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1336

发布时间: 2020-06-12 21:29:24
A+ A- 关灯 听书

杨凌双手一背,冷笑道:“暂时因困境聚合的力量,何谈长久?只要你们稍稍得势,便起争权夺利之心,临苦战时保存自己实力;有利益时。保证自己得到好处;这些你们避之不开的事情,必然导致整个部伍人心离散,轻义重怨。难成气候。”

“我呸!你们朝廷中人懂什么叫江湖义气?我们兄弟上下一心,岂会如此不堪?齐大哥入狱饱受酷刑,始终不肯吐露我们一点秘密;张茂大哥义薄云天,是霸州第一条好汉。你这狗官,不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封雷怒骂着,狠狠瞪了江彬一眼,那目光如刀。如果不是隔着一道铁网,就要冲过来与他决一死战了。

江彬无所谓的耸耸肩,耷拉着脸道:“看我作甚?自古忠义不能两全,我是朝廷将官,自该以大明江山为重?”

刘廿七鄙夷地啐了一口,骂道:“呸!狗都不吃的东西,你是官,我们是匪,我们却比你干净一万倍!”

“去你娘的。兄弟之间讲个义气就觉得自己了不起了?你们攻城掠寨、烧杀抢掠,**妇女,无恶不做,说是替天行道,经你们一通烧杀,不知多少苦哈哈家也没了,人也死了,我入你亲娘,你们攻霸州,把我的小老婆给弄哪儿去了?

你们这些杀千刀的畜牲,那么娇滴滴的一个美人儿,你们也舍得杀?你们这些天不收地不养神憎鬼厌恶贯满盈死有余辜千刀万剐痴头怪脑愚昧无知婊子养的王八蛋!”

江彬跳着脚大骂,越骂越是悲愤,刘廿七被他骂得心头火起,刷地拔刀出来,厉声吼道:“有种你过来,老子一刀劈了你!”

江彬也不含糊,两把斩马刀铿地一声握在掌中,冷笑连连的道:“就凭你?滚过来,老子一脚踢你下谷做王八!”

杨凌和赵燧异口同声地喝道:“给我住嘴!”

两个人犹自不肯服气,一边收刀后退,一边狠狠的瞪着对方。

杨凌道:“赵兄智略过人,倒是一员猛将,可惜,你只是响马盗中的一支,难以统率各部,响马盗一旦壮大,为了合并各派势力,覆军杀将在所难免。张茂?张茂不过是水泊梁山上的晁天王罢了,那么谁是假仁假义、卖友求荣的宋公明呢?”

杨凌看了封雷一眼,笑道:“你倒是一员悍将,可你只懂打打杀杀,打江山取天下你就是做独当一面之雄也办不到。歃血为盟,举义群伙,自古造反者谁不是这样起家?可是一旦成势呢?既以利合,必以利分。古往今来,以平民之身而登帝王者,无不千方百计寻找罪名,行那鸟尽弓藏,兔死狗烹之事,为什么?

盖因你们这些歃血为盟的结义兄弟,最知道当了皇帝的那人的底细,知道他不是什么真龙天子、他也不过是个泥腿子出身,你们对他是当成好兄弟,却不是当成一个敬畏的主子………”。

杨凌说到这儿忽然觉得不妥,怎么忘了本朝太祖也是平民出身了?虽说对方是贼,身边的四员武将也不足惧,可是这种事情还是少讲为妙,所以马上又转了口。

他本来想说,以割据一地的王侯大豪起兵的,自己的名望和势力一开始就很大,投靠他的人原本就是以主公待他,一旦得国,不过按部就班,封王封候,做皇帝者不会感到有威胁,自然也不会大行屠戳。

而平民为帝者,却鲜有这样胸怀的,因为他们走的正是刘六等人现在的路子,彼此之间兄弟相称。全凭义气和兄弟感情维持这种组织关系,每个人都有比较独立的势力,而且缺乏对大首领足够的尽畏。

那么他做了皇帝,最大的威胁就来自这些昔日的兄弟。这些还未明智地把自己和皇帝的身份从兄弟转化成君臣父子,而且手握重兵的人。

一般这时才夺了江山做了皇帝的人,年纪也都不小了,他是没有时间再让这些骄兵悍将适应他们的新身份,建立自己的新秩序的。为了江山稳固,为了子孙后代,那么这个皇帝能采取地最好的办法,就是杀功臣。

这个怪圈,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谁又能保证那些枉死的功臣真地没有过自己当皇帝的野心呢?国有少主。而统兵大将是开国元勋,结果取而代之的例子,古往今来太多太多了。

攻城为下。攻心为上,杨凌相信以史为鉴,这些血淋淋的现实能能够打动这些人的心,在他们心里破开一道裂痕。这些事娓娓道来,不但通晓文史的赵燧三兄弟心生警戒。对刘六杨虎等人从此再不能完全信任,就是封雷那几个脑袋缺根弦的死忠大将也得犯核计,如今只好另寻说辞。不过虽然话收的早。看那模样,赵氏三兄弟,显然已经听懂了,目的也算达成了一半。

杨凌吁了口气道:“几位稍安勿躁,杨某此来诚心招安,分析利害,也是希望你们能够好好思考,如能一团和气,那是最好。如果你们仍然决定刀兵相见。话已说尽,咱们也心中无憾了。再说知彼………”

***********************

桥上唇枪舌剑,林中冷箭暗战。桥上僵持着,林中的小楚和金眼雕也在僵持着。金眼雕是一个有耐心的猎人,远比很有耐心杀人的小楚更具耐心,艳阳下,他静静的单膝跪倒在岩石上,眯着眼睛一动不动。

他曾经在大雪的冬天,在一棵树下举箭耐心等候了近两个时辰,等到那只狡猾的雪狐出现,一箭将它双耳射个对穿,保持了整张雪狐皮的完整,卖了个大价钱。现在,他就是把对面树上的小楚当成了一只狡猾的雪狐了,他在静静的等待着猎食。

也许他只是一个卑微的小人物,可是一箭在手,又隔着一道无法逾越的天堑,他就不怕任何一个高手,任何一个人,在他得意的领域,都可以睥睨笑傲,我自称雄。小楚虽在林荫遮蔽下,却远比对方紧张,他狩猎的经验和耐心以及他的箭技比起对方都差的太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