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1316

发布时间: 2020-06-12 21:28:21
A+ A- 关灯 听书

杨凌愕然道:“这是蜂蜜?”

阿德妮甜蜜地望着自己的夫君,柔声道:“是啊,每天我都要和你饮用这种蜂蜜水”。

她眸光流盼,嗓音甜甜地道:“蜂蜜是生命、健康、和生育的象征,在我们婚后的三十天内,饮用蜂蜜水,祈祷我们的生活象蜜一样甜,这是我们的‘蜜月’呀”。

杨凌这才知道蜜月来源,他又饮了一口,把蜜糖含在嘴里,杯子放在一边,然后揽住了阿德妮的纤腰,把嘴迎了上去。阿德妮含羞闭上了眼睛,花瓣般丰盈动人的双唇迎凑过来。两个人分享着口中的蜜液,一对身躯渐渐躺倒在床上。红烛高燃,鼻息咻咻,轻柔娇软的无比诱人。

过了许久许久……

杨凌忽然坐了起来,气急败坏地道:“这个裙子,你这个裙子怎么解开?”

阿德妮衣衫凌乱,酥胸半露,脸蛋儿红润,那无边春色令人耳热眼跳,偏偏那累赘的裙子不知系的什么扣,就是弄不开,那扣儿一排排的,从胸口一直向下,直到把腰勒的纤若一握。

阿德妮羞窘的自己去解裙子,可是一样弄了半天解不开,那裙子下摆是由大到小一圈圈向上延伸的铁丝撑起来的,这样躺在床上,里边一双悠长丰腴穿着黑色丝袜的大腿叫人看了热血沸腾,偏偏看得动不得。

一对新人和阿德妮的裙子奋斗起来,正德皇上也不知怎么裁制的裙子,当初一大帮下人七手八脚帮她穿上的,经杨凌连扯带拽的一通弄,现在根本打不开了。两个人忙的一头大汗,终于死心的罢了手。

垂头丧气的互望了片刻,两个人不禁“噗哧”一笑,呵呵的笑起来。

杨凌腾地一下站起身来,拍拍她的肩膀安慰道:“别急,我的蜜糖,呵呵,我有办法!”

杨凌一转身走了开去,打开房门四下看看,然后攸地一下闪进了夜色当中。韩幼娘、高文心等人在花厅嗑着瓜子闲聊了一阵正要散了,只见杨凌衣衫不整地跑了进来,众美女不禁诧然。

杨凌没想到她们还没散去,他干笑两声道:“呃……我来找………对了,就是它”。杨凌双眼一亮,扑过去从窗台上抄起那把剪花枝的大剪刀,“卡嚓卡嚓”比划两下,满意地一笑道:“很好。天色晚了,都快些睡吧,我回去了”。

杨凌举着剪刀扬长而去,一众妻妾红颜面面相觑:新婚夜。他……弄把大剪刀做什么?

雪里梅眼珠一转,拉起唐一仙的手道:“走,咱们去瞧瞧,看老爷玩什么玄虚”。

唐一仙虽然好奇,可是听墙根这种事……,万一听见什么羞人的动静,自己一个未出阁的大姑娘如何好意思见人?她羞赧地挣脱了手道:“不呢,我才不去”。

雪里梅生性活泼,平素就不太怕杨凌,自从有了身孕更是有恃无恐。她才不怕这个呢,想了一想,她又拉起玉堂春的手道:“走,玉儿陪我去!”

两个人手牵着手儿刚刚走到门口,唐一仙在后边叫了一声:“嗳,有什么好玩的事儿,回头可要告诉我呀”。

雪里梅鼻尖一翘,哼了一声,拉着玉堂春飞快地走了。

洞房内乞里卡嚓,一件婚纱被杨凌剪的七零八落,总算是离开了阿德妮的身体。那双丝袜也顾不上欣赏了,被他气恼地扯了下来。杨凌把剪刀一丢,长出一口气道:“哎哟我的妈呀,可算是……可算是……”。

杨凌说到这儿眼睛一直,性感婀娜的身子近在咫尺,丰腴修长的大腿赫然在目。由于方才一番运动的缘故,阿德妮的肌肤呈现出淡淡的晕红,健美性感的胸膛上旋起两座坚挺莹洁的乳峰,乳峰完美地收缩至尖端,呈现出淡红色的乳晕。

杨凌痴痴出神的目光立即被阿德妮察觉,他还来不及细看,阿德妮就羞涩地转过身去遮住了羞处,以背臀朝向了他。她流畅的曲线,收缩到活力澎湃的腰肢上,像是突然遇到了障碍,水一样奋力两侧绕过,包抄出与纤腰相比巨大而丰满的臀部。

同阿德妮修长高挑的身材相比,她的圆臀似乎并不硕大,可是这一躺在那里,臀肉肥嘟嘟、粉嫩嫩的,好象以酥乳保养的一颗明珠,耀人二目。蟠桃园里怕是九万九千年也结不出这样一颗肥美的蜜桃儿……

由于杨凌一直没有动静,阿德妮有点不安,她不知道自己的姿色能否让夫君满意,一双修长的大腿因之下意识地绞动起来。她的腿在海上时经常暴露在外,晒成了麦芽色,结实、圆润的一双大腿因而显得象牙般润泽,有种说不出的妖魅。

杨凌被这妖精蛇一般的扭动惊醒了,他呼吸急促,英俊的脸庞上浮起魅惑的笑意,衫裤被他匆匆褪去,然后对阿德妮邪笑道:“阿德妮”。

“嗯?”轻轻的颤音儿从鼻腔里哼出来。

“记不记得我对你说过,君子一言,上马扬鞭?嘿嘿嘿,我来啦,达令!”

杨凌说完,一个虎扑向床上跃去。

“扑嗵!”

半晌,阿德妮焦灼地爬起来:“亲爱的,你怎么了?”

“没……没事儿”,杨凌咬着牙,眸子里快喷出火来了:“好疼啊,我的膝盖啊!都磕出血来了!”

他恨恨地看了一眼那双半耷拉在床边的长筒吊带袜,一脸欲哭无泪的表情:“怎么就一脚踩它上边的呢?”

外边雪里梅、玉堂春鬼鬼祟祟的出现在门口,贴着门板倾听房中的动静。

“哎呀,还说没事,你都出血了,天呐,这可怎么办呐”。

“没事,没事,千万别吵,新婚之夜,我弄了个血染的风彩,我……丢不起那人呐”。

雪里梅紧张地咬着自己的手指头:“怎么……怎么会是老爷流血呢?这也太吓人了!”她瞧一眼玉堂春,玉堂春也是俏脸发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