了几步,两个白衣军士兵跳下马来,如狼似虎地把她绑了起来。

红娘子没有再理会她,这一通追逐,距城门已经不到十丈的距离了,红娘子跳回自己马上,直愣愣地看着城门,门前的死尸,燃烧殆尽还冒着青烟的破车,都明明白白地告诉她,封雷等人已经动过手了。

然而现在,城门紧闭……

************

数千铁骑都默默无语,唯有战马喷吐鼻息的声音和几声嘶鸣,城门前一片压抑。他们千里奔袭,就为的南京城,然而现在望着巍峨高大的城墙,和那厚重的似乎铁石所铸的城门,他们心中一片茫然,下一步,要往哪里去?

就在这时,城头一片嘶喊,红娘子仰头望去,只见高高的城墙上一个人影鹰一般翩然跃出,向城下落来,半空中只见那人抖手一甩,一道绳索夭矫如灵蛇,射向城头箭垛。

绳索一顿,显然绳头有飞钩钩住了城墙,空中人身形一顿,荡向城墙,双脚在城墙上奋力一踏,迅速释放绳索下落,只见城头刀光一闪,已有官兵见机的快,一刀斩断了飞钩,城墙外的汉子半空坠了下来,此时距地不过两丈有余,红娘子催马前行,伸手一托一带,将那人横着送了出去。

那人踉踉跄跄退出几步稳住了身子,定睛一看喜道:“崔副元帅!”

这人满身是血,脸上血汗一片,十分的狼狈,红娘子惊道:“封雷!”

封雷露出一个似哭非哭的笑容,说道:“在下无能,夺城失败了!”

随着封雷落城,城头上冒出无数官兵,箭下如雨,响马军就在城头下,他们奔袭而来全是轻骑,又无盾牌护身,顿时被射落马下一片,其余的人举着兵刃拨打箭矢向后退却,持有弓箭的人就弯弓还击。

红娘子看看自己轻骑而来的几千士兵,银牙一咬,断然道:“诈城既被识破,我们马上便走,这里不是久留之地”。

她恨恨地望了眼城门,命令手下立刻退兵,几千气贯长虹一路杀来的猛士,一仗未打又偃旗息鼓倒退而回。他们来的快去的也快,马昂提着血淋淋的钢刀冲上城头时只见红娘子的人马卷起一路烟尘又往来路退去。

此时周德安正领着自己的三千人马向回狂奔,周德安急的脸都白了。他一路上得意洋洋做着晋爵升官、封妻荫子的美梦,却不想当头正碰上马怜儿的两个侍卫,一听二人说出消息,周德安大惊失色,两个侍卫虽说城门已关,可是自己不在,来兵又不知有多少,万一有个闪失那该如何是好?

威国公可是下过自己坚守不出、只护南京的命令的,如果敌兵势大,力战不克那也罢了,如果因为自己不在城中被人攻陷。那杀杨虎的功劳也挽救不了他的过失了。陪都丢了不要紧,只要追的快,趁他立足未稳马上就能夺回来,问题是城中不能死的人太多了,那些早就该死却偏偏不能死的饭桶哪怕被乱兵杀死一个,也够他喝一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