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1327

发布时间: 2020-06-12 21:28:55
A+ A- 关灯 听书

赵燧挥手屏退左右,与红娘子悄悄说明自己的想法,红娘子领命而去,封雷正欲随之退下,赵燧忽地道:“封将军留步”。

待红娘子离开,赵燧走到封雷面前,目光炯然,盯着他半晌,才低声道:“封雷,你立即从本部兵马中挑选三五百武艺高强、精明忠心地部属,然后抄小路下山,渡河南下,先入中原”。

封雷愕然道:“我?只率几百人先行?”

赵燧点点头,说道:“对,你和刘廿七一起去,现在为了牟利西粮东运的行商很多,我已经为你准备了金银,先到陕西,然后购买些车骡米粮,扮作行商再往东行,我要你去……”。

封雷听罢恍然大悟,他兴奋地道:“赵元帅妙计,在下这就去准备”。

封雷说完拱了拱手,兴冲冲地离去了。

赵燧目送封雷离去,轻轻叹了口气,又摇了摇头。自从红娘子上山,封雷的神情举止便有些异常,他自己以为掩饰的很好,其实不只赵燧看的出来,怕是红娘子也有觉察了,否则不会忽然换去了红裳,整日以男装示人。

这封雷昔年也是崔家老寨比武招亲的有力竞争者之一,一身武功不在杨虎之下,可惜他大字不识,两相比较就没有杨虎有优势了。他武艺虽高,终究比不上红娘子,崔大小姐不放水,他怎么过得了这一关?

封雷被泼辣俏美的红娘子打败,却从此对她情有独钟、念念不忘,他不愿见到杨虎夫妻恩爱模样,更不愿屈居在杨虎之下,杨虎是北绿林总舵把子,他便退出绿林,入了响马盗的伙。

及至听说杨虎夫妻失和,崔莺儿搬回崔家老寨居住后,封雷的心思便又活泛起来。在霸州时,张茂、刘六等人议事,封雷动不动就鼓惑大家称拉队伍做山贼、去太行山投奔杨虎,实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杨虎不休妻,那么红娘子就永远是杨家的媳妇儿,绿林道上犯氵㸒邪的惩罚极重,封雷倒也没有什么不堪的想法,只是红娘子离开了杨虎,在他眼中,就仍然是当年暗恋至深的崔大小姐。

想到她心里就觉得甜了,若能长伴身边,看她一颦一笑、听她只言片语,那便是梦寐以求的幸福了。红娘子突然来到中条山,封雷每日得见红颜倩影,喜不自禁,言语神情难免有时会失态。

赵燧看在眼里。生怕自己手下这员悍将一时行差踏错干出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来,尤其红娘子不但是有夫之妇、而且是另一支义军的首领妻子,一旦真的闹出点瓜葛来,白衣军大战响马盗。张飞杀岳飞,杀地满天飞,那这乐子就大了。

可是这种事情实在没办法开口,踌躇再三,目前也只好让他去江南办理要事,暂且把他调开,等到自己的军队也到了江南,与杨虎军合兵一处,在人家相公面前,封雷该能消了这份绮念邪思吧?否则。这可是一出内乱隐患呐。

部将没有远见,不顾朝廷外松内紧,正在一步步收罗。意图困住江南白衣军的现实,盲目要求和杨虎、刘**兵,山西立足未稳又来了杨凌这个强敌,思前想后,外忧内患。赵疯子一拍大腿,叹息道:“唉!女人是祸水,古人诚不欺我!”

赵疯子感慨方毕。外边蹬蹬蹬跑进一个侍卫,气喘吁吁地道:“赵元帅,官兵上山了,。

赵疯子大吃一惊,霍地立起道:“快快迎敌!”

那侍卫一呆,忙道:“是官兵派人……上山了,要见大元帅和您呢”。

赵疯子气得恨不得给这蠢货一个大嘴巴,他瞪了一眼道:“他们派人上山做什么?”

“招安!”

***********************

太原卫,指挥使大人的书房,泥炉焙酒。菜肴四味,李福达和江南雁正在对坐浅酌。李福达得志意满地道:“大礼已经鼓惑杨虎、刘六一群草莽去了江西,这下子宁王抓兵权就名正言顺了。

大仁授意宁王率先响应正德改制,还捐献大笔银两,这事做地也甚合我意,此举必可消除正德的戒心。他的人在京中好好运作一番,对于宁王干涉军务一事,只要那些京中大员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那么宁王就可以掌握足以起事的兵力了。”

江南雁提醒道:“教主,杨凌可是又来山西了,上次去大同,咱们的‘困龙计划’被其破坏,本教在大同多年发展的势力被清扫一空,此人不简单呐。教主万万不可失之大意”。

李福达平静地道:“何必紧张,苗逵、许泰这些人,在山西剿匪无功,赵疯子的势力反而日益壮大,他杨凌是不能不来呀。不过他来,是冲着中条山的赵疯子去的,能对我有什么影响?”

江南雁急道:“教主,属下的意思是……此人实是我教地一个大祸害,他既然来了山西,是不是找个机会把他做掉?”

李福达目光一凝,沉声道:“他现在贵为国公,出入护侍如云,如何下手?一旦功败垂成,万一漏出马脚,我在此地苦心经营的一切岂不尽付流水?再者,太原是我的防地,如果他在这里出事,就是晋王也要受责罚,我一个卫指挥使,还能保得住官位、留得住兵权么?莫做蠢事!”

见江南雁面有不甘之色,李福达口气一缓,又道:“杨凌三番五次坏了本教大事,大义又……,你以为我不恨他么?我恨不得食其肉、饮其血!可是越是如此,越不能因小失大。如果有能让我摆脱干系的机会,我自然不会放过他,否则就不能轻举妄动。

杀死一个强劲的潜在对手,却失去问鼎江山的好机会,岂不是因小失大?挑战奠基百余年、树大根深的大明朝廷难不难?这我都不怕,我会对一个杨凌忌惮如虎?只是杀也好,不杀也好,得通盘考虑,算算我们得到的和失去的哪一个更多。南雁,忍,尤其艰难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