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1258

发布时间: 2020-06-12 21:25:29
A+ A- 关灯 听书

钢叉夺回,犹如毒龙般一吞一吐,那名从马腹上已被挑起刺到马臀上的骑士胸前三个血洞,热血狂喷,一声未吼地就倒栽下马去,随后横的坚的,走马灯似的战马踢踏,碗口大的马蹄毫无顾忌,把他健硕的躯体踩成了肉泥。

人数占优、攻其无备,突如其来的尖刀式攻击,让四千铁骑发挥的淋漓尽致,凶狠迅猛的攻击,只用了片刻功夫,就把对方匆匆应战,毫无阵形和配合的千余战士杀个精光。

有落马的、受伤的战士,在马群中仓惶地奔跑着,不知道什么时候,或者在身前,或者在身后,或者在左右,就会有一匹马冲过来,马上的骑士提臀站起,手中高高地挥起锋寒的钢刀,带着一串子血珠子猛劈下来。

劈肩挂背,把落马的对手砍成两半。太快了,有的战士甚到可以听到钢刀切进自己的颅骨,骨头碎裂的声音,而这时,他的一半身子,或者整个脑袋带着一条胳膊,已经掉在了地上。

战斗非常激烈,结束的也干净俐落,当花当的大军搞清状况赶过来时,巴雅尔和乃仁台已经开始搜罗所有的财物、归拢牛羊,女人、老人和孩子们站在一起,不分高低贵贱,他们现在统统都是奴隶。

花当简单地问明了情况,得悉伯颜的大营就在前方三十里,顿时精神一振,喝令道:“留下一个千人队看守俘虏,所有掳获的财物和备用马匹全都放在这里,骑士们轻装前进,一定有人逃出去通报伯颜大营了,全速出击!”

花当该小心时谨慎万分,到此关头他却当机立断,立刻下了决定:胜负成败在此一举了,既然轻易夺下此营,说明此前小心搜索,清剿营盘的消息根本没有传到这里,前方不可能再有陷阱了。

这里既是大营前哨,即便方才没人逃走,他们也必定另有办法与大营联络,务必全力进攻,不给伯颜大营从容备战的机会。

“呜~~呜呜~~呜~~”,号角声长呜不止,已经不需要隐藏行踪了,这是最后的决战!

花当激动万分:“掳走伯颜的一切,当他的大军回到草原上时,除了臣服投降,唯有活活饿死一条路,现在,我将和火筛分庭抗礼,甚至比他更加强大。我将成为草原之王!”

雄浑悠长的号角命令一下,花当的大军突然加速,犹如一枝锋利的狼牙巨箭,中军突出,两翼相随,直扑伯颜的本部营帐。

*********************

伯颜大营已经收到了飞骑赶回送到的消息,但是这骑兵知道事关重大,一遇敌袭立即飞马来报,至于来者是谁,他还不知道。

尽管如此,职责所在,莫日根做为伯颜安排留守大营的主将却不敢大意,立即吹起号角,命令所有战士集合迎敌。战士们匆匆上马,他们在一朵朵蒙古包组成的庞大营盘外刚刚摆开阵形,远远的,星光月色下就传来一阵怪异的声浪。

“呜嗷~~”,犹如苍狼啸月,但是却雄浑无比,那是无数骑士同声呼喝形成的可怖声浪。淡淡的月色下,无数黑影密密麻麻地从前方扑过来,犹如翻腾的浪潮,波涛汹涌,震天动地。

见此骇人声势,莫日根矍然变色,扭头回望匆匆集结起来的三千精骑,他不禁一阵绝望。迎面而来地不是一群绵羊,而是悍勇不下于他们的猛士,而对方的人数粗略估计,至少有一万两千人。

他扭头对亲信百夫长大吼:“快,保护塞里木可墩马上离开,勇士们,绝不后退,冲啊!”

他们习惯于进攻,没有防守的习惯,也没有防守的条件,伯颜大营有数百座营帐,只有最核心处的伯颜王宫,巨大的蒙古大汗幕帐周围,才有一道不高的土坯墙。

伯颜大军也摆出一道箭头陈形,迎面冲了上去。‘凿穿战术’是成吉思汗根据蒙古铁骑的攻击特点总结出来的有效攻击阵形,同出一脉,自然都懂得这一战术,那就要看谁的刀锋更锋利了。

花当的大军重在必胜的信念和强大的兵力,而莫日根所恃者只有三千铁骑中间那四百名重骑兵。专事冲击的武装重骑,他们身材高大强壮,马匹也同样是最健壮有力的战力,人马全身都披着皮制盔甲,使用的武器是长矛、钢叉和狼牙棒一类巨大沉重的兵器。

重骑突进,轻骑附于尾翼,向数倍于已的强敌悍不畏死的猛冲过去。

沉重的马蹄声明显有些不同,虽然夜色深沉,花当还是立即觉察到这是伯颜的重骑兵,战阵之上,以重骑兵撕破敌军牢不可摧的钢铁阵营,然后轻骑突进,腹内开花,的确是犀利之极的战法,问题是:他们的作用仅止于冲击。现在,他们还有足够的骑士配合,扩大重骑兵的冲击创口,掩护不利于原地久战的重装骑兵么?

号角再次响起,花当呈尖刀状排列的大军一分为五,最外翼的两支大军犹如两柄锋利的弯刀,避开伯颜重骑,向已毫不设防的大营扑去,马踹连营,火光四起,狞笑声、哭喊声接踵而起。

重装出击,有去无回,现在已经顾不上大营了,三千骑士满腔悲愤,唯一的希望就是尽量砍杀敌人。花当居中的三列马队悍不畏死地迎了上去,为首者正是花当本人。

双方还未接触,箭已向骤雨一般倾泻而下,他们个个都是可以纵马射箭的骑术高手,这一通对射,箭雨密集,不少人应弦落马,然后双方的冲势却没有一丝停滞。

花当三列骑兵迎头赶上时,两列分开左右绕行,避开重骑兵的锋芒,直扑紧随其后的轻骑,象钳子似地死死嵌进去,截断了轻重骑兵的配合,绝对的数量优势、毫不逊色的武力素质,使胜负在顷刻间便现端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