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1244

发布时间: 2020-06-12 21:24:47
A+ A- 关灯 听书

杨虎冷笑:“红娘子,我告诉你,不要对我指手划脚的,我现在手握十万铁骑,普天之下,谁敢小瞧了我?我大手一挥,流血千里,号令一下,万千人头落地,你凭什么跟我斗?凭你的武艺还是崔家大寨一千多个残兵败将?”

红娘子玉指纤纤向北一指,淡淡的道:“回去!”

“嗄?”杨虎被红娘子的轻蔑激怒了,厉声道:“别忘了,我才是三军统帅!你敢命令我?”

红娘子拨马,冷声道:“回去!别打黄河的主意!否则,我立即公告天下:黄河是你杨虎挖的!三千兵马?我马上可以拉起三十万人的队伍,三十万找你拼命的兵马!”

杨虎气急败坏地吼道:“你疯了?我在山东起事,根本不想倚靠你们崔家的人马,我也不稀罕你崔家的势力了。是你!是你们找上门来要跟着我造反。我杨虎不计前嫌,收留了你们,你现在要拖我的后腿?”

崔莺儿冷冷一瞥,说道:“拖你后腿?若不是你,崔家寨怎么会受到牵连?三军统帅?更是好笑!告诉你,没有我,你会反!没有你,我的叔伯们一样会反,我肯加入,只是因为他们是我的叔伯,他们是为我爹报仇。我们之间,不过是相互利用罢了。

决堤泛黄,丧尽天良。你知道大水要淹死多少人?水灾过后。瘟疫蔓延,要病死多少人?现在正是春天,开春种下的庄稼全都毁了,今年没了收成,今年甚至明年要饿死多少人?这是丧心病狂!”

“哈哈哈哈……”。杨虎指着她纵声大笑:“红娘子,你还造什么反,你干脆做菩萨去得了”。

红娘子目注着他,语声幽幽的道:“菩萨很好笑么?这世上,真的有人菩萨心肠,行的是大善事,做的是大善举,你杨虎连人家的一根脚趾头都比不上!”

杨虎笑声一窒,被她羞辱的脸色涨红,红娘子目注远方,说道:“我不是菩萨,我只是一个愚不可及的女人。我做的也不是善事,而是但凡还有一点人性,就决不会去做的事。杨虎,我话已说尽,何去何从,你自己决定!”

她冷冽的瞥了杨虎一眼,说道:“我的人已经北上,我要回去,回到霸州去。杨虎,你记住,只要黄河决口,你地罪行就将大白于天下,我崔莺儿第一个不放过你!”

红娘子说完一踹马蹬,白马长嘶,撒开四蹄向山坡另一侧狂奔而去,山脚下二十余名骑士一直静静的候在那儿,见她下山,立即翻身上马,簇拥着她向远方平原驰去,一面面白披风迎风而起,就象一朵白云托着一团烈焰。

杨虎独立于山岭之上,怅然遥望红娘子离去的地方,直到二十余骑已消失在地平线上,仍然怔立不动。木云忍耐不住,乘马上山来到他的身前,见他痴痴远望,神思恍惚,便轻声唤道:“元帅!元帅!虎哥?”

杨虎目光动了动,清醒过来,咬紧了牙根对木云道:“走!掠了巨鹿,大军北返!”

木云奇道:“怎么?咱们不攻徐州、寻机断了黄河水道么?”

杨虎瞧向山下的韩柏,眸中露出无边的恨意,狞声道:“不能去了!她……已经知道了我的计划,黄河一决,她要立即公告天下,坏我大事”。

木云始终不明白这对夫妻为何弄的形同陌路,既然一齐造反了,为何又拖杨虎的后腿,不过红娘子的威名他是听说过的,说的出做的到,那是一喏千金、一言九鼎的江湖好汉。如果她对杨虎情断意绝,真要这么做那倒确实棘手,只怕刚刚打开的大好局面就要这么毁了。

木云懊恼的思忖片刻,忽然阴冷的一笑道:“元帅也不必沮丧,咱们本来没想到这么快就拥有这么多的兵力,迫不得已才用的方法。咱们现在有十万精兵,一路北上再继续招兵买马,足以同朝廷对抗了。如果招的兵马再多些,粮草问题就很难解决”。

他瞧了杨虎一眼,说道:“属下有一计,咱们挥军向北,争取和刘六汇合,然后从河南冲开一道缺口,直扑中原腹地。咱们全是骑兵,行动迅速,可以趁着大明军队回援不及攻占南京,拥戴明朝皇族宗亲当个傀儡皇帝与正德分庭抗礼,等到时机成熟咱们再杀了傀儡皇帝,由元帅取而代之,那时进可北伐大明,退可划江而治,你看如何?”

杨虎恨声道:“如今也只有如此了,走,咱们先取巨鹿,然后挥军北上杀向德州,争取与刘六兄弟汇合。”

他目光凌厉的道:“我要试试看,最好能一举夺了京城。取了正德、还有杨凌的狗头!

*********************

杨凌最为关注山东战局,可是山东的军情总是不能及时送到,倒是同时得到了南北两方面的消息。北面送来的消息,宣府受到了鞑靼铁骑的攻击,杨凌倒没想到伯颜在四面楚歌的情形下,还敢抽调精税攻击大明。

或许是伯颜的兵马已经不如往昔强大,他地这次袭边只能利用骑兵机动灵活的特点迅速攻击一些易占领的小城镇、村庄,与明军主力一触即走,根本无意久战,现在已渐渐移向山西大同。看那样子威胁并不算大,各地驻军严阵以待,他是讨不了多大便宜的。只是这样一来。边关的兵马就不能抽调了。

南方还是一片太平盛世景象,各国商船在一冬之后,络绎不绝于苏杭和福州、泉州,海运税赋源源不绝,现在已成为朝廷财政的一大支柱。

佛郎机有小型商队来过,带来了西班牙的消息,该国远征舰队已经回了国,由于失去了强大的舰队武装保护,沿路被昔日避之唯恐不及的海盗们再三洗劫,回到该国时人数已不足三分之一,个个衣衫破烂、面黄肌瘦,比乞丐还不如。