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1315

发布时间: 2020-06-12 21:28:18
A+ A- 关灯 听书

杨凌顿时语塞,送给新娘的是花球,送给新郎的还真的有,这个他还是随口开玩笑似的问了阿德妮一句才知道的。当时西方已经出现了吊带袜,而且贵族男性比女性更喜欢使用吊带袜,他们使用的吊带袜五颜六色,袜口有精美的蕾丝,并在膝盖的外侧饰以蝴蝶结。

婚礼上,如果新郎把新娘的丝袜脱下来,被扔中的人就是被祝福下一个成亲的男子。杨凌当然不会说出来,开玩笑!洋为中用也不能什么糟粕都往里传呐,当时欧州贵族结婚,新娘还得穿着内衣躺在床上让宾客们亲吻呢,这可不行。

杨凌把头一摇,跟拨浪鼓似的:“没有,没有,男人没有”。

正德发急道:“怎么会呢?凭什么男的就没有啊,嗳!要不朕问问阿德妮。”

“别别别,呃……臣忽然想起来了,哈哈哈!”杨凌干笑两声,顺势解开扣子,把那件翘着燕子尾巴的上衣脱了下来:“皇上,您穿上,还有帽子,穿戴上它们的人,就是下一个新郎”。

正德大喜,立即接过来把那件长外套穿在自己身上,然后把高帽往头顶一扣。杨凌总算阴了他一把,出了心头一口恶气。

仪式结束,要回府摆宴了。教堂和杨府不远,徒步就到,两人并肩走在前边,伴郎伴娘随在身边。

夕阳西下,金黄色的阳光沐浴下,一顶烟囱帽,身后翘着条趾高气昂的燕子尾巴,左手执盾、右手举刀的当今圣上朱厚照,成为婚礼队伍中最靓丽的一道风景线。

***************

PS:继续汇报战果,还差842票15000,关关处于兴奋之中……

今天上午把下一步的写作纲要整理了出来,一直整理到宁王造反,下午才开始码字,有点累,我点点眼药水,去阳台望望远,回来再加精。

另外说明一下:很多书友注册了《回明》中人物的ID,后来又有人注册了简单体的月关或者李观鱼,或者名字后边带有隐藏不可见字符的名字。更有很厉害的,注册名字不知用了什么办法,怎么看都和我的一摸一样,除了注册日期不同,居然连起点系统都骗过去了,你要是点他的名字,调用的是我的注册资料,只有发言时显示的注册日期不是我的。

而且现在他还高V了,让大家怎么认啊,你说我可咋整?在此特意说明一下,叫月关的一个也不是我,因为我的作者名叫月关,但是起点发言用户ID是李观鱼,李观鱼的注册日期是2006-10-29日16:13:22,你要是看到发言者注册日期不符,那就不是我。泪奔,加裸奔~~~

第381章重返朝堂

杨府的家宴由于皇帝的到来做的还是很丰盛的,女眷们在后庭自开了一桌,正德和杨凌、张永自在前堂饮酒,只有那新娘子回了杨府又按照中式的规矩,待在她的新房内由喜娘陪着,不能出来。

正德皇帝因为身边都是日常所见的近臣,所以十分喜悦舒坦,众人饮酒作乐,谈笑甚欢。他们回来时天色就已经晚了,这可眼看着天色暗下来了,虽说皇上平素住在豹圆,不必顾忌禁宫上锁,可是回城也不能太晚了。

杨凌便含笑劝道:“皇上,眼看着天色已晚,臣可不敢久留陛下,否则恐为科道谏斥,皇上您该回宫了”。

正德皇帝喝的正起兴儿,闻言道:“嗳,无妨无妨,晚一些就让城门再打开就是了”。

杨凌笑道:“皇上,虽说响马盗白衣匪已赶到南方,可是难免会有一些游兵散将逃逸,还留在北方,皇上万金之体,不可冒一点风险,倦鸟知剿嘛,咱们喝得尽兴了,皇上再不起驾,臣等心为之忧,这酒可饮不下去了”。

正德怡然自得,丝毫不觉自己高帽燕尾,正象好大一只鸟儿,闻言笑呵呵的还不舍得走。牟斌等人身负皇帝安危,他们也不敢冒丝毫风险,漫说真的有人伤了皇上,就是有人冲撞惊了圣驾,那也担待不起呀。

牟斌眼珠一转,贴着皇上耳朵悄悄低语几句,正德听罢捧腹大笑,一条大尾巴在后边颤呀颤呀的十分诡异。正德对杨凌满面笑容的道:“原来是如此的倦鸟归巢,哈哈,你自归巢去吧,朕这就起驾回京,免得误了你的好事。哈哈哈……”。

杨凌闻言无语,眼瞅着皇上挺着一条大尾巴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后堂女眷闻讯也忙送了出来,一大家子把正德送上轿子,御林军四周护持起驾回城了。

把这位大鸟送走,一家人才算松了口气,前庭杯盘狼藉正在收拾,杨凌便和妻妾还有唐一仙、成绮韵来到后堂花厅稍坐,叫人沏了茶来。杨凌刚刚装模作样地坐下来,就被唐一仙和雪里梅笑嘻嘻地轰了起来,把他推了出去。

杨凌笑笑,扒眼一看,大家都在厅中聊天吃茶,这才施施然走向阿德妮的住处。天色微暗,今日有喜事,灯笼挂了一院子。此时刚刚过了太皇太后的国丧期,灯笼乍一换成红色,瞧着就心情舒畅。

一进了阿德妮的卧房,只见花团锦簇、龙凤红烛高燃。喜娘见老爷进来,笑盈盈地上前见礼,然后退了出去。阿德妮坐在床边,一身洁白的婚妙,甜蜜地看着杨凌。

杨凌关了房门,走过去坐在她身边,握住了她的手笑道:“吃没吃东西?”

阿德妮羞怯地点头道:“嗯,喜娘给我备了点心、热粥,吃过了的”。

她轻轻抽出手来,走到桌边,提起壶斟满一杯热气腾腾的茶捧到杨凌身边,杨凌接在手中,见那茶油亮油亮的,闪着红润的光泽,倒不似平常所见,便好奇地饮了一口,那根本不是茶,甜甜的,竟象是蜂蜜调配的糖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