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1305

发布时间: 2020-06-12 21:27:49
A+ A- 关灯 听书

这时正是战时,山东小股流窜的残匪未清,官兵腰杆儿比较硬,领兵的参将正是乔四海,他心疼自己的将官,山东三司官员不敢管,他一状告进京里头来了,顺着道儿,就把那管家知道的孔老太爷非法兼占十余万亩土地等等事由报了上来。

杨凌听明白了来龙去脉,细细思索一番,隐隐有了个整人的好主意,他似笑非笑地道:“我知道了,这件事,总得让正在流血打仗的将士们出口恶气才行,至于兼占的不法土地,也得让他吐出来,这事儿我现在就开始准备,不能让他成为改制革新的拦路虎”。

焦阁老嗯了一声,又小声道:“国公爷,门下能想到的,还有一个人,没准儿就有胆大的把他抬出来”。

杨凌嘿嘿一笑,淡然道:“说吧,又是哪头大老虎?”

焦老阁摇摇头,说道:“这位……不息是虎,而是龙,一条真龙!”

“啊?”杨凌瞠目道:“当今皇上!皇上……有什么把柄?”

焦阁老附到他耳朵上,悄声低语起来……

******************

PS:还有六天时间,还差1400张月票,哈哈,万五破关在即,关关膜拜诸位大神,你们神通广大,法力无边呀,继续继续,加油加油^_^

第379章奸诈兄弟

杨凌从焦芳那儿回到府中,进了幼娘的房间。孩子玩累了正在睡觉,赤着一双藕段儿似的小胖腿,腰间搭了一条薄毯,脸蛋红扑扑的,鼻尖上沁着细细的汗珠。

两个人坐在床边,絮絮耳语,韩幼娘听了杨凌的话担心道:“相公,那可是万世师表、孔圣后裔,轻易动不得的,这天下哪儿不是读书人做官呐,到时得罪了谁都不知道”。

杨凌笑道:“你放心吧,我不会意气用事的,他这种事儿发生的正是时候,我是想好好运筹一下,利用他孔家的影响力,给改制创革的大船加一把风力,算是让他将功补过吧。

我是不会对他大动干戈的,虽说他权再大也大不过皇权,不过霸占民田、以上欺下的事多了,也算不得大事,真要拿他试刀,未免小题大作,让人觉得我是有意针对了。何况,要试刀,我也不会找这么一块难剁的滚刀肉。

攻人之恶勿太严,当思其堪受;教人以善勿太过,当使其可行。相公懂得这个道理,呵呵,可不要再把相公当成不通世务的毛头小子了”。

韩幼娘瞟了他一眼,似笑非笑地道:“喔?相公很通世务了么,呵呵,那是什么事惹得阿德妮姑娘那么不开心了?”

杨凌一怔,反问道:“何出此言?她怎么不开心了?”

幼娘轻笑道:“我瞧她闷闷不乐呢,下午一直待在后花园,见了我也只是强颜欢笑的模样。这事儿呀,我们劝不了。除了因为你,想来也没旁的原因。唉!人家的娘家远在万里之外,既然死心踏地跟了你,咱可不能委曲了人家。你说是不?”

杨凌苦笑道:“你呀,就是同情心泛滥,相公是那样的人么,算了,我去瞧瞧去,看她有什么心事”。

幼娘“嗯”了一声,温柔地替他换了件轻袍。杨凌施施然地走向后园。

这里由于增盖房屋,又扩展了一大片,幼娘练武的地方移到了暖窖上边,果林旁那一片,仍然种植着菜蔬。还有几垄玉米、地瓜、土豆、蕃茄,和新近由于打通了南洋通道,刚刚传进中土的落花生。

阿德妮坐在蕃茄地旁的一块石头上,手里拿着一根木杆有一下没一下地轻轻敲打着地面,神情落寞,痴痴出神。

杨凌蹑手蹑脚地走到她的身边,阿德妮一惊,肩膀耸动了一下。瞧见是他,方要站起,杨凌已按住她的肩膀,笑吟吟地挨着她坐下,柔声道:“怎么啦,有什么心事?”

阿德妮摇了摇头,说道:“没有。”

杨凌一直凝视着她,阿德妮的眼神渐渐慌乱起来,终于,她微微侧过头,轻叹一声道:“我发觉,我懂得的东西在大明几乎都没有什么用,除了制造杀人武器。我不了解大明,很多东西就只能想当然,我以为是对的,有时是很可笑的行为”。

杨凌微微一怔,随即恍悟过来:“敢情这位西班牙天才美少女自幼就是天之骄女,而且她自恃的不是美貌,而是她的才学,她所通晓的知识,也绝不仅止于武器,然而现在到了大明,一旦离开战场,离开她具有特长的武器制造,精心构思的想法都被人轻易的否定了,自尊心有点受不了。”

杨凌笑起来,西方人身材成熟的快,加上她历尽坎坷,性格更加坚强独立,自己倒忽视了她还是个小姑娘,心理上还是很脆弱的,竟然没想到她因为与成绮韵的一番论战失败,自己又急于会见几位朝廷重臣对她有所疏忽,让她产生了失落感。

“傻丫头,谁说你没用啦!呵呵,只有你有这种奇怪的想法,我们大明的女人还崇信女子无才便是德呢,哈哈……”,杨凌亲昵地把她搂在怀中笑起来。

阿德妮蹙着眉头,很认真地道:“我说真的嘛,女红我不会,厨艺我不懂,官场仕途上我又帮不了你,等我嫁进门,难道专门负责给杨家造枪造炮造炸弹?做为一个女人,我真是没用!”

“谁说你就没用了?”

“有啥用?”

“呃……不愿造枪造炮,你还可以造人呐,帮我生个杨家的洋娃娃先!”

阿德妮怔了刹那才反应过来,两团红云顿时飞上了她的脸颊,她羞赧地捶打了杨凌两下,然后偎进他怀里,幽幽地道:“杨,不要骗我,你是真的喜欢我吗?”

“奇怪,我们都……都那样那样了,不喜欢你我会要你……那样那样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